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夏初七封洵 > 第1746章 等待回來
    夏初七搖搖頭,因為一時情急,忍不住提高了嗓音:“他根本不值得你去同歸于盡!母親也不會愿意看到這個結果的!”

    見父親沉默不語,似乎還不打算放棄這個想法,夏初七又道:“爸,請你相信我和封洵,既然我們已經找出了這個人,無論如何都會幫母親報了這個仇,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們有自己的對策,爸您只需要等著最終的結果!”

    夏父本來還想說些什么,看到女兒的反應,低嘆一聲,點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你和封洵要注意安全!”

    “我們會的!”夏初七見父親終于答應了自己,這才松了口氣,笑著答道:“爸你放心,我們很快就能扳倒那個老頭了,到時候再讓您見他也不遲!”

    夏父眉頭微皺,點點頭低聲說道:“這個老頭,我的確想見一見!”

    他不只想見,還想親口詢問,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妻子!

    大哥夏瀚宇安排了自己的工作,原本想去找父親聊一點事,卻不小心聽到父親和妹妹小七的對話,不禁陷入了沉默。

    他一直不知道母親當年到底是做的什么工作,現在聽起來,才知道母親的死竟然是一場陰謀,而且這件事只有父親和小七知道!

    難怪父親不肯將那本母親的日志給自己,恐怕也是不想讓其他的兄弟姐妹知曉這件事!

    而且小七要拜托封洵一起幫忙,去找幕后的兇手,看來母親的死牽扯的事情很大也很危險……

    想到這里,夏瀚宇又不禁有些擔心,帶著沉重的心情轉身離開。

    有幾次,他都想親自問問小七,到底母親當年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走到小七臥室的門口,抬起打算敲門的手,又重新放了下去。

    父親和小七對他對啞謎,也不愿提起母親的日志內容,是不想讓他還有其他家人參與其中……

    夏瀚宇低嘆了一聲,到底沒有親自去詢問妹妹小七這件事,而是打算找個機會,私底下跟封洵詢問情況!

    這一天,除了夏初七,還有大哥夏瀚宇,都在各懷心思,等待著封洵回來。

    然而直到晚餐用完,封洵遲遲沒有回來的跡象,夏初七原本還想坐在客廳里等待,卻被夏父和大哥夏瀚宇合力勸說回房休息。

    “小七,你身體還沒好,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夏父沉聲勸道。

    “是啊,小七,醫生之前不是叮囑過,你要多多臥床休息嗎?快回去吧,下面有我守著就行了……”大哥夏瀚宇也含笑說道。

    “那我先回房了,爸,您也早點休息吧,還有大哥,你也不必守著了,有管家皮卡在,你們都各自回房休息吧!”夏初七點點頭,笑著勸道。

    告別了父親和大哥,夏初七上樓來到嬰兒房,看著兩個孩子已經陷入熟睡,忍不住低下頭親了親兩個孩子的臉蛋,對一旁守著的瑪麗娜低聲說道:“瑪麗娜,你幫我注意一點夜晚的動靜,如果聽到封洵回來的聲音,記得叫醒我!”

    “好的,少夫人!”瑪麗娜連忙恭敬地應了。

    夏初七回到自己的臥室,在床上坐了下來,拿起手機給封洵發了一條語音:“封洵,你到哪了,晚上能不能趕回來?”

    她將這條語音消息發出去,本來沒指望封洵立刻回答,沒想到片刻過后,封洵就回了她:“小丫頭,你別守夜等我了,今天出了點小問題,我現在剛剛上飛機,恐怕飛回來已經是半夜了!”

    “這么晚才上飛機?”夏初七眉頭微皺,有些擔心地發了一條消息過去:“那豈不是飛的紅眼航班嗎?不行,太危險了,你還是明早再起飛回來吧!”

    “沒事,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你先睡吧,等我回來再說!”封洵的聲音十分溫柔,夏初七搖搖頭低嘆一聲,將手機放在一旁,緩緩躺了下來。

    她原本還想撐著自己,然而之前喝的安神湯起了作用,她到底熬不住,閉上眼很快睡著了過去。

    夏父雖然有些事情想問封洵,卻知道自己等不了太晚,早早地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夜不知不覺深了,偌大的莊園,一片安靜,等封洵回到莊園里,四處都一片靜悄悄,只有管家皮卡親自上前迎接,幫他接過風塵仆仆的外套。

    “他們都睡了吧?”封洵在沙發上緩緩坐了下來,接過管家皮卡遞來的水杯,喝了幾口,壓低聲音問道。

    “是啊,少夫人和夏老先生都早早地睡了……”管家皮卡點點頭,低聲說道:“最近莊園里十分平靜,沒發生什么事,只除了那天少夫人一定要帶人離開莊園,去埃及找封少……”

    “這件事我聽她說過了,她對拿槍逼你還很抱歉!”封洵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水杯,道:“皮卡,辛苦你了!”

    “都是我應該做的,事實上,少夫人已經親自給我道歉過了!”管家皮卡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又問道:“封少,您餓不餓,我讓廚房給您熱一點吃的!”

    “不必了,我先上樓看看小丫頭和孩子們!”封洵擺擺手,緩緩站起身,正碰到止痛藥的作用消了,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封少?”管家皮卡見他臉色不對,連忙大步走過去,皺眉問道:“您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沒什么,我大概是累了……”封洵擺擺手,對皮卡笑道:“好了,辛苦你守到這么晚等我回來,快去休息吧,馬上兩個孩子的滿月宴就到,到時候還有你們忙的!”

    管家皮卡也只能點點頭,目送著封洵緩緩上樓,見封少下意識地按了按自己的腹部方向,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跟了封少多年,又如何看不出,封少這樣一定是受了傷?或許封少只是不太想驚動少夫人或者其他人……

    管家皮卡想到這里,轉身去替封洵尋找藥箱。

    封洵上樓先來到了嬰兒房,悄然打開房門,看到小澤和小姜兒肉嘟嘟的小臉,不禁低低笑了起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