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殘王夜半來爬床 > 第2207章 異世篇344,有的熬
    半個小時后,二夫人打電話過來。

    按著這個時間推算,也就剛剛回到蘇家。

    她不知道小女兒的手機號,所以是打到了墨閑那里。

    “你讓……”頓了頓,二夫人繼續道,“你讓墨晚接電話,我有個問題要問她!”

    蘇墨閑當即把手機給了小神經。

    “義母?”

    “嗯,之前忘了問你,那個秦王,他今年多大年紀?”

    秦王的年紀?

    蘇墨晚認真算了算,給出一個不太確定的答案:“好像是二十三左右了。”

    “哦,那就對了!”

    二夫人的聲音略激動。

    蘇墨晚心想看本書不至于這樣吧,她瞥了老男人一眼,朝電話里發出疑問:“義母,您打聽秦王是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你們是不是要吃飯了?快吃飯去別耽擱了,義母改天再過去看你!掛了哈!”

    二夫人說完就掛斷了電話,一秒都沒耽擱。

    “怎么奇奇怪怪的……”蘇墨晚瞧著手機屏幕,不由嘀咕。

    蘇墨閑把手機收走。

    “吃飯。”

    “義母她到底是在歡喜什么?”蘇墨晚看向老男人刨根究底,她隱隱覺得老男人知道內情。

    蘇墨閑的表情似是猶豫。

    蘇墨晚立馬去抓他手臂,生硬地撒嬌:“你知道對不對?知道就告訴我啊。”

    “墨晚有消息了。”蘇墨閑道。

    蘇墨晚愣了愣。

    她知道他嘴里的墨晚是指他堂妹。再聯系起二夫人今天奇怪的各種打探,她心頭豁然一亮。

    “難不成,和秦王有關系?”

    “云墨那邊遞回來的消息說,墨晚不知何故受傷出現在云墨,被秦王救回了府里,據我的人打探,秦王對她很照顧。”

    什么?!

    蘇墨晚驚得嘴巴合不攏。

    這也太巧合了吧?

    這邊還在拍著劇本,那邊正主就已經摸到人家秦王府里去了!

    難不成他堂妹是看過這個話本之后,對秦王有了興趣,這才不遠萬里遠渡重洋過去云墨一看秦王風采?

    可她走之前不該和家里打聲招呼嗎?害家里人這么擔心!

    不過話說回來,終于知道二夫人為什么歡喜了,如果她女兒真能拿下秦王,確實是一件了不得的喜事!

    蘇墨晚也替二夫人高興。

    接下來的大半個月,二夫人幾乎沒有音信,不過來這邊串門了,蘇墨晚難免有點小小的失落,不過想想也能理解,二夫人這會兒只怕忙著派人打聽消息呢吧。

    又過了三四天的樣子,二夫人終于過來了,除了帶來親手做的麻辣龍蝦,她還特意去買了鴨脖。

    二夫人溫柔道:“我也是剛學會的做法,可能味道不那么誘人,你先嘗嘗。”

    蘇墨晚受寵若驚。

    同時心里也有點愧疚,先前還以為二夫人只怕都忘了她這個義女,現在看來非但沒忘還惦記在心里。

    她趕緊喜滋滋地嘗了一只。

    嗯,和老男人做的味道確實不一樣……

    “好吃嗎?”

    “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來,這里還有鴨脖,慢慢吃!”二夫人看她吃得開心,很有成就感。

    以前墨晚在的時候她沒什么機會給女兒做吃的,現在才發現這種感覺很美好。

    趁小女兒吃得有滋有味,她把這幾天總結出來的一堆問題挨個兒問了個遍,譬如上官清其是不是愛穿紅衣,二公主慕容嫣是不是遠嫁到了東離,刑部侍郎宋初文是不是一把年紀了還沒娶親等等。

    蘇墨晚邊吃邊答,心里卻想著義母今天怎么不問秦王了?

    最后一個問題,二夫人故意試探:“你和楚王關系很好,是知己嗎?”

    “咳、咳、咳……”

    蘇墨晚差點把嘴里的蝦噴出來,“義母你說笑了!我和楚王不認識!談何知己!”

    “是嗎?”

    二夫人得到想要的答案,斂了心思笑道:“那你總該見過楚王吧?楚王這人看起來怎么樣?”

    “看起來……”這個可有點為難人了,蘇墨晚盡量中肯的道:“看起來玉樹臨風溫文爾雅,很有皇家子弟的矜貴。”

    哦,聽這形容確實有媽寶男潛質。

    幸好幸好。

    二夫人從下午待到了晚上,本來是想等蘇元培來接,沒想到一直等不到人,蘇墨晚干脆道:“都這么晚了義母就在這里住下吧?”

    二夫人點頭:“也好,帶我去看看你的房間。”

    蘇墨晚把人帶到了自己房間去。

    二夫人說還不錯,今晚就住這兒和她一起睡。

    蘇墨晚當然樂意,至于蘇墨閑,也不敢有意見。

    只是,若是只一次兩次就算了,可接下來日子,二嬸每天都過來這邊跟小神經培養感情,天天留宿在這邊。

    甚至連元宵節那天秦迪和蘇墨琛訂婚都不例外,兩家人一起吃的晚宴吃到很晚,吃完了二嬸還跑過來。

    蘇墨閑不好和二嬸表達意見,只能給二叔打電話。

    蘇元培聽大侄子拐彎抹角說一通,最后道:“我沒意見啊,都老夫老妻了哪兒有一個人睡不慣的道理,我習慣得很,就讓你二嬸在那邊睡!

    反正她待在家里也沒事干,有空了還會胡思亂想,還不如讓她去那邊轉移注意力,再者我們是打算把她當女兒養了,讓她們母女多培養培養感情總沒壞處!”

    最后又加一句:“應該不打擾吧?”

    蘇元培非但不反對,還贊同得很。

    蘇墨閑總算是明白了——二嬸應該就是二叔派過來的。

    看來以后的很長一段日子都要和小神經分居了。

    離她十八歲還有一年多。

    有的熬……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