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093章神秘藥丸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093章:神秘藥丸

    緊接著楊詩詩的手臂被人沖過來握住,狠狠的拽過去,四目再次相對,葛巧蝶睜大了眼睛。

    “是你?”葛巧蝶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當她看到楊詩詩身上的睡衣,臉色更難看了。

    “啪!”狠狠的一巴掌甩過來,伴著葛巧蝶憤怒的聲音,她陰狠的看著她道:“你這個賤女人,竟然敢勾引我的男人?”

    一言不合就打人?這女人也太張狂了吧?

    楊詩詩半邊臉都火辣辣的,她抬起眼眸看著冷冷站在一邊的司徒寒,這個男人竟然只是挑了挑眉頭?

    丫的,他們倆鬧分手管自已毛事?合起來欺負她啊?楊詩詩的火氣也噌噌噌的往上冒。

    她雖然看似柔弱,但絕對不是任人欺凌的小可憐。

    反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甩回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耳光聲在寂靜的深夜格外響亮,葛巧蝶呆住了,她似乎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臉。

    好半晌,她才反應過來道:“你敢打我?”

    楊詩詩微微揚唇,揉著泛疼的手掌,緩慢的道:“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葛巧蝶的眼淚刷的一下子就滾落下來,她回身,撲到身后的司徒寒懷里,委屈的嚶嚶哭起來。

    “寒,嗚嗚嗚……她打我!難道你就為了這樣一個女人和我分手嗎?嗚嗚……我不要,我到底哪里不如她……”

    楊詩詩頓時一頭黑線,果然是一線明星啊,眼淚說來就來,明明是她先動的手,她這么一哭,自已反倒是成了惡人。

    “卓凡!”就在這時,司徒寒冷冷開口。

    “少爺!”卓凡恭敬的走過來。

    “將這個女人扔出去,我不想在看到她。”說這話的時候,司徒寒的目光是看著楊詩詩的。

    葛巧蝶的臉上閃過得意之色,但她仍然小聲低泣。

    楊詩詩的心底一沉,他丫的這男人護贖子到對錯不分的地步了,太過份了吧?

    楊詩詩正要去理論,沒想到卓凡直接走過去拽住了葛巧蝶的手臂,二話不說的就往樓下拖。

    葛巧蝶愣了一下,立刻哭叫起來:“放開我,滾開,不要碰我!寒……嗚嗚……寒,你不能這么對我,求你別這么對我,寒……”

    連哭連罵的聲音漸行漸遠。

    楊詩詩有些錯愕。

    她不解的抬頭看向司徒寒,只見他俊美無雙的臉上,平靜無波,似乎拖出去的是一個罪大惡極的女人,而不是他的女人那般。

    冷血無情的男人!

    楊詩詩暗自在心里評價,而且這個無情的男人剛剛經歷了爭吵,心情肯定不美麗,自已還是少在他面前晃比較好。

    想到這兒,楊詩詩立刻竄回了房間。

    不錯,她是竄回來的,一轉身,幾乎用的是百米賽跑的速度。

    大床就在離她一米多遠的時候,一股蠻力突然將她的身體扳了過來,剛剛轉身,她就被推倒在床上。

    黑影壓了過來,身體為之一沉!

    耳邊傳來輕快低沉的男音:“女人,闖了禍就想跑嗎?”

    她闖禍?明明是他殃及無辜!

    她瞪大了眼睛看他,他的臉僅離自已幾厘米,鼻息纏繞,他那漆黑深遂的眼眸盈著淡淡笑意。

    他呼吸,溫熱撫在她的臉上。

    楊詩詩控制不住的心臟一陣狂跳,特別是他火熱的身軀緊貼著她,燙的她整個人都像燒了起來。

    “你起來說話。”楊詩詩推他,可力量極小,無法憾動他分毫。

    “把這個吃了我就起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司徒寒的手里拿著幾顆藥丸。

    看到藥,楊詩詩立刻警覺起來,她幾乎是瞬間搖頭道:“我又沒病,干嘛吃藥!”

    “對你的身體有好處!”

    “有好處你怎么不吃?”才不會相信他的鬼話,她如果供卵,是要吃一些促排的藥物,但那也是正規藥房開出來的她才放心。

    司徒寒原本就是藥品研究業的翹楚,他手上什么藥都有,誰知道給她服用的是不是促排藥品。

    說不定會是催—情—藥呢,看他現在壓著自已的樣子,分明就是沒安好心。

    “你快起來啦!”想到這兒,楊詩詩更加心慌了,她開始掙扎,試圖從他懷里掙脫出去。

    可下一秒……

    司徒寒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在她驚恐不安的目光下,將另一手的藥丸放到了口中。

    楊詩詩呆怔,他把藥吃了?

    俊臉貼近,司徒寒的嘴唇突的貼向了她,舌尖挑動,翹開了她的紅唇,苦澀微甘的藥味充斥著口腔,在楊詩詩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司徒寒的舌尖,挑著藥丸,強行送進了她的喉嚨。

    咽喉滑動,楊詩詩無從反抗的吞下了藥物,微苦的感覺彌漫整腹中,她幾乎能感覺到藥物緩緩滑入胃里。

    驚了,怒了,狂了!

    楊詩詩曲膝猛的頂開司徒寒,她一個翻滾半趴在床沿上,努力的想要吐出那藥丸。

    “咳咳……咳,你個混蛋,到底給我吃的什么?”楊詩詩逼著自已幾乎咳出了淚來。

    司徒寒嘴角上揚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淡淡的道:“放心,是補藥,八珍丸。”

    “什么八珍丸,少騙我!”楊詩詩憤怒的眼圈都紅了。

    司徒寒無視她的抓狂,又是清冷一笑道:“你這么瘦弱,總要養胖點才能進入療程階段,八珍丸養血補血,順氣補虛,調理你的氣血,使你身體達到最佳的狀態。”

    楊詩詩不相信的盯著他,看到司徒寒臉上認真的表情道:“你說真的?”

    “我也吃了!”司徒寒聳聳肩。

    楊詩詩這才放下心來,不錯!司徒寒剛才的確也沾了點這藥,看他神色倒是不像騙她的。

    只是……為什么聽起來怪怪的?

    有一種把她養肥了在殺的感覺,在看看他的臉,那一張俊美的面容上,總是一副清冷又高深莫測的樣子。

    這個男人太危險了,還是離他遠點比較好。

    楊詩詩忙抱著枕頭回到了自已的半張床,巴著床邊側身向里,諾諾的道:“司徒寒,我大概要在你這兒住多久才能結束?”

    每晚都要看著兒女睡著她才能入眠,現在沒有了軒寶和熙寶,她總覺的少點什么似的。

    司徒寒沒有說話,房間也寂靜無聲的。

    楊詩詩奇怪的轉頭,司徒寒已經不在床邊了,浴室里亮起了燈,他在洗澡……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