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網游小說 > 總裁,你兒子找上門了! > 第46章 聞青城直奔蘭霖公寓
    星辰高級休閑會所。

    臺球室。

    “我說青城,以前是咱們死乞白賴叫你出來,你這樣也就算了。但今兒個可是你主動把我們叫出來的,不是我說你,有你這么組局的么?”

    翟司默握著臺球桿,俯身瞄準球出桿前斜了眼,一來便不發一言坐在沙發里的聞青城說。

    聞青城聞言,淡淡看他,隔了兩秒才清幽幽開口:“相信我,我坐在這兒,對你最好。”

    “……”

    翟司默出了一桿,那球跟自己有思想似的,就是不進洞。

    翟司默皺皺英眉,看痞痞跨坐在臺球桌一角的楚郁:“他啥意思啊?”

    楚郁手往后隨手抓起一只球把玩,嘴角邪氣的溜出一絲笑:“沒事,他夸你球技好。”

    夸他?

    用他那張“不鳴則已一鳴死人”的嘴?

    “逗呢吧你!”

    翟司默撇嘴,“你什么時候聽他夸過誰?”

    說著,翟司默像是突然反應過來,牙根猛地一咬,瞪聞青城:“你少瞧不起人,有種來單挑!”

    “單挑?”

    聞青城仿佛真的考慮了那么一兩秒,旋即他抿了口薄唇,緩緩搖了搖頭,說:“我不跟智商低的單挑,有失水準。”

    翟司默:“……”這么毒舌,怎么不去參加脫口秀!

    楚郁看著翟司默憋得發青的臉,聳著肩樂:“小五,活著不好么?”

    “你大爺!”翟司默黑著臉悶吼。

    “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楚郁微笑。

    翟司默:“……”

    聞青城看了眼即將氣得原地爆炸的翟司默,黑睫垂了垂,總算動了動他金貴的身子,從沙發站了起來,邁步走到臺球桌前,站定,黑眸默默盯著翟司默。

    翟司默直翻白眼,深深吸了兩口,走到一邊的矮桌,從濕紙巾盒里抽出兩張,將他手里的臺球桿從上到下擦了遍,繃著臉折回,恨恨遞給聞青城:“潔癖成這樣,你到底怎么活到現在的?”

    聞青城淡定的接過:“多謝!”

    翟司默:“……”呼吸有些衰竭!

    楚郁看戲似的睨著兩人,菲薄的唇都快樂歪了,在聞青城俯身打球時,道,“對了青城,廷深和老徐呢?”

    聞青城正要出桿,聞言嘴角抿直:“老徐有事。”

    “廷深呢,也有事?”

    “……”

    聞青城抬眸看楚郁,“我最近在考慮要不要跟他絕交!”

    翟司默、楚郁:“……”

    “老爺子剛犯了高血壓住院了。”聞青城說。

    “你又氣他了?”翟司默耿直道。

    “……”聞青城直起身,“不是我,是廷深。”

    翟司默和楚郁不解的看著聞青城面無表情的臉。

    不明白戰廷深怎么就把老爺子給氣得高血壓犯了!?

    “老爺子一聽說廷深得了一對雙胞胎,深受刺激,血壓一高便暈倒了。”聞青城說得一本正經,好似這件事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全是戰廷深的錯!并且還因為他的錯,讓他無辜躺了搶!

    翟司默和楚郁互相看了眼。

    不知道老爺子聽到他這話,會不會氣得再暈一次?

    就在這時。

    手機震動的聲音從聞青城西褲兜里震了出來。

    聞青城拿出手機,深眸沉著看了眼手機屏幕,隨即冷靜放到耳邊接聽:“爺爺。”

    翟司默和楚郁看得都服氣了。

    他還有沒有點剛把人氣進醫院的覺悟?

    “您出院了?好。”

    短短三兩句對話后,聞青城便結束了通話,他把手機從耳邊拿下,放進褲兜里,淺聲對翟司默和楚郁道:“走了。”

    “不是吧?”

    翟司默哀嚎,“是你把我們叫出來的你先走?”

