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34章瘋狂的想她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134章:瘋狂的想她

    “懷疑?”柳念夕好笑的搖頭道:“人都是怕死的,我們就告訴他說得了白血病,你都不知道,他上趕著過來又是抽血,又是吸髓的,最后也等于是他自已玩死了自已!”

    這……真是太卑鄙了,楊詩詩不由沉下了臉,沉默不語。

    柳念夕悄悄打量著她的臉色,低聲又道:“這個孩也蠻可憐的,也不知道董事長打算多久弄死他。”

    “念夕啊,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點事,就不陪你了,以后有空我們在約時間吧。”楊詩詩有些聽不下去了,她忙起身站起來。

    柳念夕也跟著站起來道:“詩詩,反正我有空,你有什么事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已可以的。”

    “你千萬不要對我客氣啊!”柳念夕關心的看著她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能幫上忙我也是很開心的。”

    “謝謝你念夕,真的沒事!”

    “那好吧,那你路上小心點!”

    “嗯,我走了!”楊詩詩拿過手包,快步走出了咖啡館,外面的太陽已經緩緩西沉,空氣也涼了起來。

    被冷風一吹,楊詩詩心頭的抑郁好了許多。

    她伸手打了輛出租車回別墅。

    一路上,腦子里都全是柳念夕剛才的話,柳念夕所說的溫水煮青蛙,也亂了她信任司徒寒的心。

    畢竟,她對司徒寒這個人并不了解。

    可是,隱隱約約間,她又感覺司徒寒不會傷害軒寶,他看孩子的目光,全都是寵愛,這就說明他還是很喜歡孩子的。

    而且,軒寶提了這么多過份的要求,他都同意了。

    比如軒寶提出讓他建個孤兒院,他一口就答應下來了。

    軒寶讓他按著這些孤兒的資歷,分別送去相對的學校去學習。

    司徒寒也立刻派人聯系了十幾所學校,并由數十名老師,一對一的測試孩子的學識,繼而分配到相應的班級和學校。

    甚至軒寶要溫泉入戶的房間。

    司徒寒都二話沒說,直接把自已的主臥室給讓了出來。

    短短幾天,他的所作所為,的確是在盡量的讓孩子感受愛,盡量滿足孩子所有的要求。

    要說他會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去對待軒寶,楊詩詩還是無法接受的,但接受不了是接受不的事,防人之心還是要有的。

    只是,有一點讓楊詩詩想不明白,為什么柳念夕一直要和自已提醫藥人的事呢?

    見面三次,她沒有一次是不提醫藥人的,而后面的兩次,她著重提到了自已的兒子杜啟軒。

    她是有心?還是無意?

    楊詩詩緊皺著眉頭,她細細的回憶自已從見到柳念夕到現在的所有對話。

    說實在的,經過八年前自已被人陷害生子的事情之后,她對柳念夕就起疑心了。

    現在她又到了環球醫藥研究所工作,那就讓她更加相信當年的事情和她有關,她不相信巧合,更不相信柳念夕真的是因為第一志愿落選,才就讀的醫學院。

    她和柳念夕是高中時代最好的姐妹,三年的相處,也讓她足夠了解這個人,她是一個很執著的女孩,絕不會輕易就改志愿。

    “小姐,到了!”司機師傅將車子停在了別墅門前。

    “呃!”楊詩詩這才收回了神思,忙付了車錢。

    她推門下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暗自決定,以后得多長個心眼,為了保護好自已的兒女,她不能輕易的相信任何人。

    她不能相信司徒寒,因為司徒家畢竟還是有病史的,誰知道哪天他會不會為了自已犧牲兒子?

    她更不能相信柳念夕,雖然柳念夕看起來很關心自已,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總感覺有點刻意。

    就像她和季洋,可以隨心所欲,可以無話不談,但她和柳念夕,就好像兩人明明很親密,中間卻隔著一座山那樣。

    八年前,她已經被人陷害過一次了。

    八年后,她不允許自已在犯相同的錯誤。

    特別是柳念夕現在是研究所的人,特別是看到她研究那些醫藥人時理所當然的樣子,她就感覺她變了。

    變的陌生了,變的不在是她認識的那個念夕。

    總之,以后還是離她遠一點好了。

    楊詩詩心里思考著,伸手輸入指紋,按下了密碼,別墅的大門應聲而開,楊詩詩走了進去。

    而當她走進別墅的時候,不遠處道路的轉角,遠遠的,停著一輛黑色的普通小轎車。

    車子里,柳念夕拿著望著鏡,隔著遠遠的距離看著楊詩詩走進別墅。

    當看到楊詩詩是自已輸入密碼走進的大門。

    柳念夕的臉色立刻陰冷下來,雙手將那望遠鏡死死握著,她的呼吸沉重咬牙切齒。

    片刻后,她猛的一砸方向盤,恨恨的道:“楊詩詩,沒想到你都住進董事長家里來了,我這么追問你,你都不肯透露一個字。孩子的事情騙我,和董事長同居的事情你也敢騙我,你這個騙子,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柳念夕死死咬著嘴唇,呼吸……再次深呼吸!

