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何金銀江雪 > 111 發酒瘋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何金銀這話一出,頓時間,楚懷玉臉色一變。

    接著,他淡淡的說道:“你?你算什么東西?有資格給我們敬酒嗎?”

    這話一出,頓時間,遠處的秦玉看到,心里狂喜。

    “還是姐夫霸氣啊!何金銀他算個什么東西,就因為雕刻出了一件宗師級別的木雕,受到了何總、王老爺子的欣賞,就以為可以一步登天?廢物終究是廢物!”秦玉心里暗道。

    夏嫣然也幸災樂禍的在心里暗道:“江雪敬酒,都不夠格。你何金銀出來,更加不夠格!”

    劉毅也在遠處的一張桌子上,心里發笑:“何金銀,你也太不懂禮數了,以為這酒是能隨便敬的嗎?你老婆江雪作為一名公司總裁白穎,她勉強有資格敬酒,你呢?你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資格敬酒?”

    一群人,都等著看何金銀的笑話。

    然而,何金銀卻根本不理會楚懷玉,而是第一個,朝王老爺子敬酒。

    “王老爺子,我敬您一杯。”

    王老爺子對何金銀,真的又是賞識,還帶著佩服。

    他緩緩說道:“何小友,你了不得啊。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跟著我一起做古玩和雕刻。”

    這話一出,頓時間,全場愕然。

    王老爺子,居然主動邀請人,和他一起做古玩和雕刻。

    難道,是要收徒嗎?

    然而,就在大家羨慕不已的時候,何金銀搖了搖頭,“多謝王老爺子了,小子志不在此。”

    “哈哈,沒事。”王老爺子笑了笑,接著搖了搖頭,喝下了何金銀敬的那杯酒。

    其他的人,嘴角都是一陣抽搐。

    志不在此?

    擦!何金銀,難道,你的胃被醫生診斷,只適合吃軟飯嗎?

    大家都是一陣白眼,這混蛋,寧愿在家吃軟飯,拒絕王老爺子的邀請,真是讓人無語啊。

    此時,何金銀又舉起酒杯,朝何九笑道:“何總,我也敬你一杯!”

    何九微笑著點頭,“榮幸至極,多謝何先生,你對你妻子,可真是愛護有加呀。真羨慕你的妻子!”

    何九說完這話,一口將手里的那杯酒,一飲而盡。

    何金銀也喝下手里的酒。

    江雪有些擔憂,問道:“何金銀,你能行嗎?8杯呀。”

    “沒問題,雪姐,其實我很能喝的,只是平時,不喝而已。”何金銀如此說道。

    這個世上,能讓何金銀愿意為之喝酒的人,只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京城的那個老人。另外一個,則是身邊這個女人。

    “來,黃老,我敬你一杯!”此刻,何金銀開口。

    “何先生,你不但雕刻技術好,這酒量,也不差啊。喝了幾杯,像個沒事人一樣。”黃征一臉微笑的說道。

    隨后,也和何金銀碰杯,喝下了那一杯。

    接下來,何金銀又依次敬了馬總、董燁蓉兩位老總,還有劉建軍、秦守仁。

    劉建軍當然認識何金銀,他笑道:“何先生,上一次在醫院,多虧你救了我妻子!這杯酒,該是我敬你啊。”

    “嗡~~~”這話一出,瞬間,其他人又是一愣。

    黃征疑惑道:“怎么,何先生,你還會醫術?”

    “何止是會,一手中醫之術簡直是一流!”劉建軍開口,如此說道。

    “這……”黃征沉吟了一下,然后說道:“我家老爺子,身體不太好。何先生,要不留給個電話,有時間,上我家看看,如何?”

    何金銀點頭,“沒問題。”

    他給黃征,留下了一個電話。

    何金銀隨后,將桌上所有人都敬了一遍,但就單單沒有敬楚懷玉。

    楚懷玉的臉色變得特別陰沉,他冷冷的說道:“何金銀,你這是什么意思?敬了所有人,偏偏不敬我?”

    何金銀攤了攤手,說道:“楚公子,你剛才不是說,我不夠格嗎?”

    “哼。”楚懷玉冷哼了一聲,這一次,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他真沒想到,其他所有人,對何金銀都那么友好。

    居然全部,愿意跟他喝酒。

    這何金銀什么身份啊,怎么有資格上這桌?怎么有資格,和他們一起喝酒?

    “來來來,大家吃菜,吃菜。”黃征看楚懷玉和何金銀二人,有些不對付,連忙出口調節。

    不過,楚懷玉根本不買賬。

    他此刻,朝身邊的準岳父秦守仁使了一個眼色,暗中讓他去敬何金銀酒。

    他看到何金銀之前,喝了那么多杯,于是,就有起了一個壞心思。想要借著敬酒的名義,來灌醉何金銀。

    只要何金銀醉酒了,那么,他楚懷玉,有的是手段讓何金銀丟臉。

    他會讓何金銀,丟臉到以后,都沒臉見人!

