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922章情敵的挑釁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第922章:情敵的挑釁

    司徒熙蜷縮在被子里睡著了,赤憂守在她的床塌邊,時不時為她掖掖被角。

    當聽到腳步聲靠近,赤憂抬起頭,看到龍佑凡和高慧玉時,她神色一僵,臉上瞬間浮起幾絲戒備。

    赤憂起身,目光冷沉的盯著兩人,不言不語,不跪不拜。

    高慧玉擰眉,冷聲道:“什么主子就教出什么奴婢,尊卑都不分了嗎?難道連見禮都不會?”

    赤憂眼中毫無懼意,她不客氣的道:“不好意思,我是太子暗侍,僅屬他所有,不必向任何人叩拜。”

    “你這個賤婢,竟敢頂嘴?”高慧玉沖到牢前。

    刷!

    銀光一閃,寒涼滲進肌膚,一把月牙彎刀,精準的環住了高慧玉半個玉頸。

    她一僵,臉色瞬變。

    赤憂低低冷語:“娘娘請自重,您在敢踏前一步,休怪奴婢彎刀無眼。”

    “你……你……”

    “赤憂,退下!”

    身后,一道虛弱疲憊的聲音傳來,司徒熙被吵醒,睡眼惺忪的揉著眉心,掀開被子下塌。

    似是一道風刮過!

    沒人看到赤憂是怎么收刀的,當高慧玉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返回到司徒熙的身邊,跪地為她穿好靴子,還體貼的為她披上外衣。

    這讓怒火中燒,忍不住恨聲道:“司徒熙,你好大的膽子,身為重犯,竟還敢燒炭取暖,錦被加身?”

    “有何不敢?”

    司徒熙還沒說話,赤憂直接就搶過話頭道:“炭是我燒的,被是我拿的,床也是我鋪的,太子殿下關押了娘娘不錯,但他沒有說過不許我做這些啊!”

    “尖牙嘴利,不識好歹!”

    “我看你才不識好歹,你這么想來天牢,改天這房間讓你唄?”

    “你……”

    “好了赤憂!”司徒熙扯過她,自行上前,目光看著龍佑凡,又掃了高慧玉一眼。

    龍佑凡恭禮,客氣的道:“見過太子妃,太子妃安康。”

    “五哥哥免禮。”司徒熙回以微笑。

    高慧玉睜大了眼睛,她不敢置信的回頭去看龍佑凡,驚聲道:“五殿下,你瘋了嗎?眼前這個女人可是重罪在身啊,你竟然依禮拜她?”

    “有什么不妥嗎?”龍佑凡英俊的面龐滿是冷凝,他道:“別說她沒罪,就算她當真有罪,也沒人剝奪她的封號,那她依舊是太子妃,拜她本就應當。”

    “你簡直是沒救了。”高慧玉鄙夷的搖頭。

    龍佑凡不理她,上前一步,隔著厚重的木柵,心疼的道:“熙熙,你還好嗎?”

    “很好,五哥哥放心。”

    “我會救你出去的,我會搜集證據,讓父皇給你作主。”

    “不必了五哥哥,若有人存心往你身上潑污水,你怎么證明都不可能會清白,我心知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別牽扯進來。”

    “熙熙……”龍佑凡疼惜不已,情難自禁的伸手,隔著木柵握住她冰冷的手掌。

    一年而已,她就像完全變了個樣似的。

    那風雪中還要到湖里找同伴的沖動女孩,那動不動就欺負落桑的女孩,那時不時就笑的很張揚的女孩,似乎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龍佑凡痛心呢喃,不由紅透了眼。

    要是當時他并不歸來,要是他能夠強大的在保護她一些,要是他直接帶她浪跡天涯,要是他霸道一些……或許此生她不必受這番苦難折磨。

    手掌被緊緊相握,司徒熙感受到他微微的顫抖,不由看向他,安撫般的又綻出一抹微笑。

    “你們真是夠了。”高慧玉直接推開龍佑凡,怒聲道:“你們眼里當真沒有爺的存在,公然眉目傳情,我一定會將此事告訴爺的。”

    司徒熙看向她,微笑道:“玉妃,你今日過來,莫非就是監視我和五殿下的?”

    “你還有臉問我?”

    “如何不能問?我和五殿下清清白白,不怕你監視,請便!”

    “你……你們還當真是厚顏無恥。”高慧玉轉身,瞪著龍佑凡道:“五殿下,太子妃你看過了,麻煩你行個方便,我有幾句話想和她說。”

    龍佑凡擰眉,不悅的看了看高慧玉,又不放心的看了眼司徒熙。

    “五哥哥,你去吧。”司徒熙平靜的看著他,淡然低語。

    她心知,高慧玉肯定是來挑釁的,若是不將自己損個夠,她又怎甘心離去?

    為了讓她早點走,那就得早點聽她說話,省的眼見心煩。

    龍佑凡接觸到司徒熙的目光,只得不情愿的退到了遠處。

    高慧玉冷笑:“太子妃真是了不起,五殿下對你情深意重,連場合都顧不上了,你的魅力不容忽視啊。”

    “呵呵!”司徒熙低笑,淡然的道:“我知道了,原來你是來夸我的,妹妹繆贊了,我可不敢當。”

    “你的臉皮也太厚了,傳聞熙妃衣著暴露,貪好男色,和身邊的侍衛都有一腿,不知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被太子給拋棄的?”

    司徒熙挑眉!

    面對她的羞辱,她面色很是淡然,輕輕一笑后,她優雅的環起手臂靠在木柵上。

    她看著高慧玉,語氣難掩慵懶的回應道:“沒想到妹妹竟這般崇拜我,看來你獨守空房的夜晚,都在臆測我是怎么貪好男色的?”

    “你真是不要臉……”

    “你要臉嗎?”司徒熙反問,輕笑道:“你說我貪好男色,可我怎么聞到一股子泡在醋里的酸騷味兒?”

    “司徒熙!”高慧玉氣的怒吼。

    “我在!”司徒熙掏了掏耳朵。

    她抱怨道:“干嘛這么大聲,好像被我猜中了惱羞成怒似的,你我都是狼,又何必裝羊呢?”

    “高慧玉,你使盡手段,不也是想爬上太子的床上嗎?我就不信了,難道你天天幻想的,只是純潔的躺在太子身邊,談人生,談理想到天亮嗎?”

    看著她壞壞含笑的眉言,聽著她技巧的辱罵,高慧玉氣的心都在抖!

    她握拳,又松手……繼而又握拳……又松手。

    接著她再度握緊拳頭,冷冷瞪著司徒熙。

    她極力的壓抑滿腔的怒火,露出一絲猙獰的冷笑道:“司徒熙,你可知……你現在早已經沒有了囂張的本錢。”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