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12章對藥有興趣了?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112章:對藥有興趣了?

    楊詩詩被他逼的悄然后退一步,擰眉想了一下,突的睜大了眼睛道:“噢,你說的杜啟軒是那孩子啊?我不認識他!”

    “還敢撒謊?”

    “我沒有撒謊,只是有一面之緣啦,我倆一起走進研究所的,又都不知道采訪室在那兒,就一起問了保安。”

    “你不是去找柳念夕的嗎?”司徒寒分明不相信她的話。

    楊詩詩繼續努力的解釋道:“是,是啊,念夕說在看新聞稿,有可能會被記者采訪,就讓我到采訪室先去等她!”

    “真的是這樣?”司徒寒挑眉頭。

    “當……當然……”

    嗚嗚嗚,楊詩詩快哭了,司徒寒好難搞定啊,她自我感覺說的毫無破綻啦,為什么他還是一副懷疑的樣子。

    天哪,如果一直被逼問下去,她肯定要招架不住了,哪位天使快來救救她?

    幾乎是瞬間,上帝竟然聽到了楊詩詩祈禱,一個驚奇的聲音突然響起:“哇,詩詩……你怎么在這里?”

    聽到這聲音,楊詩詩和司徒寒不約而同的回頭。

    就見柳念夕推開了辦公室的門,一臉驚喜的看著她。

    楊詩詩愣了一下,接著……她飛快的推開了司徒寒,一蹦老高的朝柳念夕撲過來,緊緊和她抱在一起。

    “念夕!”楊詩詩故意大聲道:“你去哪兒了,我在采訪室等你都等傻了。”

    楊詩詩說這話的時候,還暗自的對著柳念夕擠眉弄眼。

    “呃!”柳念夕很快接到眼色,忙道:“有個研究在等結果,我去的時候采訪室沒人了,我還到處找你呢,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你,你和少爺認識啊?”

    “這個……咱們出去說!”楊詩詩推著柳念夕。

    柳念夕忙探身道:“那個……等下……少爺這是新藥推行的估算表,您過目一下,我請半天假啦,有事給我電話。”

    不給司徒寒回答的機會,柳念夕和楊詩詩手牽手逃離了辦公室。

    望著她倆倉惶奔逃的身影,司徒寒漆黑的眼眸透著危險的光芒。

    他拿過手機,打了個電話道:“龍爵,幫我調查一下楊詩詩!”

    “調查你的藥?”電話里傳來龍爵吊兒郎當的聲音道:“寒少,你對這藥起興趣了?”

    “讓你查你就查,哪來那么多的廢話,二十四小時之內,我要楊詩詩八年來詳細的資料,特別要查一下,她和杜啟軒是什么關系!”

    “厚,兇什么兇,臭寒少,這可是你求我耶,有一點求人的樣子好不啦?”龍爵吼的聲音比司徒寒還大。

    他剛說到這兒,突然想到了什么,聲音頓時好奇起來道:“寒少,這藥是老爺子強塞給你的,你一直對她躲避不及,向來只是和她逢場作戲給老爺子看,怎么現在突然對她感興趣了?”

    “龍爵,別逼我給你停藥!”司徒寒咬牙。

    龍爵立刻委屈的道:“人家就是好奇嘛,八年耶,你從來都沒有管過她,現在也只是想生個娃才和她走的近,而且你生娃的對像是葛巧蝶,楊詩詩也只是提供卵子而已。可為什么……為了這個藥,先是來了欺負她的楊家,接著錄她進公司,后又甩了葛巧蝶,現在又對她的生活這么……”

    “龍爵!”司徒寒低低開口道:“如果兩秒內你還不把嘴給本少爺閉上,我會讓你這輩子都發不出聲音的,你信嗎?”

    “你威脅我?”

    “一秒!”

    “我也只是……”

    “兩秒!”

    “噯好好好,司徒寒算你狠,我現在就去給你調查好了吧?包你滿意,拜拜!”

    電話被狠狠的掛斷,司徒寒疲憊的坐在了沙發上。

    對于楊詩詩,他確實是沒有一點感情的。

    一開始的確是和她逢場作戲給老爺子看,后來老爺子病情加重,他也成功的脫離了老爺子的掌控,這個楊詩詩對他就更加可有可無了。

    他,司徒寒的命運!

    從來都不會掌握在一個女人的手里,楊詩詩的出現,只會多了一個像他母親一樣悲慘的女人而已。

    他本無意招惹她,只是再一次的重逢,她對自已的躲避和排斥,讓他起了撩妹的心思而已。

    突然讓她供卵,也只是頓間出現的念頭,或許只有讓她供了卵,才能讓她真正的逃脫老爺子的陰謀吧。

    但這到底是保護,又或者是愧疚,連他自已都沒有好好去想過!

    滴咚!

    手機輕微的響聲,震回了司徒寒的思緒,一個特殊的軟件跳出一條信息。

    司徒寒一愣,忙將電腦拿了過來。

    軟件開啟連接,消息顯示杜啟軒之前那個帳號上的九百萬,被轉移了。

    司徒寒立刻敲擊著鍵盤,半個小時后,他成功破解了轉錢的路徑。

    雖然這九百萬在半個小時內通過網絡購物以及轉帳的方法,分十幾批將錢移走。

    可最后,這錢卻全都進了一個叫郝小群的帳戶。

    司徒寒立刻打開資料庫,查找郝小群的資料,他發現郝小群是一家孤兒院的院長,目前似乎有意竟拍城東他的一塊土地。

    郝小群的孤兒院位于百里街的一處拆遷房。

    那么之間杜啟軒就是在百里街不見的,杜啟軒和郝小群孤兒院,到底有什么關聯?難道孤兒院就是他的幕后主使?

    司徒寒漆黑的眼眸微瞇,他的雙手搓著下巴,靜默沉思。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又打了個電話給卓凡,讓卓凡立刻去孤兒院調查情況。

    研究所附近的一家公園內。

    楊詩詩和柳念夕并肩走著,兩人說起兒時的一些回憶,均是感嘆歲月流逝。

    “念夕,剛才真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及時出現,我可能都不知道要怎樣應付司徒寒了。”楊詩詩真心的道謝。

    柳念夕笑了笑道:“哪里,我也是湊巧去送報表,聽到了你們談話的一二而已。詩詩啊,我剛剛聽到少爺問你杜啟軒……你認識那孩子啊?”

    楊詩詩神色一僵。

    她忙笑了笑道:“怎么可能呢,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那孩子。”

    “那就好!”柳念夕嘆息了一聲道:“作為我們下一個醫藥人,這孩子相當重要,他身上有可以治愈不治之癥的免疫細胞,少爺急于找到他,才會有種草木皆兵的感覺。”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