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748章永遠不要背叛我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748章:永遠不要背叛我

    可就是這樣美好的一個人,難道她對自己所說的一切都是在撒謊嗎?

    即是游醫,為何無人相識呢?

    而且她會失傳己久的懸絲診脈,這樣的醫術,一經現出,就會轟動江湖,又怎會無人識得她呢?

    喬英杰盯著龍辰的側顏,輕聲道:“主人,這幾年不太平,不管是東平還是北荒,都各懷心思蠢蠢欲動。”

    “屬下覺得,娘娘是跟著五殿下一起來的,有沒有這個可能……娘娘她……”喬英杰的聲音透著一絲猶豫。

    他頓了一下,后面的話沒有說下去。

    但他不說,龍辰還是懂得他想要說什么,他扭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喬英杰接觸到這樣的眼神,忙垂眸道:“主人,屬下也只是猜測,畢竟太子之位讓皇子們都虎視眈眈,五皇子和大皇子一母所生,他就是使些手段,也不奇怪。”

    司徒熙是龍佑凡使出的手段嗎?龍辰內心拒絕相信這種可能。

    他淡淡看了喬英杰一眼道:“本王心里有數,你先回去休息吧。”

    “主人,屬下去向皇上匯報東平邊界之事,明后兩日,就有可能走了,屬下不在,主人萬萬小心。”

    “嗯,本王知道!”

    “屬下告退!”喬英杰一甩衣袖,恭敬的單膝跪拜,然后一轉身,大步流星的往宮門外走去。

    喬英杰從涼亭里走出來,司徒熙一回眸正好瞧見了。

    她在一伸脖子,就又看到了涼亭里的龍辰。

    “龍辰哥哥!”司徒熙綻出一抹大大的笑容,揮舞著雙手就朝他奔了過去。

    龍辰微微揚起嘴角,靜靜看著她飛向自己,直到她沖過來摟住他的脖子,他才將手擱在她的腰間。

    司徒熙沒有留意他的冷淡,強烈的喜悅充斥在心間,她吧唧吧唧在龍辰臉上親了好幾口。

    這才道:“龍辰哥哥,早上父皇傳旨了嗎?要給咱倆舉行儀式對不對?”

    “不錯!”

    “哇,真的太好了,那我就可以成為龍辰哥哥真正的女人了,龍辰哥哥,到時候你幫我挑幾件儀式的服裝好不好?”

    “好!”

    “那龍辰哥哥要快點向我求婚哦,我要戒指,我要戒指好不好?”

    “好!”龍辰輕應,他始終保持著從容淡然,仿佛司徒熙的喜悅都與他無關那樣。

    他的冷淡,終是引起了司徒熙的注意。

    她抬起眼眸,看著龍辰黑耀石般璀璨的眸子,看著他眼底的平靜冰冷。

    她心口一怵,低聲道:“龍辰哥哥,和我成親……你不開心嗎?”

    龍辰回視著她的目光,那雙幽眸深深凝望著她,就像是想要望進她的靈魂里。

    過了許久,龍辰才道:“熙熙,你曾經說過,這輩子永遠不會欺騙本王,是嗎?”

    “對。”

    “永遠不會背叛本王?”

    “不會!”司徒熙堅定的搖頭。

    “你愛本王嗎?”龍辰低問。

    司徒熙眼圈一紅,低聲道:“愛,深愛!”

    “好,本王信你!”龍辰雙手一伸,將她緊緊摟在了懷里,他輕輕親吻著她的臉頰。

    他小聲呢喃道:“兄弟和你之間,本王選擇信你,熙熙,你記住,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和本王商量,本王永遠會站在你這一邊,但請你……永遠記住自己對本王的承諾,好嗎?”

    “龍辰哥哥,你怎么了?”司徒熙稍稍推開他,擔憂看著他的俊臉。

    龍辰低聲且堅持的道:“答應我,你永遠不會背叛我!”

    “我怎么會背叛你呢?”司徒熙認真的看著他,伸手捧著他的臉道:“龍辰哥哥,你聽好了。”

    “我司徒熙,自你救活的那日起,我的身體,我的心,我的靈魂,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就算全世界拋棄了你,我都會用生命守護著你,直到我死的那一刻。”

    龍辰微微一震,黑眸里的光芒瞬間被點燃,他眼底翻涌著感動,臉色也不似剛才那般冷凝僵硬。

    “熙熙,你永遠都是本王的!”龍辰低糜沙啞的聲音,動情的響在耳畔。

    緊接著他突的欺近了司徒熙,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捉住了她的嘴唇。

    司徒熙被他這種力道吻的一個踉蹌,她下意識的抓緊了他的手臂,被動承受著他的索取。

    她喜歡他薄唇溫軟的清香,喜歡他身上狂野的霸道,喜歡他親吻自己時那種強烈急迫的占有欲。

    她喜歡他,著迷瘋狂般的喜歡。

    哪怕是他的呼吸,都讓自己迷醉不己,她已經不愿意只停留在這樣的吻中,她幾乎有些失掉理智的伸手去探索他的身軀。

    突的!

    剛剛接觸到他肌膚的小手被按住,龍辰氣息不穩的停住了吻她。

    他含笑望入她迷茫的眸子,輕輕咬了她一口道:“總是這樣色急,一點也不像個女人,這是何時何地?怎可如此這般沒有節制?”

    啥米?

    司徒熙眨巴眨巴眼,她的理智早被他的舌頭給卷飛了,人家剛剛進入狀態,他就喊停!

    噢,天……這簡直抓心撓肝。

    “呃……”司徒熙暗自掐了自己一把,讓她能盡快的從這甜蜜的暈眩中恢復。

    一碰到龍辰,她的理智就和自個拜拜了,怎么說自個也是個女人,就算再急,也得裝的矜持一點嘛。

    反正也沒幾天了,忍吧!

    司徒熙咽了咽口水,不自在退后了一步道:“龍辰哥哥,那……那我去和秋云摘點鮮花去,我晚上想泡鮮花浴,好不好?”

    “好,晚上本王幫你。”

    “真噠?”司徒熙眼睛一亮,在接觸到龍辰眸子里的笑意時,她才意識自個又忘形了。

    “咳!”她忙收了收情緒道:“我先走了。”

    不等龍辰反應,司徒熙一路小跑的往臥閣奔去,她喲喝秋云拿過竹筐,急急的又朝宮門走去。

    直到快出宮門的時候,她一回頭,看到龍辰還在那兒凝望她呢,這不由讓她臉一紅,走的更快了。

    “娘娘,娘娘您慢些……”秋云抱著個竹筐,跑的踉踉蹌蹌。

    “我來拿吧!”司徒熙回頭走過去。

    秋云嚇了一跳,忙轉過去給了她一個背道:“不行不行,怎么能讓娘娘來拿竹筐呢,娘娘走慢些就好,奴婢可以的。”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