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網游小說 > 總裁,你兒子找上門了! > 第28章 負負得正
    虞曦一聽這話,心跳都差點嚇停了,一路上瘋狂催司機師傅加速。

    到了醫院,虞曦更是踩著那雙十厘米的高跟鞋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到了病房:“葉揚,你,你說清楚,希希怎么會不見?你都找過了么!?”

    虞曦急喘著,滿頭大汗,一張臉透著蒼白,定定盯著葉揚。

    “……嗯,沒找到。”

    葉揚緊緊皺著眉頭,望著虞曦的目光深沉,說話的聲音因為愧疚和無力而顯得有些低弱。

    “怎么會找不到呢?”

    虞曦嗓音發顫,一顆心止不住的下沉,“你是知道希希的,他雖然小,可,可最基本的安全常識他是知道的,他不會亂跑的。而且,而且這里是逸合醫院的VIP區,根本不可能有不法之徒敢在這里犯罪,所以,所以……”

    “小曦,你冷靜點!”

    葉揚見虞曦瀕臨崩潰,忙伸手緊握住她抖個不停的雙臂,深呼吸,“小曦,希希不是亂跑,也不是被拐帶了,而是……”

    “而是什么?”

    虞曦眼睛紅得厲害,急躁道。

    “……”葉揚一張俊臉繃得厲害,嘴角抽了又抽,壓低聲音道,“他,他去找他的‘親生父親’了!”

    “葉揚,都什么時候了,你……”

    “是真的!”

    葉揚重重握了下虞曦的雙臂,加重語氣道。

    虞曦:“……”!!!

    虞曦懵炫的看著葉揚,一向活絡的思維這回反倒有些轉不動了。

    這,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

    葉揚表達還算清楚的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訴了虞曦,剛一累述完,他便把腦袋縮到了胸口,一雙手小媳婦似的夾在雙腿間,心虛愧疚的再不敢往虞曦身上看一眼。

    也正因為葉揚低著頭,所以他沒看到虞曦臉上的表情有多震驚以及……惶恐。

    接下來。

    整個病房有長達數分鐘的時間,靜得能聽見細針落地的聲音。

    葉揚只以為虞曦是氣得說不出話來,心下更是內疚自責。

    如果不是他抽瘋,錯誤的引導了希希,讓希希以為聞青城就是他的親生爸爸,又哪會發生現在這樣的事!

    說到底,還不是怪他!

    “……你確定,確定聞,聞老先生帶走希希的?”

    良久,病房里才響起虞曦氣息不穩的聲音。

    “希希給服務臺的護士小姐姐留了話,讓護士小姐姐轉告我,他跟一個姓聞的太爺爺在一起,不用擔心他。”

    這些,是葉揚給虞曦打完電話之后,護士才找到他,告訴他的。

    很、好!還知道留話!

    虞曦閉了閉眼,用力捏著指尖。

    小壞蛋!

    竟然敢就這么拋下她去找……他知不知道他送上門容易,她要把他從聞家手里要回來有多難!?

    難怪有句老話說,孩子都是父母上輩子欠下的債,這輩子找她來討債來了!

    今天才過了半天,就讓她這么驚心動魄了,虞曦都有些擔心自己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

    “小曦,我覺得希希和聞老先生在一起,應該沒有什么安全方面的擔憂。”

    葉揚小心的瞥了眼側臉冷冷的虞曦,試圖安撫虞曦,“聞老先生帶走希希,是見希希和聞總裁長得實在是太像了,所以先入為主,便以為希希真的是他的曾孫子。等回到家冷靜下來,為了保險起見,勢必是要做親子鑒定的。等親子鑒定結果一出來,聞老先生自然也就發現希希不是他的曾孫。到那時,肯定就送希希回來了。”

    虞曦嘴角抽搐,幽幽看著葉揚。

    隔了一陣,沒聽到虞曦的聲音,葉揚便掀起眼皮去看她,目光冷不丁撞上虞曦的視線,葉揚愣了愣。

    她這是什么詭異的眼神?

    然后,葉揚就聽到一道幽靈似的聲音涼涼的飄進了他的耳朵里:

    “若是做了親子鑒定,聞家就更不會送希希回來了!因為,希希的親生父親就是——聞青城!”

    “……”

    葉揚眨眨眼,再眨眨眼,倏地,他臉上的神情跟凍傷了般,寸寸皸裂。

    他瞪著虞曦:“你、說、什、么!?”  虞曦沒有回答,但眼神已經告訴葉揚一切。

    他沒有出現幻聽。

    希希的親生爸爸真的是——聞、青、城!

