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510章誅心之痛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510章:誅心之痛

    龍辰或許是不想傷害她們,可結果他還是傷害了,過程不重要,但他最終做下的事情卻不值得被原諒!

    想起媽咪遍體鱗傷的躺在病床上,想起最后關頭,熙寶還是割腕取血,不顧一切的護他歸去。

    軒軒就感覺,不管龍辰多么無心,但都不足以抵去他對自己母親和姐姐的傷害。

    軒軒漂亮的臉龐冷沉下來。

    他將那通話單子緊緊的握在手心,冷聲道:“爸爸,除了竭盡全力的救治媽咪,我還比較擔心熙寶,我怕她會忘不掉龍辰,你知道……她對龍辰用情很深。”

    司徒寒沉默,這的確是一件比較棘手的事情。

    他想了好一會兒,才冷聲道:“熙寶倔強任性,等她醒了,還不知道會怎么追問龍辰的事情。龍辰對于她來說,終究是場誅心之劫。”

    “那……爸爸打算怎么辦?”

    司徒寒低低一嘆,輕聲道:“喬本說的方法可行,或許只有將她催眠了,才能還她真正的快樂。”

    軒軒大驚失色,急聲道:“爸爸,你真的打算給熙寶催眠嗎?”

    “你還有更好的方法嗎?”司徒寒冷著臉抬眸。

    軒軒忙道:“熙寶肯定不會同意的,她現在心情很不好,我擔心太逼迫她,她會承不住的。”

    “為什么要逼她?”司徒寒冷冷的道:“這件事情沒必要讓她同意,我只要我的熙寶開心快樂,至于龍辰……不配留在她的記憶里。”

    “可是……”

    “沒有可是!”

    不等軒軒說完,司徒寒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態度很是堅定的道:“我信不過喬本,催眠大師我會親自聯系,這兩天你就多開導開導她。”

    軒軒嚅了嚅嘴,他還想要說什么。

    可看著父親冷硬的面龐,想著龍辰對熙寶的傷害,他那到嘴的話,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會議室的門外。

    熙熙背抵著冰冷的墻壁,她蹲在那兒,整個人都有些瑟瑟發抖。

    會議室里司徒寒和軒軒的對話,她一字不漏的全都聽到了。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龍辰哥哥竟然會拿自己的安危來威協媽咪,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英國的倫敦,到處都有他們最美好最快樂的回憶,他寵著自己,愛著自己,還吻過自己。

    可在他做這些的時候,他卻還在背地里威協著媽咪,不……不可能的,她的龍辰哥哥,絕對不會是那么卑鄙的人。

    熙熙不愿意接受自己所聽到的,她搖搖晃晃的起身,木然的一步一步往樓梯口走去。

    淚水,模糊了熙熙的雙眼。

    她幾乎是用了半個世紀那么久,才又回到了1012的病房。

    床上,楊詩詩依然躺在那兒。

    熙熙挪過去,她緩緩的跪在床頭,伸手……輕輕撫過媽咪蒼白的臉,腦子里想的,全部都是楊詩詩雙掌滴血的樣子。

    “媽咪,是我嗎?是我把你害成這個樣子……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么……事情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熙熙喃喃低語,豆大的淚水滾落臉龐。

    她俯在楊詩詩的懷里,雙手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耳邊一遍一遍的道歉,一遍一遍的說著對不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熙熙虛弱的昏睡過去。

    ……

    半個多小時后。

    司徒寒回到病房,就看到楊詩詩依舊昏迷著,而熙熙則趴在床頭昏睡了過去。

    在熙熙的臉上,還掛著未干的淚痕。

    司徒寒眼底一沉,心口劃過尖銳的痛楚,他邁步走過去,心疼的抱起了熙熙,將她擱在了大床上。

    諾大的一張床,楊詩詩和熙熙都躺在那兒,兩個人是同樣的面容蒼白,同樣的傷痕累累。

    看著生命中最愛的兩個人變成這個樣子,司徒寒痛徹心扉,他的目光,癡癡的在兩人臉上來回凝視。

    不知不覺間,他的眼晴紅了。

    房間的空氣仿佛都感受到了他的悲傷,凝滯的氣流里是滿滿的哀傷和永無止境的絕望。

    司徒寒絕望,是因為手上的檢查單子,這是剛剛才出來的檢查結果。

    他給楊詩詩的腦部做了系統檢查,結果顯示,強大的電離磁場對楊詩詩的腦部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她大腦皮層的功能受到嚴重損傷,整個人陷入到深層的昏迷,對外界一切刺激沒有反應。

    一般在醫學上,這種情況會被稱之為“植物人”

    司徒寒真的不敢去想,如果詩詩永遠都不會醒,這輩子他要怎么過?

    他是國際上數一數二的泰斗級醫學科研奇才,可是現在他卻被深深的無助和恐懼包圍。

    從醫這么久,生死對于他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作為一個合格的醫生,絕不會因為誰的生死,而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冷靜,是醫生必備的職業水準。

    可直到這一刻,他才算真正的明白。

    他司徒寒不是神,他也有治不好的人,他也會感到害怕,他也會脆弱……

    司徒寒靜靜的佇立在床邊,任各種陌生的恐懼感將他淹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一個擔憂的聲音傳來,他才有些后知后覺的回神。

    和他說話的是海頓,他手捧著一疊檢查資料,小心翼翼的道:“董事長,我來帶少奶奶去高壓氧倉治療。”

    司徒寒抬眸,看到海頓身后站著好幾名醫護人員。

    他們個個面色凝重,垂著眼簾不敢看他。

    悲痛,再次從胸口漫延。

    司徒寒回眸,他不舍的深深看了楊詩詩一眼,這才彎身,親自抱著楊詩詩離開了病房。

    高壓氧倉,是治療急性腦損傷,腦水腫最有效果的一種方法。

    司徒寒親力親為,制定了楊詩詩專用的治療計劃。

    他心里很清楚,楊詩詩越早醒過來,才越有治愈的機會,昏迷的時間越長,希望就會越渺茫。

    所以,人生第一次,他在國際醫藥科研論壇置頂發貼,廣邀醫學界腦專家指導交流,并重金聘請這方面最權威的專家來給楊詩詩輔助治療。

    而楊詩詩陷入昏迷的事情,就像在蘇城扔下了一顆炸彈,瞬間……各大媒體報刊爭相報道,紛紛猜測著司徒少奶奶的遭遇。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