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333章虧心,讓她來做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333章:虧心,讓她來做!

    錢聰看著她通紅的雙眼,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道:“詩詩,還有一件事情,我本來想著,如果這孩子是郁磊的,我就不說了。可現在不是……我就得告訴你了。”

    “什么事?”

    “唉!”錢聰又嘆了一聲道:“洋洋被施暴,當時是傷了身體的,你知道她宮頸充血嚴重,撕裂也有些嚴重,連帶著也傷到了子宮。如果這個流產,傷上加傷,以后恐怕很難懷孕。”

    “你說什么?”楊詩詩震驚的盯著她。

    錢聰低聲道:“雖然這也不是絕對,但婦產科這方面我的經驗很多,她現在都快三個月了,清宮會刮薄她的子宮壁,傷及底層就再難恢復了。”

    “那她能生下這個孩子嗎?”

    “生當然可以,生孩子對她子宮是有好處的,人的自身有一個修復功能,子宮在包裹孩子的時候,內膜會不斷生長變厚,到時候瓜熟蒂落,這是自然的過程,有利無害,對生育不會有影響。”

    楊詩詩沉默了,如果是這樣,她就更不能讓季洋流產了,她不能眼睜睜讓她失去做母親的權利。

    這個不是郁磊的,她還可以在給郁磊生一個。

    可這個要是沒了,季洋的心也就死了!她那么愛郁磊,一旦分開,這輩子她還有愛人的能力嗎?

    不,她不能讓季洋活在痛苦里,既然不能做掉這個孩子,那么這種虧心的事情,就讓她來做吧。

    郁磊,你一定是不介意,才要求我改結果的!現在我隱瞞了你,你也不會怪我的對不對?

    我真的不能讓季洋,再承受任何一丁點的傷害了,哪怕有傷害的隱患,她也要給拔除。

    對不起,郁磊……對不起了!

    楊詩詩緊閉了一下眼睛,輕聲道:“我知道了錢媽媽,我是不會讓季洋流產的,這個孩子的父親只有一個,那就是郁磊!”

    “可詩詩,這種事情……不告訴郁磊是很不道德的,你想啊,郁磊以后養了這孩子,長大后才知道不是親生的,那得是多坑人哪?”

    “他自已也要改結果,告不告訴他都是一樣的。”

    “那不一樣,差別太大了,知道和不知道是兩回事,你懂嗎?”

    楊詩詩垂下了眼,低聲道:“錢媽媽,你說的我都明白,但我決定了。”

    “詩詩!”

    “錢媽媽,拜托了!如果這樣會遭天遣,我認了。麻煩你明天在打個電話給季洋,告訴她結果,并將單子交到她手上。”

    “噯,詩詩!”錢聰還想要勸她,可楊詩詩頭也不回,徑直走出了醫院。

    外面的風很涼!

    街道上車水馬龍,下班的高峰時間熱鬧非凡,楊詩詩打了個車回別墅,但到別墅區的時候,她卻不想這么快回家。

    下了車,她一個人漫步在小道上。

    途中,郁磊給她打來了電話,又是問結果的事情,這幾天是要到出結果的時候,每天晚飯這個點,他都會給自己打個電話。

    季洋要是在邊上,他就問問季洋的事情。

    季洋不在邊上的時候,他就問問結果的事情。

    楊詩詩自然是不會把結果告訴他,只和他說,還沒出來呢,到時候要是錢阿姨有消息,她會第一時間通知他。

    郁磊又是一番道謝,這樣的感激平時聽著沒什么,可現在聽來卻格外的難過。

    草草掛斷了電話,楊詩詩走的腰酸,她坐在路邊的木椅上,輕撫著小腹。

    時間真的好快,這個孩子也有四個月了,比季洋的孩子大了一個多月。

    原本是雙喜臨門的事情,可現在偏偏蒼天不能盡如人意。

    “老天,你有眼睛嗎?”楊詩詩低語仰頭,望著天邊稀落的星星。

    “老天是沒有眼睛的,你想多了。”一個儒雅的聲音傳來,楊詩詩身體一怔,緩緩回頭。

    竟然是龍辰。

    他穿著簡單的休閑裝,雙手插在口袋里,顯的自在優雅。

    他徑直坐到了楊詩詩的身邊,微笑道:“怎么了?看你一臉心事,不如和我聊一聊,也許我可以幫你。”

    楊詩詩瞟了他一眼,自從和他有了交易,她就不認為龍辰是個樂于助人的青年。

    她低聲道:“龍先生怎么這么空閑?”

    “我是特地來找你的。”龍辰看著她道:“剛才在車上看到你,還以為看錯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談談咱們的交易!”

    “你現在就想要血?”楊詩詩轉過頭,微皺著眉頭道:“我現在懷孕,能不能等我把孩子生下來,你放心,我不會食言的。”

    “呵呵!”龍辰笑了笑道:“我和你說過,這血我八年后才用,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我答應你的事情辦到了,順便提醒你,答應我的事情別忘了。”

    “我不會忘的!”

    “那就好!”龍辰彎起嘴角又道:“有件事情我想告訴你,我和司徒寒也做了交易。”

    “什么?”楊詩詩回頭,怒聲道:“你一樁交易和兩個人做,龍辰,你也太沒有道德了吧?”

    “你誤會我了,我也是權宜之計,司徒寒是個極其聰明的人,我沒有目地的要幫助他,你以為他會相信嗎?”

    龍辰看著她,目光坦蕩清澈。

    楊詩詩心口一抽,的確!莫名其妙的接近說要幫助他,別說是司徒寒,就算是自己也會奇怪的。

    龍辰見她沉默,接著道:“我也沒有難為他,只是管他要回我的東西罷了。”

    “你的東西?”

    “不錯!”龍辰輕聲道:“少奶奶,你把手上的芯片交給司徒寒吧,別讓他開口管你要了,他那么愛你,免的到時候因為這件事情有了間隙。”

    芯片?

    “什么芯片?”楊詩詩心口一沉,難道……是她從全家福里扣出的那個嗎?

    她看向龍辰,可龍辰只是一副似笑而笑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芯片在我手上?”楊詩詩白了臉,心底涼了半截。

    龍辰起身,優雅的順了順額角的短發道:“我的東西在誰手里,我自然知道!”

    “你和司徒寒的交易,是要這個芯片?”

    “不錯!”龍辰轉身,邊邁步離開邊道:“連我都知道芯片在你手里,司徒寒想必早就知道了,夫妻之間還是坦白從寬,我只能幫你到這兒了。”

    楊詩詩怔忡的看著他優雅離去的背影……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