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穿越小說 > 無上仙尊奶爸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劍渡江而來
    四月初十,今日喜神正北,財神東南,宜祭祀沐浴行喪安葬,忌祈福嫁娶。

    出門前,老謝特意看了一眼黃歷。

    今日便是傳聞中的日子,老謝昨日便關了飯店,然后洗澡理發,整理完后,在廚房里磨了整整一夜的刀。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這點實力可能什么忙也幫不上。

    可畢竟自己是個男人。

    恩怨分明這點他還是做的到的。

    薛安對自己,對晶晶有恩,那么為了報恩,即便搭上這條性命又有何妨?

    胖姨則在出門前,神色鄭重的跪在菩薩像前喃喃自語。

    往常的時候,謝晶晶一定會暗自嘲笑。

    可今天,她也面色肅然的跪在一旁,雙手合十,心里默默禱告。

    求滿天神佛保佑,保佑我的安哥平安無事。

    收拾完后,一家子鎖上門,然后往清風江畔而去。

    清風江位于北江的西南。

    大概七八十里路。

    老謝準備打車過去,可沒想到今天一出門才發現,路上冷冷清清,連行人都稀少了很多。

    等好不容易找到一輛車,車價也是平常的三倍。

    但老謝現在也顧不得那些了。

    這出租車師父十分健談,開車的時候還問道:“是去清風江畔看熱鬧的吧!呵呵,你們現在去有點晚了。”

    等下了車,老謝等人才明白出租車司機的意思。

    就見往常人煙稀少的清風江畔,已經是人山人海。

    無數看熱鬧的人將這里圍了個水泄不通。

    當然,在核心地帶的那座山周圍,還是有一大片空地的。

    不過離著好幾里地遠,怎么也擠不過去。

    老謝有些著急。

    這要是擠不過去怎么辦?

    正在焦躁的時候,就看人群后方一陣的騷動,然后有十幾輛車緩緩駛了過來。

    人群分開道路,等這十幾輛車開進去后,才開始議論紛紛。

    “是秦家的車!秦家來了!”

    “嗯,我還看見后面那輛車上坐著的好像是秦家大姐。”

    “這下熱鬧了!”

    謝晶晶翹首以望,發現從這些車上下來的人中,沒看到有薛安,心里不禁松了口氣。

    她是不希望薛安來的。

    又是幾輛豪車駛過,這次從車上下來的是北江的其他豪門。

    總之沒一會的功夫,清風江畔便聚集了北江幾乎所有的世家豪門。

    其中自然也包括吳衛東。

    他此刻正志得意滿的看著遠處的秦家。

    尤其他發現秦瑜等人的面色都十分凝重,心中不免一陣的冷笑。

    秦家現如今如日中天,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薛安。

    如果薛安今日敗了。

    那么秦家必將勢衰。

    到時候……這北江還姓不姓秦還不知道呢。

    正在思量。

    就聽人群中傳來了一陣巨大的驚呼。

    吳衛東趕緊抬頭看去。

    就見從遠處的江面之上,一個負手而立的年輕人正急速飛來。

    沒錯,就是飛來。

    這一幕自然讓這些沒見過世面的老百姓為之震動。

    而譚東等人則面色凝重無比。

    片刻功夫,此人便飛來此處。

    這時候人們才看清,他腳下踩著的居然是一柄劍。

    御劍飛行?

    莫不是劍仙?

    很多老百姓一陣的騷動,還以為今天遇到了真正的劍仙了。

    可譚東和譚雨互相對視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這并不是什么劍仙,但也相當可怕了。

    當年傳說達摩東渡之時,一葦渡江。

    現如今這個余家之子余洋用的顯然就是一樣的神通。

    余洋面無表情,雙手背負于后,一劍渡江而來。

    至于其他人,他根本沒放在眼里。

    只見他緩緩開口道:“我乃余家此次的示劍行走余洋,薛安何在?”

    聲音不大,可傳出了很遠。

    沒人吭聲。

    過了片刻后,底下開始議論紛紛。

    “這個薛安莫非不敢來了?”

    “我估計是,對方可是余家之人啊!傻子也不會來啊!”

    “嘖嘖,沒想到號稱不敗的薛先生居然跑了!”

    這些議論聲中,很多人看秦家的眼色都不對了。

    秦瑜更是面色凝重無比。

    她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壓力。

    此時,余洋微微一皺眉,然后環視場中所有人。

    “薛安……何在?”

    依然沒有答復。

    余洋腳尖點地,整個人飛上山包,然后緩緩道:“我今日攜劍而來,為的便是會薛安,現在我再等他一炷香時間,到時候還沒來,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說罷余洋盤膝打坐,長劍則橫于膝前,而后點燃了一根香,插在了自己面前。

    眾多人在下面議論紛紛。

    吳衛東這時候忍不著冷笑起來,“嘿嘿,都說這位薛先生修為通神,原來也是個欺軟怕硬之輩啊,見到余家,嚇的都不敢來了嗎?”

    這時候謝晶晶等人已經擠到了里面,聽到吳衛東的話后,謝晶晶忍不住怒道。

    “你給我閉嘴!你有什么資格說安哥?”

    “安哥?笑話,你算什么東西?敢來斥責我?”吳衛東一見是個普通少女,不禁大怒。

    而這時他的那位胖夫人眼前一亮,然后冷笑起來,“原來是你啊!你這個賤人,害的我兒子為你而死,怎么?怕那個殺人兇手薛安吃虧?我告訴你,你還有你那個薛安,今天都好不了!”

    這個女人用怨毒的聲音說道。

    吳衛東這才明白,這個女孩就是害死自己兒子的那個謝晶晶,不禁也是一臉的怨毒。

    這對夫婦的話,引得周圍人紛紛側目。

    謝晶晶咬了咬牙,然后毫不示弱的抬起頭來,看著那個滿臉橫肉的女人。

    “你少胡說八道,我害死你兒子?那天要不是安哥及時趕來,我就差點被你兒子給害了,你現在居然血口噴人?”

    胖女人做夢也沒想到謝晶晶敢還嘴,先是一愣,然后滿臉怒氣的沖了過來。

    “賤人,我現在就先教訓教訓你!”

    說著伸出手就要抓謝晶晶的頭發。

    謝晶晶只是個才上高中的女孩,哪里見過這個陣勢,正在一愣的功夫。

    她的母親胖姨及時趕到,一見有人居然想打自己的女兒,當時就火冒三丈,然后瞅準時機,一巴掌正扇在吳澤峰母親的臉上。

    胖姨平時在飯店忙活,煤氣罐什么的都是她扛進扛出,手勁極大,這一巴掌扇的她是眼冒金星,好半天都沒緩過神來。

    吳衛東見到自己夫人被打,豈能善罷甘休,正準備過來的時候,老謝已經紅了眼睛。

    他剛剛聽到對話,知道這些人就是那天差點把自己女兒清白斷送的那個混蛋的家人。

    自己還沒去找他們算賬,他們倒好,居然還惡人先告狀了。

    因此老謝腦袋一熱,一伸手,將別在后腰的菜刀拎了出來。

    這菜刀他磨了一晚上,光可照人。

    “我看誰敢過來!”

    吳衛東夫婦一見菜刀,膽氣就先慫了,退后幾步后,嘴里嘟囔道:“你們等著,不就是仗著薛安么,等今天薛安敗了,我看你們怎么辦!”

    閱讀最新章節,就上</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