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274章翻不出什么浪花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274章:翻不出什么浪花

    二來楊雪晴和費權都在掌控之中,逃不出去也翻不出什么大浪頭,事出要權宜緩急。

    他認為等季洋能夠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在處理也不遲。

    就像現在,楊詩詩才知道真相,連她都接受不了,可以想像季洋是什么樣子。

    但是楊詩詩卻并不明白司徒寒心里所想,悲傷加上憤怒,讓她急于找一個宣泄的出口。

    她不想和司徒寒吵架,但內心卻狂亂不已。

    轉身,她二話不說的甩門走出去。

    司徒寒嚅了嚅嘴唇,想叫住她,但最終卻只是一聲嘆息。

    季洋的事情看起來像是單獨的一個事件,看這種情況,楊詩詩分明還是沒有留意到楊雪晴的財產來源。

    像她這樣一個落魄的千金小姐,別說是兩百五十萬,就算是二十萬,也是一個很大的難題。

    楊雪晴這錢是怎么來的,他倒是查了,可查詢的結果……卻讓他很是意外。

    存入楊雪晴戶頭的是五百萬的現金,柜臺存入,他黑進了監控,查找到當時的監控時發現。

    存款的是一名男子,男子戴著墨鏡,穿著一件帽衫,他技巧的遮住了自已的臉,并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出正面。

    而且當這個男子走出銀行的時候,很快轉入街角,消失在監控的死角。

    司徒寒調出了幾大街口的探頭,都沒有發現任何痕跡,可見存錢的男人,反偵察能力是超強的,絕對不簡單。

    那么……楊雪晴又為什么要混進司徒家,這個在她背后撐腰的男人又是誰呢?

    她到底是不是沖著軒寶而來?還是另外有什么企圖?

    司徒寒不知道,所以,他要放長線,釣大魚。

    在沒有查清楚楊雪晴背后主使和目地的時候,這個女人,暫且動不得。

    “影墨!”司徒寒低喊。

    眼前人影一閃,一身黑衣的影墨立刻出現在他身后,恭敬的道:“主人。”

    “你去看著楊雪晴,她和什么人接觸,都做了什么,一一給我匯報,另外……特別留意,少奶奶可能會去找她,別給她機會傷到詩詩。”

    影墨立刻低頭道:“是!”

    轉身,如來時那般,很快的閃出了辦公室。

    司徒寒坐回到軟椅上,他眉頭緊皺,深沉在的思索著什么。

    夜色如水,透著絲絲涼意!

    楊詩詩一個人在研究所下的花園坐了很久,她不知道應該怎么面對季洋,悔恨縈繞在她的心頭。

    也不知道她坐了多久,直到……一個卓凡的聲音傳來,她才猛然回神。

    “少奶奶,原來你在這兒。”卓凡走過來。

    楊詩詩忙站起了身子道:“怎么樣?找到沒有?”

    “找到了!”卓凡將手機拿出來道:“在費權酒吧地下室里找到的,手機摔落在沙發下面,很隱蔽,不容易發現,應該沒有人動過手腳。”

    “那就好!”楊詩詩接過來道:“辛苦了。”

    “少奶奶客氣了,如果有什么事,請盡管吩咐。”卓凡恭敬說了一句。

    楊詩詩微笑,她搖了搖頭道:“謝謝,你去休息吧,暫時沒什么事了!”

    “好的!”卓凡退了下去。

    楊詩詩低頭看著費權的手機,這手機的確是摔過的,殼角破碎,屏幕也都花了,她嘗試著開機,還好,手機竟然亮了。

    殼碎了,屏壞了,但并不影響楊詩詩查看通話記錄。

    當手機開機之后,叮叮咚咚的響了好一會兒,等到不響了,楊詩詩一看,竟然有四五十條短信息。

    她按開短信,全都是移動小秘書發來的通知,通知某某號碼在幾點幾分打來了電話。

    楊詩詩看了一眼,四五十個,全都是一個號碼。

    而通話記錄也全都是一個號碼,如果她猜的沒錯,這個號碼應該就是楊雪晴的。

    指端微動,楊詩詩正要將電話回撥過去。

    但略一猶豫,她又停止了手中的動作,她將那個號碼輸入到了自已的手機。

    緊接著,她將費權的手機再次關掉,然后去找季洋。

    剛到季洋所在的病房,迎面就碰到了秦主任。

    秦主任一看是楊詩詩,忙迎上來道:“少奶奶,您化驗的藥物出結果了,這是單子。”

    幾張分析表格遞到了楊詩詩的手里。

    楊詩詩低頭一看,完全看不懂的感覺。

    她彎起了嘴角道:“秦主任,這些專業數據我看不懂,能麻煩你幫我解釋一下嗎?”

    “呃,好的!”秦主任指著紙上的數據道:“一共七顆小藥丸,其中一個是退燒的,另外兩個配合起來是催燒的。”

    “催燒?”楊詩詩有些不明白。

    秦主任道:“就是服了這藥,體溫就會上升,短時間內會造成發燒的現像。”

    這下子,楊詩詩總算明白楊雪晴這病是怎么來的了,她可真是好手段啊?

    冷徹的眸中漸漸凝結著憤怒,楊詩詩現在有一種想要掐死楊雪晴的沖動。

    而就在這時。

    秦主任指著下面兩張紙上的數據道:“少奶奶,余下的幾顆藥,就比較奇怪了,這些全都是用來治療艾滋病的。”

    “什么?”楊詩詩嚇了一跳,有些不相信自已聽到的,追問了一句道:“治什么病?”

    “艾滋病!”秦主任微笑道:“這些藥物,是抑制hiv病毒最有效果的,目前在國內,是很難通過正常渠道購買。”

    艾……艾滋病?

    楊詩詩呆住了,她眨了眨眼,腦子飛轉的運轉,卻依然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楊雪晴吃的藥,她怎么會抑制hiv病毒?

    難道……楊雪晴是hiv陽性的艾滋病患者?

    天哪,亂了亂了。

    楊詩詩震驚在當場,臉色青紫交錯,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

    假如……她只是大膽假設一下,如果楊雪晴是艾滋病患者,她又和費權有著骯臟的關系,那么費權會是干凈的嗎?

    假如費權也是感染者,那會不會傳染給季洋?

    楊詩詩臉色直接就白了,腦門一轟,手腳都有些發軟。

    秦主任奇怪的看著她道:“少奶奶,您怎么了?”

    “呃!”楊詩詩反應過來,她往病房內看了一眼,然后拽過秦主任的手臂,走到遠處的休息廳。

    這才壓低了聲音道:“秦主任,我想問你一下,如果一旦感染了hiv病毒,大概什么時候可以檢測出來?”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