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656章真是太好哄了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656章:真是太好哄了

    哎喲!

    司徒熙心里咯噔了一下,忙擔憂的上前道:“讓奴婢看看吧,她好像氣血上涌,一時……”

    “滾開!”龍辰低低一吼,大手猛的揮開她。

    司徒熙一時沒有防備,就被他的力道甩的連退好幾步,她急急使力,才勉強穩住身軀。

    她錯愕的抬眸,對上龍辰的眼神。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啊,此刻……滿目蒼冷,全是怒意。

    他看向她的眼神,沒有半絲的溫度,有的只是冰冷,冰冷,更冰冷。

    “來人!”龍辰吼了一聲。

    嚇的司徒熙一個哆嗦,他看著她,聲音冷到不能在冷的道:“給本王拿下。”

    刷!

    原本安靜的宮殿,也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一大堆的禁軍,他們二話沒說,直接鉗制住了司徒熙。

    司徒熙沒掙扎,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她的眼前也一片空白,她唯一能看到的,僅龍辰那雙沒有溫度的眼。

    接著,她看到龍辰抱著高慧玉離開,腳步深沉,絕然。

    “走!”禁軍推了她一把。

    司徒熙踉蹌了兩步,她的龍辰哥哥……命人關了她?她現在深處在大牢里嗎?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司徒熙縮在地牢的一角,她雙手抱膝,仰頭看著那扇巴掌大的窗口。

    此刻,從窗口外透著陽光。

    大牢不冷,可她的心好冷好冷。

    這個時候她才意識到,她在龍辰的心里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他可以寬容的讓她睡他的臥榻,他也可以殘忍將她關入大牢。

    他可以在她假裝睡著的時候替她擦藥,他也可以生生將她的心摔在地上,踩兩腳,在棄之如敝履。

    司徒熙閉上了眼睛,冰冷從心底里滲出,在往四面八方涌去。她哪里是身置冬春交替之際?分明是整個人都泡在寒冬的積雪之中。

    冷,是她的知覺。

    痛,是她的知覺。

    她就樣縮在墻角,貼在墻角,環抱著自己,企圖能用冰冷的墻壁來溫暖自己。

    窗口的陽光錯開,他聽到了腳步聲。

    然后有人將飯菜擱在牢門邊道:“司徒姑娘,吃飯了。”

    她仿若未聞,一動也不動。

    陽光散去,一抹灰色從窗口透過來。

    又有人將飯菜放在牢房邊道:“姑娘,多少吃點吧。”

    她仍然不曾聽見,閉眼昏睡。

    夜,漆黑一片。

    天已經黑到看不見窗口在哪兒了,這時又是一陣腳步傳來,緊接著是火光通明,一抹修長的身影,倒印在她身上。

    司徒熙動了動,身體麻的不成樣子,眼睛也被晃的看不到來人的面目。

    她以手遮光,往牢門邊看過去,那抹修長高大的身軀,那襲尊貴的玄色長袍,那張……她魂牽夢縈的俊臉,就這樣猝不及防的出現在她面前。

    司徒熙心口一怵,她想起來,卻渾身酸麻,沒有知覺。

    “打開。”龍辰低語,牢門立刻被開鎖。

    他伸手,推開牢門,一步一步朝她走過來,在他身側,有兩個仆人為他舉燈照路。

    她仰頭看他,他垂目望她。

    四目相對,久久無言。

    最后,還是龍辰先開了口,他道:“為什么不吃飯?”

    司徒熙嚅了嚅嘴,垂下了眼,吃飯?現在給她吃麻藥外加金創藥都不能醫治她的心傷。

    龍辰緩緩蹲下了身子,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將司徒熙的小臉轉過來,對上他。

    “宮中是非之地,豈能容你口無遮攔?今日你犯了錯,若我不罰你,倘傳了出去,憑空會多出許多禍端,你可知道?”

    司徒熙一震。

    她不解的皺眉,盯著龍辰的眼睛。

    他的聲音輕輕柔柔,他的語氣不像是在生氣,他字里行間里似乎在……解釋?

    不光是司徒熙驚愕,就連跟在龍辰身后的水清斐也不敢置信的看著龍辰。

    六爺清冷,冷若寒空寡月。

    六爺淡漠,漠若冬日冰雪。

    他不曾為誰軟言相勸,更不曾因為任何事給過任何人解釋,可他卻對一個……一心爬上他床塌,且平凡又脾氣很不好的司徒熙,解釋了原因?

    水清斐再次看向司徒熙,心里不免對她多了幾分佩服,能抓住六爺心的女人,他原來以為只有高慧玉呢。

    司徒熙不是傻子,在最初的錯愕之后,她忙掙扎著坐著。

    “龍辰哥哥,你的意思是說……你剛才是故意讓人關押我,實際你根本沒有想要懲罰我的意思,對嗎?”

    “你說呢?”龍辰不答,將問題問了回來。

    他雖沒有直說答案,可他臉上盈著的笑容說明了一切。

    我靠,司徒熙暗自又鄙視了一下自己,剛剛還以為連麻藥都解不了心痛,現在飛的無影無蹤了。

    一股濃濃的甜意,盈滿她的全身,連她都受不了自己這份壓抑不住的歡喜了。

    她嘴角抽搐,她不愿意這么快就笑了,可她的嘴老不聽話了。

    一開口,就難以自制的往上咧。

    “呃,那個……”司徒熙掙扎著想站起來,試了幾次都失敗了。

    她很自然的就雙手抓住龍辰道:“先扶我一把。”

    龍辰微笑,大掌撐住她的手肘,稍稍使力就將她拽了起來,真輕啊。

    司徒熙靠在墻壁上,暗自緩解酸麻的腿部道:“看在你這么尊貴的身份,都來牢中和我道歉的份上,我原諒你了。”

    道歉?

    他僅是解釋好嗎?

    不過,看到眼前這個小女人臉上的笑容,龍辰感覺,如果她能笑,就算道歉也無防。

    他看到最多的就是她的笑顏,原本他以為她那雙眼睛長的不錯,但現在他感覺她笑的也挺好看。

    很純凈,很自然,不像他身邊的那些女人如此作做,他喜歡。

    “走吧!”龍辰朝她伸手。

    “咦?”司徒熙看著他道:“你要放我出去嗎?”

    “怎么?你認為這大牢會比我的臥塌舒服嗎?”

    “那肯定沒有,嘿嘿,我得確認一下,要是我沒弄清楚就出了這牢房,你又要治我一個越獄,我豈不是虧大了?走走走……”

    司徒熙邁步就往牢門外去,可腿一酸,她差點摔倒。

    好在她眼疾手快,雙手一抓,死死的抓住了龍辰長袍的一角,她的臉,也十分不雅的貼在了他的腰部和雙腿連接的位置。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