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霍長淵林宛白 > 第1740章,抄襲
    郝燕撲捉到,心中略有所思。

    只是那么一瞬,很快,莊沁潼的僵硬消失不見,她溫婉的轉移了話題,“嬸母,好久沒見老夫人了,等會我們去接她的時候,順路買上她最愛的糖水吧”

    林茵點頭,“好,你想得最周到”

    隨即,她不禁又問,“對了沁潼,你怎么比約好的時間提前了”

    莊沁潼解釋道,“蘇珊的工作室開業,我也理應過來親自祝賀她一下,而且,我下午還要到秦氏一趟”

    說到最后時,她又刻意的放柔語氣。

    秦、莊兩家聯姻的事情,已經是公開的了,林茵也知曉,只不過她很少會參與到莊氏的事情,也很少過問,所以并不知道真實的內幕。

    林茵聞言笑起來,“接完老夫人,我和她一起回莊宅,你就忙你的去,放心吧,不會耽誤你們約會的”

    莊沁潼眼波流動,露出了害羞的神色。

    郝燕指端捏握。

    林茵從沙發上站起來,對郝燕微笑,“郝小姐,麻煩你幫我和蘇珊說一聲,我就先走了”

    “好的”郝燕點頭。

    林茵道,“那我們有機會再見”

    郝燕頷首,代替蘇珊送她們走出辦公室,“l,莊小姐,慢走”

    電梯門關上后,她轉身回到設計間,去找了蘇珊。

    蘇珊問她,“l和莊沁潼走了”

    “嗯”郝燕點頭。

    她見蘇珊情緒不怎么高,關心的問,“蘇珊,你沒事吧”

    “沒事不過你也看出來了,我和莊沁潼不對付”蘇珊道。

    郝燕點頭,試探的問,“她哪里惹過你了嗎”

    她的印象里,莊沁潼臉上一直都帶著笑,優雅高貴中又透著親和力,休養極高,性格屬于八面玲瓏的,應該不會和人有沖撞。

    不過,自從上次莊沁潼約自己出去,說的那一番話。

    郝燕心里就知道,她絕不是表面那樣親切無害,城府頗深。

    蘇珊看著她,“燕子,如果我跟你說,莊沁潼她曾經抄襲過我的設計作品,你會信嗎”

    郝燕愕然。

    沉吟兩秒后,她點頭,“我會的”

    倒不是她判斷的有失公允,只是她和蘇珊這么久接觸下來,已經了解她的脾氣秉性,單純且真性情。

    最重要的是,和郝燕一樣,將服裝設計看的很重。

    蘇珊見她相信自己,松了口氣。

    她也就愿意分享,“已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畢業后應聘到了l的身邊,l是從來不收徒的,但我跟在她身邊做助手,耳濡目染也總能學到了很多東西

    中華杯你和我一樣清楚,在業界很有名氣,整個亞洲區也很有影響力,它是所有設計師能夠進入圈子的敲門磚,如果有幸能拿到獎,便是可以得到圈內的認可”

    郝燕聽到此,大概猜到了一二,“你和莊小姐一起參賽了”

    “沒錯”蘇珊點頭。

    她握起拳頭,已經過去這么多年,可見她內心的滔天怒火。

    蘇珊咬牙道,“我跟在l身邊積蓄了那么多年,鉚足勁就為了能夠得到比賽的總冠軍,可總決賽的前一晚

    莊沁潼過來找我聊天,之后我就丟了幾張設計圖紙,結果第二天比賽現場,她設計出來的作品和我圖紙上的一模一樣她抄襲,偷了我的設計”

    郝燕聽著也有些憤慨。

    對于設計師來說,設計出來的作品就像是孩子一樣。

    如果被別人搶走了孩子,那是剮心之痛。

    蘇珊拳頭握的更緊,搖頭道,“可是我沒有證據,衣服上又不會刻設計師的名字,我不甘心,可后來l出面了她也相信我,因為當時我在設計的巧思上有請教過她,但l卻替莊沁潼求了情,說她年紀小不懂事,因為一旦抄襲的事情落實,那么她以后就再也無法入圈了最后我退

    賽了”

    當時的莊沁潼只有二十歲,而且還沒有畢業。

    她打著最小年齡的參賽者,又有莊家的背景在,一旦出現丑聞,那是致命的。

    l雖然非常不恥這樣的行為,甚至覺得侮辱了服裝設計,但看在丈夫和婆婆的份上,又有莊沁潼的痛哭流涕,也只能違背良心的維護對方。

    她安撫了蘇珊,并且給了她補償,通過自己的人脈,將蘇珊帶到了圈子里,讓她發揮了能力,成為了現在的一名優秀設計師。

    蘇珊眼里都是濃濃的不屑和嘲諷,“什么二十歲就獲得中華杯冠軍的天才少女,什么創下有史以來最年輕設計師的記錄,根本都是假的我一輩子瞧不起她”

    郝燕拉起她的手。

    她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么多的糾葛。

    不管現在莊沁潼取得了多么優異的成績,曾經做過的事情,卻令人不恥。

    說難聽點,她根本不配成為設計師。

    蘇珊嘆氣,發泄了一通倒也情緒好了不少,她聳肩“算了,這些都過去了只是事情可以過去,但莊沁潼這個人,在我這里是不可能過去的”

    郝燕點頭,“我明白”

    開業慶祝結束后,下午郝燕離開了工作室。

    她剛從電梯里出來時,手機響了起來。

    是一通陌生來電。

    郝燕疑惑的接起,“喂”

    線路另一端,響起道和氣溫婉的聲音,“郝小姐嗎我是淮年的媽媽”

    郝燕怔愣。

    她有些短暫的沒反應過來,“秦夫人,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姚婉君笑著詢問她:“郝小姐有時間嗎,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請你喝一杯咖啡”

    郝燕聞言,更加的受寵若驚,也茫然困惑。

    對于姚婉君的善意的邀請,她不忍拒絕,“好,您發給我地址吧”

    一個小時后,郝燕來到城中的一家韓式咖啡廳。

    玻璃門推開,有好聽的風鈴聲。

    郝燕拎著包,快步的跑向窗邊的一個位置上。

    蘇珊租下的工作室在城南,安靜舒適的同時,也相對偏僻些,她從那邊趕過來,路途有些遠,又有些堵車。她剛從出租車上下來時,就已經看到姚婉君坐在位置上等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