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374章司徒家的遺囑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374章:司徒家的遺囑

    司徒寒聽她說完,也沒有太過驚訝,畢竟是大過年的,楊詩詩想去看看老人也正常。

    但是他很忙,有很多細節要安排準備,就陪她去不成了。

    楊詩詩自然不會介意這些,很體貼的安慰司徒寒,并一再保證自己是可以的,這懂事的小模樣,換來司徒寒深情的連環吻。

    原本應該是她在車里等兩個孩子的。

    但當她紅著臉上車的時候,兩個孩子都等了她有半個小時了,氣氛有些小小的尷尬,一路上更是寥寥幾語。

    到了研究所的十樓。

    東子早就收到消息等候在電梯口。

    看到楊詩詩帶著孩子過來,他忙高興的迎上前道:“少奶奶,小少爺,小小姐,這邊請!”

    “東子,爺爺這兩天怎么樣?”楊詩詩擔心的問著,自從他和司徒寒結婚之后,司徒九爺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

    有那么好幾次,他都進了重癥監護室,更是三天兩頭的被確定成病危。

    但司徒九爺總念在嘴邊說要見一見小孫子,就是這個意念,一直支撐著他到現在。

    東子聽到楊詩詩這么問,神色頓時掠過悲意。

    他沉重的搖頭道:“不是太好,藥量已經超出標準十幾倍了,老爺子形同枯木,撐的很是辛苦。”

    楊詩詩眼圈一熱,心口酸疼難受。

    東子推開房門,率先走了進去。楊詩詩深吸了一口氣,偽裝出輕松的樣子跟著進去。

    “老爺子,少奶奶來了。”東子走到床邊,溫聲低喚。

    病床上……

    司徒九爺黑瘦的身軀如同一個干尸塞到衣服里,他半躺在那兒,睜著深陷到眼窩的眼睛,吃力的朝她看過來。

    楊詩詩忙快步過去,抓住了他的手道:“爺爺……”

    僅此一叫,她的聲音便卡在了喉嚨里,想要說的話,怎么也說不下去了。

    “太爺爺……”熙熙擠過去,三下兩下的爬上床!

    “熙寶,別胡鬧,快下來!”楊詩詩嚇了一跳,生怕她踩著司徒九爺。

    但司徒九爺卻很開心,他的手臂顫了顫,無神的眼眸也漸漸有了光彩,他咧著嘴,艱難出聲道:“熙寶,我的熙寶……讓她上來!”

    “太爺爺,我好想好想你喲……”熙熙貼過去,親了司徒九爺的臉頰好幾下,這才側過身,乖巧的依在他身邊道:“太爺爺,您好壞啊,過年都不肯回去,害熙熙老是想你。”

    “這甜死人的小嘴!”司徒九爺笑容滿面,他掙扎著抬手。

    東子立刻會意,忙拿過床頭的兩個紅包道:“熙熙小姐,這是您的壓歲錢。”

    “小少爺,這是您的!”

    軒軒接過紅包,抬眸看向司徒九爺,而正好司徒九爺的目光也看向他。

    “軒寶,快過來給太爺爺打招呼!”楊詩詩將他拽到床頭。

    軒軒勉強綻出一絲微笑,畢恭畢敬的跪在床前磕個頭道:“太爺爺,新年快樂。”

    “乖,快起來。”司徒九爺的眼晴清亮起來。

    他的目光一會看看軒軒,一會看看熙熙,他雖說不出太多的話,但那眼底的依戀不舍,著實讓人心酸。

    楊詩詩紅著眼半跪在床邊,低聲道:“爺爺,您的小孫子快出生了,您能給孩子起個名字嗎?”

    “我?讓我起嗎?”司徒九爺激動的睜大了眼睛,似乎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

    楊詩詩微笑道:“如果爺爺愿意,那就是小寶寶的福氣,寒給我產檢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孩子性別了,是個男孩。”

    “男孩,男孩子好,男孩子好,我想想……好好想想……”司徒九爺眼神看向窗外,凝眉沉思。

    過了好一會兒。

    他才收回視線道:“熙寶和軒寶,這兩個孩子沒少受磨難,特別是熙寶,差一點命都沒了。我希望這個孩子不會像他的哥哥姐姐那樣坎坷,不如就叫他……司徒康怎么樣?”

    “司徒康,健健康康。”楊詩詩默念著,笑道:“好名字,謝謝爺爺!”

    司徒九爺也笑了,他搖頭道:“要說謝,應該是我這個老頭子謝謝你才對,詩詩啊,以前……是爺爺對不起你,你能原諒爺爺嗎?”

    “爺爺哪里話,我從來都沒有怪過您。”

    “真的嗎?”司徒九爺盯著她的小臉。

    楊詩詩重重點頭道:“當然是真的,我不但不怪你,反而很感激您,如果沒你,又怎么有咱們這一家六口呢。”

    “六口,對……連著我這個老頭子,也當真是六口了,司徒家到了你們這一代,總算開始人丁興旺!”司徒九爺呢喃著,眼底充斥著淚水。

    楊詩詩聽著心酸,不由的垂下了眼睛。

    “東子,你帶上小少爺和小小姐出去玩一會,我和詩詩有幾句話要說。”

    東子立刻上前,恭敬的道:“是,小少爺,小小姐,我們先出去吧。”

    “好,太爺爺我等下在來陪你。”熙熙不舍的看著他,三步一回頭的離開病房。

    房門被關閉,司徒九爺看向詩詩。

    楊詩詩有些不安,輕聲道:“爺爺,您有什么吩咐嗎?”

    “詩詩,到最里面的柜子里,將紅色的木盒子給我拿出來。”司徒九爺虛弱的說著,聲音很小,但還算清楚。

    “呃,好!”楊詩詩忙站起身,到柜子里找出他所說的木盒子,捧到了司徒九爺的面前。

    “打開!”司徒九爺看著她。

    木盒沒有上鎖,楊詩詩一掀就開了,盒子里面擱著的,是一些票據和證件。

    “詩詩,把你的手機開成錄音狀態,錄下我要說的話。”

    楊詩詩愣了一下,怔怔的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滑開屏幕,打開了錄音功能。

    司徒九爺張了張嘴,他提氣使力,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大一些。

    “我是司徒九爺,我廢棄十年前立下的文字遺書,這份錄音將是我最新的遺囑!我將自己名下的擁有的財產,作為以下分配。第一,我名下所擁有的圣地亞育人集團百分之二十二的股份,將由楊詩詩小姐繼承。”

    “爺爺!”楊詩詩臉色一變,忙道:“不行,這千萬不可以。司徒寒已經把大部份的財產都歸于我名下了,我已經是司徒集團最大的股東了,我不能在繼承您的任何財物。”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