    以前,他也用過這種方式,整蠱過別人。讓人喝醉酒以后,誘導別人,當眾脫衣服。

    一個大男人,在幾十號人面前帥酒瘋,這都是他搞的鬼,讓那個對手從今以后都沒臉喝酒,沒臉見人。

    他的準岳父秦守仁,也懂了他的顏色,此刻,端著一杯酒,朝何金銀敬道:“何先生,我是市商會的秦守仁,你剛才敬我一杯酒,我現在還你一杯!”

    說著,端起酒杯,要和何金銀碰杯。

    何金銀來者不拒,與他碰了一杯,然后,一口飲下。

    此時,江雪的臉上,擔憂更甚,她小聲的問道:“何金銀,你沒事吧,喝了這么多酒?”

    何金銀搖了搖頭,“沒事,放心吧。”

    也就在此刻,楚懷玉帶著偽善的笑容,舉杯朝何金銀說道:“何金銀,來,我也敬你一杯!”

    看到這,何金銀也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這貨,是在灌醉自己,讓自己出丑。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楚懷玉,然后,拿起旁邊的一瓶白酒,說道:“一杯一杯的喝,有多大意思啊。要不,直接來一瓶吧!”

    這話一出,楚懷玉的臉色大變。

    而其他幾個人,嘴角也都抽了抽。

    江雪連忙在桌子下,拉了拉何金銀的手臂,小聲道:“何金銀,你都喝了那么多,哪里還能再喝一瓶!”

    “楚公子,怎么樣,一瓶白酒而已,不敢么?要是不敢的話,那么,我讓你半瓶吧,我喝一瓶,你喝半瓶!”何金銀摳了摳耳朵,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楚懷玉臉色鐵青,道:“來!誰不喝,誰是孫子!”

    “走一個。”何金銀拿著那一瓶白酒,站了起來。

    楚懷玉也拿著一瓶白酒,兩個人碰杯。

    楚懷玉還真不相信,何金銀他么還能再喝一瓶!

    剛才喝了8杯了,現在再喝一瓶,你他么以為你是酒神嗎?

    “砰~~”輕輕的碰了一下,何金銀拿著白酒當啤酒吹。

    江雪看了,擔憂的連忙阻止:“何金銀,別喝,這么多喝下去,要進醫院的。”

    然而——

    僅僅不到2分鐘,何金銀把這一瓶白酒,都灌入了口里。

    還把那白酒瓶子,直接倒立了過來,里面,一滴酒都沒有滴出來。

    直接空瓶!

    楚懷玉此時,只喝了一半,瞬間,就吃不消了!

    他已經有些醉了,腳都有些飄了。

    不過,他不認輸,繼續喝了幾口。

    這幾口下去,臉上已經漲紅。

    然后,他拿著酒瓶子,搖搖晃晃的走到何金銀身邊,嚷道:“何金銀…你他么…他么是酒鬼嗎?喝這么…多,還沒事……”

    楚懷玉已經醉了,說話都不利索了。

    旁邊,他準岳父連忙開口:“懷玉,你喝醉了,要不,去休息吧?”

    說著,朝另外一桌的女兒秦佩看去,想要秦佩,扶著他出去。

    然而,秦佩剛走到他面前,他直接把她給推開了。

    “我沒…醉!我他么還能喝…何金銀,繼續…繼續!”他一邊因為身體太熱,一邊扯著西裝,喃喃道。

    而此刻,何金銀一臉微笑的靠近了他。

    然后,在他身上輕輕的拍了一下,同時,說道:“楚公子,來,繼續喝!”

    剛才那一拍,何金銀做了手腳,拍在了他‘百會穴’上,百會穴這個穴位,如果控制得當,可以讓人產生‘幻聽’。

    此刻,這楚懷玉本來就喝醉了,精神不好,又被何金銀暗地這么一搞,頓時間,腦袋越加的迷迷糊糊。

    看東西,都出現了幻聽了。

    他此刻,拿著手里的白酒,繼續喝著。就像喝水一樣。

    一旁的秦守仁見此,趕緊上前,阻止道:“懷玉,你再繼續喝下去,要進醫院的!佩兒,趕緊帶懷玉離開這里!”

    他可不能讓醉酒的楚懷玉在這丟臉,發酒瘋的人,什么事情可都干的出來。

    要是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做出了一些不雅舉動,那么,清醒過來的楚少,還怎么見人?

    然而,秦佩上前,要去扶他,卻因為楚懷玉出現‘幻聽’,把她給看眼花了。

    “哪里來…的…母…狗…給我滾…開!!”楚懷玉一把推開秦佩的手,一字一頓,左右搖晃的說道。

    而這話一出,幾乎全場愣了。

    這楚少,真他么喝多了呀。

    居然把自己的未婚妻,看成了母狗。

    擦…

    大家都想笑,但礙于面子,不敢笑,都憋著。

    而秦佩,唰的一下臉紅猴屁股了,此刻,她全身都僵在那里,恨不得此刻發生地震,裂開一條縫隙,然后從那縫隙里鉆進去。

    太丟臉吶,真的太丟臉了!

    而于此同時,楚懷玉,突然看到了門口的那條‘薩博’寵物狗。

    頓時間,他眼眸一亮,朝那狗搖搖晃晃的走去。

    一邊走,還一邊喃喃道:“好漂亮…的女人…我要…親親……”

    閱讀最新章節,就上</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