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912章兩相怨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912章:兩相怨

    龍辰品了品,咽下去微笑搖頭道:“很好吃,沒什么特別的味兒,母后不用怕,你嘗嘗。”

    “好,本宮可是看著你的面子才吃的哦。”皇后自己拿起了勺子,一個一個慢吞吞的吃著。

    待她吃完了,睡下之后!

    一群太醫仍然在宮院里埋頭商量著,看到他們臉色焦急的樣子,龍辰的心漸漸跌入到谷底。

    “主人,主人……”一道急切的聲音傳過來。

    龍辰一回頭,就看到赤憂從走廊的盡頭跑過來。

    “奴婢參見主人。”赤憂喜滋滋的行禮道:“主人,娘娘對您甚是思念,還望主人能抽時間去探望一下。”

    “熙熙?”龍辰眼眸浮起一絲激動,他忙道:“她是怎么說的。”

    “回主人的話,娘娘問您在哪兒呢。”

    “只有這些嗎?”

    “是啊!”赤憂點頭笑道:“娘娘是個內斂的,能問出這一句,已經很不容易了,主人快去吧。”

    她內斂?

    龍辰忍不住有絲失落。

    他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最初相識時,她那急色的樣子,還有平時衣著的暴露,她永遠和內斂二字無緣。

    不過,自己的確是要見一見她的。

    龍辰擰起眉頭看向臥殿處,心里惦念著皇后那不愈合的傷口。

    母親就是母親,不管她做錯了什么,但真是在危急的時刻,他依舊不能棄她與不顧。

    如若熙熙能救她,那母后感恩熙熙,或許就不會在加害她了。

    他或許想的天真,但……他只能如此。

    要是以后,母親能安份守己的在這永慶宮安度晚年,倒也是一樁好事。

    龍辰暗自嘆息,悄悄積攢著勇氣,然后……他邁步朝琉璃宮走去。

    當他悄悄來到琉璃宮的時候,司徒熙正坐在院中彈琴,玉珠般箜篌聲從她纖白的指間悠揚響起,她低低伴唱。

    綠紗裙,白羽扇,珍珠簾開明月滿,長驅赤火入珠簾。

    無窮大漠,似霧非霧,似煙非煙……

    靜夜思,驅不散,風聲細碎燭影亂。

    相思濃時心轉淡,一天青輝,浮光照入水晶鏈。

    意綿綿,心有相思弦!

    指纖纖,衷曲復牽連!

    從來良宵短,只恨青絲長,青絲長……多牽伴,坐看月中天……

    司徒熙的聲音,沙啞中透著一絲濃郁的憂傷,她呢喃輕唱,微風撫過她的發,她整個都散著無窮的誘惑,陶醉了宮院里外的所有的奴仆和侍衛。

    龍辰從來都不知道,她琴藝如此深。

    龍辰也從來都沒聽過,如此扣人心弦的琴聲,哪怕他曾經也震驚過她的琴藝,但今日他發現……那只是她的冰山一角而己。

    一曲停,心也似跟著驟停。

    司徒熙抬起眼眸,當她發現龍辰就在不遠處的時候,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表情。

    她只是沉默溫柔,坦誠安然的靜靜注視著他的眼睛。

    四目相對,彼此無言,時間仿佛就此凝結,誰也不愿意打破這短暫的美好。

    或許兩人的心里都很清楚,任何一方的開口,均不會是服軟或是道歉,傷痕還在,驕傲就還在!

    跟在龍辰身后的赤憂,她是個直腸子,沒有秋云的腦子,也沒有體貼的眼色。

    她看了看龍辰,又看了看司徒熙。

    她見兩個隔空對望沒完沒了,不由急急的上前,硬是抵了龍辰一把。

    并刻意壓低聲音道:“快去啊主人,發什么愣啊,難道還讓女人主動嗎?”

    龍辰擰眉,只得上前。

    他走過去,在司徒熙的面前停下來。

    他還沒有開口,司徒熙就先微笑,仰頭道:“太子殿下,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龍辰抿唇,他夜夜都來,也夜夜相伴,只是他點了她的睡穴,她不知道而己。

    她的笑容一如曾經那般燦爛,但這次笑起來卻很是讓他心痛。

    她的眼里根本沒有思念,至少,他沒看見。

    他的熙熙是個沒心沒肺的,他不相信她會掩飾自己的情緒,可這種不相信,反而像一把鈍刀般,一點一點凌遲他的心臟。

    她不想他……不如他一刻也離不開她那樣陷的深。

    他有些氣悶,也相當的不悅。

    龍辰臉色漸漸僵凝,他眼睛一瞇,這才傲然的開口道:“本王這次來,是有事相求!”

    “哦?”司徒熙挑眉,她笑了笑垂眸,輕輕撩動琴弦,冷然的道:“說來聽聽。”

    “去救母后!”

    “憑什么?”司徒熙彎唇。

    龍辰皺眉道:“她是炎龍國的皇后,也是我們的母后,為人子女,救治母親不是應該的嗎?”

    “呵呵……”司徒熙輕笑出聲。

    她仰起頭,伸手輕觸龍辰的下巴,壞壞的笑著,一字一句的道:“殿下看來是糊涂了,她是你的母后,和我有什么關系?”

    “司徒熙!”龍辰猛然抓住她的手腕。

    司徒熙笑容不減,任他抓著道:“不過,我也可以心軟一下下,去看看能不能救她,但我有一個條件。”

    “你想讓本王放了司徒一族?”

    “聰明!”司徒熙點頭。

    “你想都別想。”龍辰瞇著眼睛瞪她。

    司徒熙掙開了他的手,揉著泛紅的手腕,也說道:“你也想都別想,這里不歡迎你,請回吧。”

    轉身,不等龍辰離開,司徒熙便先行回房。

    龍辰不由握緊了手掌,他犀利的瞪著她的背部,他想追過去,但他的驕傲卻生生止住了他的腳步。

    片刻后……

    龍辰轉身,往相反的宮門而去。

    赤憂急的不行,她忙跟上去道:“主人,您將娘娘禁在宮中,還將琉璃宮劃為冷宮,娘娘心情不好也是應該的,你可千萬別生氣,您不能走啊。”

    “讓開!”

    “主人……”

    “滾!”龍辰眼眸深沉。

    赤憂心口一怵,她悻悻的嘟起了嘴,不情不愿的挪過身軀。

    龍辰直接越過她,沉著臉走出宮門。

    “這下完了,這可怎么辦呀!”赤憂嘆息,她聳起肩膀,轉身耷拉著腦袋回到臥閣。

    臥閣里的司徒熙,已經躺在了床塌上閉目,這幾日天氣陰沉,害的她也疲憊嗜睡起來。

    “娘娘!”赤憂走過去,趴在床前,語氣里滿是埋怨的道:“您這是做什么呀,好不容易殿下來了,您就稍稍服個軟,說不定這件事情就過去了。”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