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980章這一刻的溫存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龍佑凡站起身,和落桑一起駐足望著那消失在飄雪中的身影。

    落桑忍不住道:“爺,八皇子好像很不高興呢!”

    龍佑凡擰眉,忍不住嘆息了一聲,若自己是他,也不會很高興吧?畢竟他也有著皇族的血統,卻要承擔上一輩人的仇恨。

    真是可憐!

    “落桑,吩咐下去,若是八皇子在來賞梅,為他備下酒菜,不要虧待了他。”

    “是!”落桑輕應一聲,他忍不住又伸長了脖子往龍瑾瑜消失的方向張望。

    龍瑾瑜踩著積雪,一路往自己的宮院而去,雪落在他的肩頭,鉆進了他的脖子,他絲毫未覺。

    寒風割在他的臉上,似是在撕扯著他的心。

    他滿心滿腦子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龍辰要登基了!

    憑什么?

    他害死了自己的母妃,奪走了自己的一切,他張狂高貴,飛翔在陽光下,卻逼的他狼狽茍活,永遠活在他的陰影之下。

    父皇啊父皇,你這得有多偏心?

    你此時交付皇位,可是防備兒臣?

    龍瑾瑜彎起嘴角,他綻出一抹苦澀又冰冷的笑容,他停住了腳步,伸手接住了飄落的雪花。

    雪花落在他的指甲,他輕輕揉碾,任雪碎成一灘水漬,看來……他是得提前動手了。

    父皇,這是你逼孩兒的。

    “來人!”龍瑾瑜低喚一聲。

    自他身后人影一閃,兩名黑衣暗侍單膝跪在地上,低頭默等著命令。

    “發鳳天印令,召舊部老臣,明日夜里,本王要與他們一聚。”

    “是!”兩人齊聲一應,閃身又消失在風雪里。

    龍瑾瑜駐足,他抬頭看著朝堂大殿,眸子里透著的冰冷,似要將這整個皇宮,凝成一堆冰霜。

    ……

    夜,幽冷安靜。

    司徒熙躺在床塌上等著龍辰,一更過去了,龍辰還沒有歸來,二更過去了,龍辰還不見身影。

    將近三更,司徒熙見龍辰還沒回來,便打發赤憂下去休息,她自己鉆到被窩里等著他。

    炭爐火旺,房內暖意融融。

    司徒熙昏昏欲睡,她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可卻更快的陷入到了夢境里。

    她能清楚的知道這是夢,可卻身不由己的睜不開眼,也醒不過來。

    夢里,她看到皇宮亂作一團,宮婢太監哭叫逃竄,龍瑾瑜一身盔甲,他騎著高頭大馬,劍指朝堂。

    司徒熙嚇的去尋找龍辰,可紛亂的人群里,哪還有龍辰的影子?

    遍地血色,火光沖天,奢華至極的皇宮,一時間猶如人間地獄。

    “熙熙……”她似乎聽到了龍辰的聲音。

    司徒熙忙環顧四周,煙霧彌漫下,她逐漸被模糊了視線。

    “龍辰哥哥,龍辰哥哥……”司徒熙狂奔急吼。

    “熙熙,熙熙你醒醒。”耳畔龍辰的聲音越加清楚,她感覺有人搖晃自己的身軀。

    司徒熙努力睜開眼睛,眼前放大的俊臉讓她有著一瞬間的失神,她怔怔望著他,聲音似是卡在了喉嚨里。

    “醒了嗎熙熙?你做夢了!”龍辰坐在床沿邊,伸手撫去她頰邊的發絲,心疼的聲音透著絲絲沙啞。

    “龍辰哥哥?”

    是真實還是夢境,司徒熙有些分不清,她眨著眼睛,努力梳理空白的大腦。

    龍辰綻出一抹微笑,他傾身,狠狠吻住了司徒熙的嘴唇。

    溫溫熱熱,軟軟濕濕的唇畔貼過來,帶著一種酥骨的電流,還伴著那抹熟悉的氣息,讓司徒熙漸漸回過神來。

    一吻結束,司徒熙咬了咬嘴唇。

    微麻又痛的感覺傳來,她瞬間清醒。

    “龍辰哥哥,你回來了?”司徒熙低呼一聲。

    她連忙撐起身體,伸出雙臂緊緊攀上龍辰的脖子,她的力氣很大,拽的龍辰半個身體都壓向她。

    “嗚……壞蛋,你怎么這個點才回來?擔心死我了,赤憂說你三日后登基,我真擔心那些不支持你的人給你使絆子。”

    “對了!”司徒熙忙又稍稍推開他道:“沒人為難你吧?那個八皇子,他有沒有什么異常的?”

    司徒熙臉色凝重,聲音盡是擔憂。

    從頭到尾,龍辰都只是微揚嘴角笑著,他享受著司徒熙的關心,一身的疲憊也盡數退去。

    “傻瓜。”龍辰捏了捏她的臉,出聲安撫道:“你懷有身孕,別這么緊張。朝堂大臣支持本王的多,八皇弟沒有參加生辰宴會,他也沒有為難本王。”

    “那就好,那就好!”司徒熙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落了回去。

    她靠向床頭,揉了揉眉心。

    “累了嗎?以后不要傻傻的等本王回來,你要保證睡眠,小星星才會健康。”

    龍辰柔聲低語,大手悄然撫上司徒熙的腹部,順勢他還把腦袋也貼了過去。

    一頭墨發散落,刷過司徒熙的腹部,惹來她的蘇癢。

    “哈哈!”司徒熙忍不住笑出聲,她雙手隔開龍辰的臉龐,弓背躲著他道:“你干嘛,很癢的。”

    “本王想聽一聽。”

    汗!

    司徒熙無語的笑道:“有沒有搞錯,小星星才三個月,剛剛扎根發芽,你暫時是聽不到她的。”

    “不管,本王想聽!”龍辰按住了她的手,霸道的再次貼過去。

    司徒熙繃緊身軀來抵抗他輕觸的癢。

    她看到龍辰嘴角微笑,看到他滿足的感受著孩子的生命,臉上那種幸福的表情,讓她忍不住淚目。

    感動洶涌著漫上心田,司徒熙漸漸放松了身體。

    她抓著龍辰的手,輕輕擱在她的腹側,低聲道:“能聽到嗎?”

    “能!”龍辰的聲音有絲沙啞。

    司徒熙失笑:“騙人!”

    龍辰睜開眼睛,他滿眼都是柔柔的愛意,呢喃道:“本王可以感覺到她,很清楚!”

    司徒熙眼圈紅了,她怔怔的沒有說話。

    龍辰又閉上眼睛,再次貼上腹部去聽,大手還忍不住輕輕在她腹部游走。

    司徒熙看著他,又思考起他三日后的登基,看來,為了防止無常的政變,她只得把秘道的事情和他說了。

    “龍辰哥哥!”司徒熙雙手輕順著他的黑發。

    龍辰閉目,懶懶輕應:“嗯?”司徒熙嚅了嚅嘴,神色有些遲疑,她應該怎么向他解釋自己發現秘道的事情呢?一定得合理才行!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