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網游小說 > 總裁,你兒子找上門了! > 第37章 熱火上添油
    虞曦看著葉揚頻頻回首的走進電梯,沖他揮了揮手,便關上了房門。

    虞曦所住的這間公寓不大,一室一廳,五十多平。

    住她一個自然是足夠的,可加上兩個一個比一個能鬧騰能給她找事的小家伙,再加兩個五十平都不見得夠他們“施展”。

    可虞曦回身,望著平日里只覺得窄擠的公寓,眼里卻是一片空蕩,心里更是空得厲害。

    自從希希和心心出生后,虞曦從未自己一個人待過,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希希抑或心心會離開自己。

    兩個小家伙就是她的命,她根本無法想象失去他們其中一個自己會如何!

    不僅是葉揚覺得虞曦堅強,虞曦自己也這么覺得。

    可此刻看著堆滿小孩子各種小玩具和小零食的客廳,虞曦雙眼酸澀,特別想哭!

    她剛才面對葉揚自信滿滿的說她一定把希希從聞家手里要回來,實際上,虞曦心里一點底都沒有!

    唯一確定的是,她絕不可能就這么放棄希希!

    虞曦握了握手心,走到沙發坐下,伸手從沙發拿起希希平時最喜歡的鋼鐵俠玩具,雙眸沸紅,喑啞喃哼:“小壞蛋,等我把你從聞家接回來,再跟你算總賬!”

    ……

    聞宅。

    用過晚餐,一行人移到客廳,坐定不到五分鐘,聞青城從沙發站了起來:“我晚上還有工作要處理,回去了。”

    聞青城淡然說完,抬腳便朝大門口邁了去。

    “你給我站住!”

    一聲虎嘯從聞青城身后劈了過來。

    聞青城停下,側身看過去,眉眼清冷,黑眸里甚至隱約浮著抹困惑看向聞晸。

    那模樣好似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惹著聞晸了一般!

    聞晸噌的下站起,一張刻滿歲月痕跡的蒼老的臉鐵青鐵青的,咬牙道:“你就這么走了?”

    聞青城淡漠的回了聞晸一個“不然呢”的眼神。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聞晸腦門上的青筋突突的跳。

    忘了什么?

    聞青城深眸掠過沉吟。

    “你個傻孩子!”

    賀明嫻一見聞青城那樣便不指望他能想起點什么了,在聞晸徹底發作前,急忙起身,牽起希希快步走到聞青城面前,一手抓起聞青城的手,果斷將希希的小手塞進了他的大掌里,憐愛又有些責備的嗔瞥他一眼,小聲道,“自己的親骨肉都不要了?”

    聞青城:“……”

    手心里小家伙的手,小小的,軟軟的,暖乎乎的,放在他掌心,根本不占地方。

    以聞青城潔癖的程度,本該立刻甩開的,可他沒有。

    聞青城低頭,看著站在他旁邊,個頭僅到他大腿的小肉丁,心口微微一悸。

    “你要是不想我跟你一起住,就算了。”

    這時,希希鼓了鼓腮幫子,小聲哼哧的小嗓傳了上來。

    同時,聞青城感受到小家伙在他掌心里的小手掙動著試圖抽離。

    聞青城眸光輕閃,不動聲色的扣緊手指:“我說過只要親子鑒定的結果證實你是我兒子,我會對你負責!”

    聞青城說完,握著希希的小手,牽著他朝門口走去。

    希希一愣,而后耳尖飛過一抹紅。

    聞晸幾人欣慰的看著聞青城和希希,他們以為聞青城不會同意希希跟他一起住,畢竟他嚴重排斥、乃至杜絕不熟悉的人與他同處一室,性格冷僻,還潔癖。

    “要不是想讓你們共同生活培養父子感情,我才不愿意讓我的乖曾孫跟你這個臭小子一起住呢。”

    聞晸嘴上哼著,可面上卻掛著隱晦的笑意。

    賀明嫻看到,搖頭失笑。

    ……

    聞青城牽著希希從別墅出來,走到車旁,拉開副駕座的車門讓希希坐進去。

    希希看了他一眼,乖乖爬坐了上去,小手扯過安全帶自己扣上了。

    聞青城看到,長眉不自禁的挑動了下。

    關上車門,聞青城抬步正要朝駕駛座走,手機在這時從褲兜里震動了起來。

    聞青城停頓,拿出手機,視線掠過手機屏幕的一瞬,黑眸猛地深陷……

    電話是段梓打來的!

