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陳鐵林清音 > 第九十二章 永遠不離開
    數個小時之后,陳鐵和林清音,已經回到別墅之中,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兩人大眼瞪小眼,氣氛有些怪異。

    工地的事,算是完滿解決了,雷震天之前,已經拍著胸口保證,絕不會再有人去工地鬧事,不僅如此,還表示愿意擋住另外一些覬覦那塊地的人。

    那塊地,等大樓建好,那條落后貧困的街區也拆遷重建,不用多久就必然會成為繁華的商業中心,所以,盯著那塊地的人,怎么可能只有雷震天一個。

    不過陳鐵拒絕了雷震天想要幫忙的想法,雖然,雷震天已經以仆人自居,但陳鐵其實不想和雷震天拉上太多的關系。

    莫名其妙得到了在江北市勢力頗大的雷震天為仆,這當然是件絕對漲面子的事,但對于雷震天,陳鐵毫無了解,收下這么一個仆人,沒必要。

    最主要的是,陳鐵打算有時間回山上一趟,問清楚師傅那老家伙關于圓形石頭的事,這居然是一件信物,老家伙為何從來沒有跟他說過?

    至于現在么,陳鐵和林清音兩人之間氣氛有些怪異的原因,也是因為雷震天之前說要讓雷青蓮服侍陳鐵生活起居這句話,這句話,明顯讓林清音生氣了。

    “別生氣了,雷震天想讓他女兒跟著我,又不是我要求的,而且,我不是拒絕了嗎?”陳鐵撓了撓頭,打破了沉默,開口說道。

    林清音“哼哼哼”

    陳鐵無語,這笨女人,還挺小心眼的,不過看著她吃醋的樣子,倒是挺可愛。

    想了想,陳鐵笑道“別哼哼哼了,你吃醋的樣子很可愛呀,你是清楚的,我跟雷青蓮,一點關系都沒有呀,你吃哪門子醋,說起來,我可是替你解決了一樁大麻煩的好嗎,你該獎勵我才對,還敢吃醋?”

    “呸,誰吃醋了,你與雷青蓮什么關系,我才懶得管,況且,雷青蓮啊,雷震天的女兒,你知道江北市的人怎么稱呼她么,妖嬈女神呀,雷震天說要讓她服侍你的生活起居,你雖然沒答應,恐怕心里,也是很得意的吧。”林清音撇嘴說道。

    說沒吃醋,但語氣中,傻子都能聽出來,已經是醋意大發。

    其實,林清音卻真的不是在吃醋,她只是有點迷茫。

    現在,她確實是和陳鐵結了婚,但結婚的初衷,卻不是為了在一起,原本只是為了應付各自家中的長輩的。

    只是現在,她發覺自己,有點陷進去了,從一開始看不起陳鐵這個土鱉,到現在漸漸變得在乎,這是喜歡嗎?她不知道。

    今天雷震天說要讓雷青蓮跟著陳鐵,一開始當然會有點吃醋,但很快,吃醋就變成了迷茫,雷青蓮自然是個極美的女人,不比她差,還有著雷震天這個實力強大的父親。

    而她,有什么呢,除了清苑集團,她什么都沒有,而且身體不好,隨時會死的,她在想,如果讓人選擇,估計很多人都會選雷青蓮,而不是她吧。

    誰會愿意守著一個隨時會死的女人?

    特別是,現在,她已明白,陳鐵不僅不是一個土鱉,其實能量驚人,之前阮家之主阮擒虎就對他客氣得不行,現在,雷震天更是甘愿為仆,讓她都感到震動。

    “如果土鱉不是土鱉了,他還會如之前所說,不會讓任何人欺負我,會一直守著我嗎,大概不會了。”林清音心中是這樣想的。

    未遇到陳鐵前,她已習慣了孤獨與忍受,遇到了陳鐵之后,漸漸地,她反而變得敏感而脆弱,甚至有點自卑。

    她沒有自己想象中堅強,所以,對陳鐵慢慢變得在乎時,她的心,也變得患得患失。

    如果從來沒人讓她感到溫暖,或許她不會去在乎,但如果有了這樣一個人,不管敵人是誰,每次都拼命保護你,習慣了被人呵護,那么,自然就會害怕失去。

    或許這就是喜歡,但誰知道呢,林清音不知道,她從來都沒有什么朋友,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心情是不是就如她現在這樣。

