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356章要么說,要么死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356章:要么說,要么死

    司徒寒冷冷瞇起眼睛道:“指證執行長,單憑初秋的證詞還顯的有些單薄!看來……我需要親自去會會這些人了。”

    “她們被關在實驗室!”

    “我過去看看,把卓凡給我叫過來!”司徒寒站起身,冷冷往實驗室走去。

    海頓立刻打電話給卓凡,兩人也跟了過去。

    實驗室,銅墻鐵壁般的房間,嚴嚴實實的連一扇窗戶也沒有,喬安娜和艾莉等人全都被關在這里。

    房內什么都沒有,冰冷的冬天,陰涼的地板,讓這些人凍的瑟瑟發抖蜷縮在一起。

    “吱呀!”門被推開,司徒寒走了進來!

    墻角的幾人僵怔了一下,緩緩轉身朝他看過來。

    司徒寒緩步走過去,目光冷沉居高臨下的瞟了她們一眼,冷冷彎起嘴角道:“怎么?難道是我對你們太客氣了?竟然讓你們膽大到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哼!”艾莉恥笑道:“看來司徒先生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警告你快點把我們放了,否則等到執行長發現我們不見了,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放了你們也不難,只要你們把自己的罪行交代了,我自會讓你們去應該去的地方!”

    “交代?”艾莉嘲諷的看著他道:“你就別做夢了,我們對執行長忠心不二,就算是死,也不會透露任何一個字的。”

    “哦?”司徒寒低低一笑,挑眉道:“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

    手一揚,眼前人影一閃!

    一個滿臉焦疤的人突然出現在幾人面前,伸手猛的就揪出了艾莉!

    “啊……你干什……”一聲尖叫之后,聲音啞然消失。艾莉身體先是一僵,緊接著就直直栽倒在眾人面前。

    她的頸部,血漿迸流,染紅了地板,空氣中頓時充斥著血腥的味道。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氣氛陡然變的壓抑,沒有人說話,她們或許早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她們全部驚的睜大眼睛,滿臉都是恐懼。

    司徒寒仍是優雅的微笑,他伸手一指,低聲道:“喬安娜,不如由你開個好頭,你跟在執行長身邊多年,應該知道他不少秘密吧?”

    喬安娜臉色蒼白如雪,她顫抖著嘴唇,目光看過司徒寒,又看向他身邊的滿面焦疤的人。

    她不敢說不,因為她害怕下一個死的是自己。

    她也不敢說好,因為就算她現在不死,執行長早晚也不會放過她。

    就在她猶豫之際,司徒寒顯然等的不耐煩了,他環起手臂輕笑道:“影墨,看來她也不會開口了,那就讓永遠也開不了口吧!”

    “是,主人!”滿面焦疤的男人上前一步。

    喬安娜嚇的一個哆嗦,忙急聲道:“等等!”

    “怎么?想通了?”司徒寒冷笑。

    喬安娜顫抖著聲音道:“我愿意配合你們,但我得有一個條件!”

    “條件?”司徒寒俊美的臉上,一派風和日麗的微笑道:“你以為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

    “我只是想活命而已,我……”喬安娜正說著,鋒利的刀刃突的就朝她扎過來。

    她心口一抽,猛的側身……尖銳的劇痛傳來,她生生被割掉了半個耳朵。

    悶哼一聲,喬安娜捂著耳朵抬眸,影墨啞著聲音道:“要么說,要么死!看來你是找死了?”

    影墨說著,緩步朝她走去,隨著他的腳步,刀尖上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掉落在地面上。

    “我說,我說!”在強大的死亡氣息包圍下,喬安娜的心理防線瓦解,她忙帶著哭腔連連應聲。

    影墨頓住了腳步,等待司徒寒的發話。

    司徒寒邪邪的摩挲著下巴,掃了另外幾人一眼道:“你們還有誰愿意出來做證的嗎?”

    幾人沉默,面面相視,似在猶豫。

    司徒寒輕笑道:“那好,既然你們不愿意,那你們就去應該去的地方吧!”

    說完,他一個眼色!

    影墨了然的點頭,眼神迸發一種死沉,他揚手,尖刀飛揚,血濺滿地!

    溫熱的血液迸到了喬安娜的臉上,慘叫聲不絕于耳,眨眼間,她身邊的幾個助手,全數倒在血泊中,無一幸存。

    喬安娜愣愣的摸了一把臉,在愣愣的將雙手遞到自己的面前。

    濕膩的血液,沾紅了她的指端。

    她面如死灰,連滾帶爬的從尸體堆里鉆出來,驚恐的眸子看著司徒寒,身體抖如篩糠。

    司徒寒看著她,微微一笑道:“活著的滋味怎么樣呢?是不是很美好?如果你想保持這種美好,接下來就要好好表現,我可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

    喬安娜牙齒顫抖的咯咯響,慌亂的連連點頭。

    司徒寒背立雙手,瞇著眸子深深看了她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卓凡上前道:“走吧,我帶你換個房間,然后把你知道的一切全部說出來,會有專人為你錄相的。”

    影墨上前,直接拖起了喬安娜。

    喬安娜雙腿無力的搖晃邁步,她轉回頭,當看到那橫七豎八倒在血泊中的尸體時,嚇的立刻轉回臉,失魂落魄的被拖了出去。

    深夜一點多!

    司徒寒才將手上的一切事務忙完,喬安娜的證詞讓他非常滿意,有了這些佐證,他對付執行長的把握就更大了許多。

    熙熙一直陪伴著軒軒,但事實也和司徒寒料的差不多,軒軒只是沉默,什么也不肯說!

    軒軒的身體并沒有太大問題,為了避免楊詩詩在家里擔心,司徒寒還是決定將他給帶回來。

    回到黃金海岸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兩點了。

    廳堂的燈還亮著,傭人全部休息去了,沙發上,只留下楊詩詩挺著大肚子的身軀。

    聽到腳步聲,楊詩詩忙站起身。

    司徒寒看到她的時候,頓時心疼的不得了,上前擁著她道:“幾點了還不睡,不是告訴你不要等我們的嗎?”

    “一家四口,三口子都不在,你讓我怎么睡的著!”楊詩詩微笑瞪了他一眼。

    她稍稍推開他,彎身捧著軒軒的小臉道:“兒子,自從上次跟你爸旅游回來,就和媽咪就不親近了,今個一整天和你爸一起,連給媽咪打個電話都不記得了?”

    軒軒彎起嘴角,伸手推直她的身體道:“媽咪別彎腰,會擠到弟弟的!這次算我不對,下次我記得和你打招呼,累了一天,我先去睡了!”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