    這一晚,虞曦一夜沒合眼,睜著眼睛到了天亮,滿腦子都在琢磨著如何在不被聞家人發現心心存在的前提下,將希希要回來。

    可是她絞盡腦汁,都沒能想出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法來,因為她面臨的阻擾和困境實在是太過具體以及艱巨。

    首先,如果她選擇正面和聞家剛,且不說一定剛不過財大氣粗權勢滔天的聞家,聞青城說不定就等著她主動送上門去,好將她扒皮抽筋!

    貿然這么做,不僅要回希希毫無希望,而且很有可能因此而暴露心心,得不償失。

    其次,她拿出足夠的誠意,放低姿態和聞家相談,希望聞家看在她懷胎十月辛苦生下希希并養他到現在的份上,主動提出將希希還給她。但是很明顯,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發生!

    后來虞曦想著硬剛和講道理都行不通,她不妨干脆將希希偷出來,然后帶著希希和心心離開潼市,找個地方隱姓埋名重新開始。嗯,如果她面對的不是聞家,倒不是不可以。

    可惜,她面對的就是聞家。以聞家的權勢和財勢,就算她成功將希希從聞家“偷”了出來,人還沒出潼市的地界,就被逮回去了,而后果,絕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難道要我去勾引他么?”

    虞曦坐在沙發上,雙手用力揉著脹痛不已的太陽穴,滿臉的疲倦和忿懣,跟誰生氣似的,郁哼道。(聞青城:女人,你果然居心不良!)

    虞曦深呼吸,后背猛地向沙發背仰去,后腦勺重重撞到沙發背沿也似是感覺不到痛,瞠大兩只熊貓眼瞪著天花板。

    《長歌》后天開機,所以如果她不想違約,給自己現在的處境雪上加霜的話,她明天就得出發去影視城。

    而且,她雖看過《長歌》原著,知曉大致的劇情,可劇本是否改編過她并不清楚。從昨天拿到劇本到現在,她因為希希,根本沒有心思研究劇本,所以她對劇本的內容和臺詞一無所知……

    想到這一樁樁事,虞曦抱著頭倒在沙發上,只覺得腦仁疼。

    就在這時,手機在布藝沙發里噗噗震動了起來。

    虞曦神情一震,倏地爬坐起,伸手飛快拿過手機,睜大眼屏息看向手機屏幕,目光從那一串陌生號碼匆匆掃過,有些迫不及待的將手機舉到耳邊接聽了。

    “請問,是虞曦虞小姐嗎?”

    虞曦還沒張口,一道公事公辦的男音便拂了過來。

    虞曦微愣,眼神繼而一暗。

    之前,她讓希希和心心背過她的手機號,就是怕一同出門的時候不甚走散聯系不上。

    虞曦心里想著希希,所以電話一響,她便以為是希希打來的……

    虞曦輕擰著眉,穩了穩心神:“你是?”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虞曦虞小姐嗎?”男人不回答,而是再次問道。

    “……我是。”虞曦不明所以,左心口的位置似有某種感應跳動的頻率忽而沉緩了下來。

    “您好虞小姐,我叫段梓,是聞城集團聞總裁的特別助理,我們總裁有重要的事想跟虞小姐確認。虞小姐您現在有時間么?”

    段梓的聲音聽上去還算客氣,可虞曦在聽到“聞城集團聞總裁”這幾個字時,整個人便猛地呆住了。

    腦子里猶如萬馬奔騰,一片混亂惶遽。

    他,他說有,有重要的事,跟她確認?

    什么,重要的事!?

    難道……

    “虞小姐,我的車現在就停在您小區樓下,總裁給我的時間不多。所以,您若是不方便下來,我便帶人親自上樓去接您。”段梓說。

    虞曦:“……”

    既然這樣,那適才干么問她有沒有時間?直接綁她過去不就得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