    她的心亂了。

    “你怎么回事,臉色突然蒼白,你在想什么呢?”看到林清音突然沉默,而且面無血色,陳鐵嚇著了,連忙抓起了她的手腕,替她把脈。

    “我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東西,放手吧,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想了很多,林清音心情變得失落,搖頭輕笑,笑容卻不免有些凄苦。

    陳鐵皺眉,林清音的脈象,虛弱無力,突然變成這樣,沒事才怪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是還在生氣嗎?雷震天要讓雷青蓮跟著我,你就氣成這樣子?”陳鐵心疼,而且生氣,這笨女人,就不能想點好的?

    林清音看向陳鐵,表情漸漸變得冷漠,她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不想再讓自己變得患得患失,雖然被人呵護的感覺很好,但是,她寧愿自己是以前那個沒有依靠,也可以獨自堅強生活著的林清音。

    在乎一個人的滋味,對于她來說,并不好受。

    “放手,不用你為我把脈,我沒事,回房睡一覺就好。”她甩開了陳鐵的手,無力地站了起來,朝樓上走去。

    陳鐵有些失神,他覺察到了林清音的變化,她的眼睛中,充滿了漠然,仿佛突然變了一個人,回到了最開始時兩人第一次相見的樣子,抗拒他的存在。

    “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吃醋也沒有這樣的呀?”陳鐵想不明白,林清音為何會有了這樣的變化。

    他心情突然變得無比煩躁,明明這段時間,林清音已開始漸漸接受他的存在了,現在突然的改變,讓他心緒也亂了。

    他很擔心林清音那個笨女人,那個笨女人心臟本就差,剛才表現出的虛弱無力,讓他心痛。

    可是,想到林清音那冷漠的眼光,他就忍住了想沖上樓看看林清音的沖動。

    該死的,林清音那冷漠的眼神,是因為看不上他嗎,他明明已經很努力地去對這個笨女人好了呀。

    “該死該死該死,你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你呢,看看除了我,誰還能令你的身體好起來。”陳鐵扯著頭發,煩躁地站了起來。

    心情快要爆炸了,他決定出去走走,在這里,很壓抑。

    最終他出了別墅,卻沒有走遠,找了一間飯館,什么菜都沒點,卻要了兩瓶高度數的酒。

    他其實不太喝酒,但現在,卻想醉一醉,他付出了他所能付出的,但剛剛,林清音那冷漠的眼神,真的刺傷了他。

    在飯館老板和服務員驚訝的目光中,他很快就喝光了兩瓶高達五十二度的烈酒,只是,兩瓶烈酒,卻只讓他輕微感到了有些暈。

    憑著先天武者的體魄,他想喝醉其實有些難。

    喝完了酒,他呆坐了一會兒,突然站了起來,扔下錢,快速地往別墅走回去。

    他突然覺得自己也是挺可笑的,林清音的情況明顯不對勁,他卻跑出來喝酒,如果林清音出了點什么事,他會后悔的。

    不到一分鐘,他就回到了別墅,開門,快速地上了二樓,站在林清音的房門前,他猶豫了一下,終于是輕輕推開了門。

    第一時間,他就看到了,林清音躺在床上,情況很不對勁,閉著眼,臉色火紅,雙手卻在胡亂想抓著什么,嘴里還說著胡話,嘟嘟囔囔的也不知說什么。

    陳鐵急了,一閃身,就到了床邊,摸了摸林清音的額頭,發覺燙得厲害,這女人,竟然發燒了,神智已然有些不清醒。

    陳鐵皺眉,第一時間就想掏出銀針,但突然地,林清音雙手,卻抓住了他的手臂。

    “陳鐵,是不是有一天,你也會離開我,不要離開,不要”林清音在說胡話,眼睛都沒睜開,明顯處于迷糊狀態,但抓住了陳鐵的手,她卻突然安定了一些。

    陳鐵怔住了,眼中有著憐惜與心痛,林清音說的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心中所有的不滿,剎那間,統統化作了柔情。

    之所以會突然變得冷漠,是害怕他有一天會離開么?

    看著緊緊抱住自己手臂的林清音,陳鐵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離開這個讓人心痛的笨女人了。

    閱讀最新章節,就上</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