    “急事。”

    聲音還沒完全落下,人就已經消失在了臺球室。

    “……”  聞宅。

    黑色邁巴赫颶風般駛進別墅鐵門,約三四分鐘,車身迅捷漂亮的一個甩尾,穩穩停在了別墅大門前。

    車子剛停定,早已候在門口的管家周易便三步并作兩步走到車旁,麻利拉開車門,看著車內男人俊美無鑄的臉龐:“少爺,老爺子和老夫人都等著你呢,你總算是回來了。”

    周易說這話時,滿臉的笑意,看著聞青城的雙眼也全是按耐不住的興奮。

    聞青城下車,一條長腿本來已經邁出去了,聞言又收了回來,抿唇望向周易:“奶奶回來了?”

    三天前,老太太賀明嫻和她的老姐妹們約好一同去了寺廟禪修,原定的行程是一個星期。

    現在提前回來了,難道是因為知道他把老爺子氣住院了?

    聞青城心下很有自知之明的想著,但那張秀雅清絕的臉卻半點情緒也沒有,跟冰水似的。

    “回來了回來了。”周易關上車門,笑瞇瞇的說,“不止老夫人回來了,先生和太太也回來了。少爺你回來之前,老爺子還給兩位小姐打了電話,讓她們今晚務必回一趟家。”

    聞青城:“……”

    老爺子這是想干什么?

    “少爺,你別愣著了,快進去吧,快進去。”

    周易見聞青城不動,仿佛急了,疊聲催促著聞青城。

    聞青城覺得古怪,但到底也沒再追問,跨步朝別墅內走了去。

    剛走到門口。

    賀明嫻爽朗的笑聲便從客廳的方向飄了過來。

    “哈哈哈……”

    聞青城步伐不由得一頓,黑眸快速閃過一抹詫異,繼而重新邁步跨了進去。

    不知是聽到了汽車聲還是時刻關注著門口的動向。

    幾乎在聞青城跨進玄關的一瞬,幾道視線便齊刷刷的射到了他身上。

    聞青城再次停頓,一張臉上是雷打不變的清冷淡漠,抬眸朝客廳望了過去。

    本來沒什么目標,可視線一轉過去,卻正巧撞上了一雙瞪大的烏沉沉的眼瞳。

    聞青城淡然的表情微微一變,眉峰淺淺壓了下來。

    這個孩子……有點面熟!

    不就是今早在醫院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小肉丁么!?

    他怎么在這兒?

    沒來由的,聞青城的呼吸微微凝緩了幾分。

    ……

    “不可能!”

    男人冷酷的聲音異常肯定。

    “怎么不可能?我和你奶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你眼神還沒我們好使?你看希希的眼睛、鼻子、小嘴,根本就是跟你一模一樣!”

    聞晸哪里想到聞青城在得知希希是他的兒子后,竟是這個讓他糟心的態度,一張臉頓時一沉,瞪著他道。

    “是啊城城,你看希希生得這樣白,完全就是遺傳你啊。奶奶知道你是太震驚了,所以才口無遮攔,以后可不許說這樣的話,我們家小乖乖會傷心的。”

    賀明嫻說著,慈愛的牽起希希的小手起身,領著希希走到聞青城這邊,抱起希希在他旁邊的位置坐下。而后向后退了一步,分明盯著聞青城和希希的臉瞧了幾秒,旋即撫掌笑道,“一模一樣,真的是一模一樣,哈哈哈……”

    聞青城看著賀明嫻笑得臉上的皺紋根根都在抖動,深眸沉斂,微偏頭去看身邊坐著的小肉丁。

    希希也抬著下巴望著他。

    四目相對的一刻,聞青城心口竟是克制不住的縮了縮。

    希希的小臉微微鼓著,粉嫩的小嘴貌似不大高興的抿得緊緊的,大眼黑黑亮亮的盯著聞青城。

    哼。

    竟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否認了!

    他自己做過的“好事”自己不記得了么?

    他都自己找上門來了,難道他還不想認他嗎?

    真是的!

    突然之間,希希覺得現在的聞青城沒有早上見到的聞青城順眼了!

    被小肉丁這樣盯著,一向寡情冷心的聞青城莫名的生出幾分心虛來。

    莫名其妙!

    聞青城眉宇深蹙。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