    接著,她冷眼一瞇,細細想了一會了。

    然后她拿過lv的包包,從里面掏出了手機,撥去了一串號碼。

    電話接通,從里面傳來一個低沉磁性的男人聲音:“喂?”

    “喂?”柳念夕瞬間換了一張笑臉,聲音溫柔似水的道:“是郁磊么?我是念夕啊!”

    “念夕,有事嗎?”

    “郁磊,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給你說,但是我要是不說的話,我怕以后你知道了會怪我。”

    “什么事啊?”

    柳念夕猶豫的一笑,聲音更柔了道:“是這樣的郁磊,我見到詩詩了。”

    “什么?”電話那頭立刻傳來驚訝的一聲,緊接著,郁磊的聲音有些急切的道:“她在哪里?她過的好嗎?這八年她都干什么去了?”

    “郁磊你別著急,聽我慢慢和你說嘛,我現在開車也不好打電話,這樣……我去你公司找你,好好,一個小時后見!”

    柳念夕收線掛斷了電話,她的目光又冷冷的看向了別墅,之后才調轉車頭離去。

    一個小時不到。

    柳念夕開著車子就到了郁氏集團大廈的門前,她找了個地方把車子停好,就往大廳里走去。

    門前的接待早已經等在了那里,看到柳念夕,忙恭敬的將她迎進了電梯。

    頂樓總經理室!

    柳念夕推門走了進去,郁磊手持酒杯站在落地窗前,聽到門響,緩緩轉身。

    他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裝,純白的昂貴布料絲滑高檔,他帥氣精美的五官散發著成熟的韻味,窗外的陽光照在他身上,更顯的他優雅高貴。

    柳念夕愣愣的看著他,才一年多不見,他竟又帥了許多。

    雖然在心底里,她更愛司徒寒,可面對郁磊這個當年讓她情竇初開的男人,她還是有些可惜。

    “真是稀客啊念夕,快請坐!”郁磊微笑走過來,優雅的指了指沙發。

    “噢,呃!”柳念夕回過神來,溫柔一笑,很淑女走到沙發邊坐下來。

    郁磊給她倒了杯紅酒,忍不住直接問道:“詩詩在哪兒?她還好嗎?”

    柳念夕垂下了眼,眼底一片冷意。

    她才剛來,她和郁磊也是長時間沒見面了,在看到她才幾秒的時間,就又追問楊詩詩了?

    這讓柳念夕極為不爽,她臉上漸漸浮起了一絲悲傷,眼圈紅了,淚水就含在眼睛里。

    “怎么了?”郁磊嚇了一跳,忙道:“出什么事了?”

    “郁磊!”柳念夕哽咽的道:“詩詩她……她……嗚嗚。”

    “她怎么了?”郁磊傾身上前,猛的抓住了柳念夕的雙臂。

    柳念夕抹了一下眼淚,這才抬眼道:“郁磊,詩詩她好苦啊,你知道她為什么失蹤了八年嗎?她……她是被人囚禁了。”

    “你說什么?”郁磊臉色一白,眼底滿是痛楚。

    “我今天看到詩詩了,她在司徒集團上班,她還和以前那樣瘦,我問她這八年在哪,她也不說,我想找她一起來看你,她和我說她配不上你了,不想來打擾你的生活。”

    “可我實在是擔心她,就偷偷跟著她,想看看她住在哪里,結果……結果我發現她和我們董事長住在一起。”

    “我表哥?”郁磊睜大了眼睛,完全呆在那兒。

    柳念夕連連點頭道:“是,我也沒想到。我一直以為詩詩離開蘇城了,可沒想到她一直在我們身邊,她一直就住在司徒家!”

    郁磊的身子一晃,跌坐在沙發上。

    他搖著頭,依然不敢相信柳念夕的話。八年前的一切重回腦子里。

    當初詩詩受到綁架和施暴。

    他第一時間就求表哥幫忙的,但是那個萬事都寵著自已的表哥,卻堅定的拒絕了他。

    當時他很憤怒,他一再讓自已變強,并從此再也沒有去過司徒家,他不能原諒表哥的袖手旁觀,更不能原諒自已的無能為力。

    這么多年了,他依然忘不了楊詩詩,他曾瘋狂的尋找楊詩詩,最后被母親強行關了幾個月。

    他甚至為了找詩詩的影子,竟和楊雪晴談起了戀愛。

    八年,他真的太想太想她了。

    他以為這輩子,她就從自已的生命中消失了,可剛得到她的消息,卻是如此的萬箭穿心。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