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414章走心又走腎的日子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414章:走心又走腎的日子

    郁磊五指緊握住了手機,聲音沙啞的道:“詩詩,親子鑒定的結果顯示,我并不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對嗎?”

    楊詩詩心口一怵,低聲道:“司徒寒都告訴你了嗎?”

    “嗯,我不信他,我只信你!”

    楊詩詩沉默了片刻,輕聲道:“對不起郁磊,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隱瞞和欺騙你,對不起。”

    郁磊閉上了眼睛,因為壓抑著心疼,所以他全身都在顫抖。

    詩詩的回答,確認了司徒寒話語的真實性,他不是信不過司徒寒,他只是不愿意相信而已。

    而現在……是他承擔一切的時候了。

    暗自的深吸了一口氣,郁磊溫聲道:“別道歉,錯的不是你,這一切都是我表哥做下的。”

    “郁磊,司徒寒他之前是不知道的,都是……”

    “詩詩!”郁磊開口打斷了她的話,輕聲道:“我沒有責怪我表哥的意思,他一直比我優秀,看事情也比我更透徹,他看透了我,也替我挽救了我最深愛的人,我很感激他。”

    “呃?嗷……”楊詩詩有些懵了。

    郁磊苦澀輕笑道:“我一直以為我可以接受的,但知道真相心里還是很難受。不過……不重要了,當我真正的看到孩子,我只知道她是我的,不管和我有沒有血緣關系,她都是我的女兒。”

    “郁磊!”

    “替我謝謝表哥,是他給了我和孩子見面的機會,如果是之前,我可能真的會有情緒,我的情緒,也可能真的會對傷痕累累的季洋造成致命的傷害。詩詩,幫我一個忙好嗎?”

    “呃,你說!”

    “關于孩子的身世,別告訴季洋,替我一直隱瞞下去,可以嗎?”郁磊低低開口,語氣里滿是肯求。

    楊詩詩的眼圈瞬間紅了,她知道……這一次,郁磊是真心接納孩子的。

    “好,我答應你!”楊詩詩哽咽應了一聲。

    “謝謝!”郁磊輕聲說了一句,挪開手機按掉了通話。

    他在車里又呆了一會,這才開車回到了他和季洋所住的別墅。

    回到家,郁磊直接快步上樓。

    臥室里,季洋正在哄著孩子睡覺,她側躺在床邊,纖細的手掌,輕輕拍在孩子的身上,低低哼著歌。

    郁磊輕手輕腳的走過去。

    季洋的側顏還有些憔悴,但她臉上綻著幸福的微笑,她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對孩子的愛意。

    床上的嬰兒,睡的深沉。

    小小的軟軟的身軀,躺在那兒……純凈的就像一個天使,這是他的女兒,也只能是他的孩子。

    床角往下陷去,季洋轉頭就看到郁磊坐在床邊,她立刻坐起來,而下一秒,眼前一晃,她就被人猛的拽到了懷里。

    “啊!”季洋驚呼一聲,掙扎著想要起來。

    郁磊伸手就按住了她的后腦勺。

    他將她的小臉狠狠的按在自己的心口處,低聲呢喃,一遍又一遍的道:“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對不起!”

    季洋被他這樣的反應給嚇壞了。

    她忙手腳并用的掙脫他,擔心的捧著他的臉龐道:“老公,你怎么了?”

    “洋洋!”郁磊握住了她的手,紅著眼睛看向她道:“我以前對你承諾過的事情沒有做到,你會原諒我嗎?”

    季洋心口一沉,清秀的五官漸漸皺在了一起。

    她敏感又忐忑的道:“老公,為什么……突然要這么說?難道……你是發現自己不愛我了嗎?”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季洋的臉色瞬間失去血色。

    看到她小心翼翼,又超級沒有安全感的樣子,郁磊的心口傳來撕裂般的疼痛。

    他猛的又抱緊她,拼命搖頭道:“傻瓜,你這小腦袋想哪去了,我就是看到你憔悴的樣子,就想到我曾經答應過你,要好好照顧你,但是我顯然做的不夠好。”

    季洋心口的一塊巨石,在聽到他這樣的話語后,瞬間落了地。

    她失笑,側過頭連親了郁磊好幾口才道:“老公你要嚇死我了,沒事突然來這么一句,好在我心臟健全,要不然會嚇暈的。”

    “洋洋……”郁磊撫過她的頭發。

    季洋笑道:“好了好了,你聽我說……老公,你對我真的很好,又寵我又疼我,我真的感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真的嗎?”郁磊深情凝望著她。

    季洋重重點頭,笑的一臉燦爛。

    她的目光停留在床上那小小的嬰兒臉上道:“能為自己心愛的男人生孩子,多辛苦都值得,我以后還要在給你生幾個呢,老公,你說咱們要幾個比較好?”

    郁磊微笑,摟過她的肩膀道:“我們已經有芊月了,以后要不要都無所謂。”

    “那怎么可以!”季洋揚起頭道:“你是郁家的獨子,雖然我們都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我怎么也得為你拼個兒子才行,要不然,咱們就生四個好了。”

    “四個?”郁磊驚聲道:“你還真敢想。”

    “四個怎么了?詩詩那瘦巴巴的熊樣兒都生了三個,你看我這么健壯,生四個肯定沒問題的,兩個兒子兩個女兒,想想都很美耶。”

    郁磊搖頭,挑著她的下巴,凝望她道:“我不想要那么多孩子,我也不想讓你一次一次懷孕生子這么辛苦,如果一定要生,就響應國家號召,生個二胎就可以了。”

    “你是怕計劃生育的罰款嗎?”

    “季洋女士,你是在懷疑自己老公的經濟能力嗎?”郁磊挑眉。

    “噢厚,經濟能力肯定沒問題啦,但我就是不知道,你的腎有沒有問題,要不然明明是我生孩子,你干嘛這么排斥。”

    “洋洋!”郁磊瞪她,自尊心瞬間受到一萬點傷害。

    季洋跳起來逃開,嘴巴卻壞壞的并不放過他。

    邊逃,邊嘻笑道:“喲喲喲,惱羞成怒了嗎?老公,跟我在一起一定要過走心又走腎的日子,你害怕嗎?”

    郁磊卷起袖子,眼睛微瞇,透著危險光芒盯著她,一步一步朝她走過去道:“女人,你一定要為自己的失言付出代價的,等著……”

    長腿一邁,直接把季洋堵在了墻角。

    “啊啊吼……”季洋退無可逃,驚聲尖叫!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