    葉揚猛然一屁股坐在病床上,整個精神世界在此刻宣告全面崩塌。

    虞曦深深看了眼葉揚。

    葉揚現在的反應在她的意料之中。畢竟希希的親生父親不是別人,而是處在金字塔最頂端的那幾個人之一。

    如果葉揚不是事先見過聞青城,親眼目睹希希和聞青城長得有多像,并已經在心里懷疑希希和聞青城有某種聯系。不然她要是突然在他面前說,聞青城就是希希的親生爸爸,葉揚怕是只會以為她說了個天大的笑話,大牙都得笑掉!

    只是現下最重要的不是這個,而是希希。

    想到希希,虞曦心尖猛地一揪,只覺再也沒有辦法干站著什么也不做,她握了握手,轉身便要朝門口走。

    “嘶~~”

    雙腳剛一轉動,一陣刺痛從腳后跟處傳來。

    虞曦不得不暫時停下,蹙緊眉低頭看下去。

    毫不意外,后腳跟的部位被高跟鞋磨破,已經滲出了血。

    “……小曦。”

    葉揚目光仍有些渙散的看向虞曦,視線在掃到虞曦的腳后跟時,驀地沉了沉,起身,兩大步走了過來,蹲在虞曦面前,握住她的小腿,不由分說的將高跟鞋從虞曦的腳上給拔了下來。

    “沒事,一點點擦傷。”

    虞曦毫不在意的說完,便又要往門口走。

    葉揚拽住她:“你去哪兒?”

    虞曦回頭看他,眼神透著堅定的光:“去聞家!”

    “……”

    葉揚吐氣:“你打算怎么做?硬要么?”

    “希希是我生的我養的,聞家什么都沒付出。”虞曦臉色低沉。

    葉揚有些不忍,但還是道:“小曦,聞青城是希希的親生父親,你覺得就因為你說的這個,他就會讓你從聞家帶走希希么……”

    頓了頓,葉揚聲音壓低,“小曦,這些你比我清楚,不是嗎?”

    “對,我清楚!我清楚希希一旦被聞家發現,像聞家那樣的頂級豪門,是絕不可能容忍聞家的子嗣流落在外,勢必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奪回去,而我,甚至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虞曦雙手死死握著,聲音緊繃,“我知道我現在找上門,希希非但不能要回來,聞青城性格那么詭異可怕,知道當年是我跟他發生了關系,搞不好還要弄死我呢!”

    虞曦說到這兒,腦海里不由得回想起幾個小時前在電梯里偶遇某人的經歷!

    她不過是不小心上錯了電梯,跟他在電梯待了那么幾十秒,他就一臉嫌惡,恨不得當場踹飛她……

    若是他知道,她跟他還睡了一覺,他不得因為惡心得受不了干脆殺了她泄憤?!

    虞曦小腿抖了兩下,皓白的貝齒用力咬了口下唇,看著葉揚說:“可是,難道這樣我就要放棄希希么?如果我就這么放棄了希希,那跟遺棄有什么區別?我配當希希的媽媽嗎?”

    葉揚對聞青城的脾性是有風聞的。

    事實上,他在得知聞青城身份之后,一口否定聞青城是希希親生父親的可能,除了震驚于聞青城尊貴赫然的身份外,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聞青城流傳在外古怪難搞的性格。

    萬一他知道希希是他的骨肉之后,沒有母憑子貴的讓虞曦上位,反而惱羞成怒對虞曦趕盡殺絕怎么辦?

    他可不敢拿虞曦的小命開玩笑!

    葉揚望著虞曦。

    在葉揚心里,虞曦果敢堅韌,面對沈顧長達四年多的變態霸凌她都沒有在他面前露出過一絲的怯意,但是現在,虞曦眼里卻飄著掩都掩不住的后怕和心悸。

    葉揚簡直有些想抱抱虞曦了,畢竟虞曦極少在他面前表露她軟弱的一面。

    葉揚想了想,實在憋不住好奇,斜睨著虞曦,小聲說:“小曦,你說你都這么怵聞青城了,你當年哪來的膽子去睡他?”

    虞曦怔忪,三四秒后,小臉一沉,轉身就要走。

    都這個時候了,他的關心點竟然在這上面?

    而且,當年不是她睡他,是他睡的她……好像也不對。

    反正具體誰睡誰,說是說不清了!

    虞曦搖搖頭,已是鐵了心要單刀匹馬“闖”聞家要人了。

    將將走到門口,一只腳還沒來得及跨出去,虞曦包里的手機及時響了起來。

    虞曦腳步微微一停,猶豫了下,才伸手從包里拿出手機,目光覷向手機屏幕。

    而手機屏幕上赫然閃爍著四個漢字——心心寶寶。

    看到這四個字,虞曦保持前傾的上身倏地一震。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