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986章安撫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龍煜瞪大了眼睛,憤怒的道:“你什么意思?你在懷疑本王的生育能力嗎?”

    “微臣不敢。”喬英杰忙低頭。

    可從他那忍不住低笑出聲的樣子來看,他分明就是在鄙視他,這讓龍煜的臉,不由有些燒的慌。

    “你……好樣的。”龍煜伸手對他空點了幾下,甩袖離去。

    喬英杰笑望著他的背影,沉默搖頭,他也邁步,急急往宮外趕去。

    傍晚!

    琉璃宮的浴房內。

    司徒熙坐在水晶雕砌的暖池邊,她雙腿輕輕滑著熱水,時不時還彎身撩起水流,撫潑在自己的肩頭。

    細膩雪白的肌膚晶美潤澤,那淡淡的煙霧升起,印的她雙瞳朦朧,她漂亮的五官被絲絲水氣沖刷的很是妖媚,漂亮的眸子更是迷離。

    龍辰進入浴房,看到的就是這副血脈噴張的畫面。

    他漆黑的眸子瞬間幽暗,一股火流直沖向腦海。

    彎起嘴角,龍辰緩慢的解下衣衫,他輕輕的動作并沒有驚擾到司徒熙。

    待他衣衫退去,他悄然滑入水池,沉到了池下最深處。

    暖水輕晃,溫柔輕拍著水晶池沿。

    突的!

    從水底伸出一雙大掌,猛然就抓捉住了司徒熙的腳踝,那雙大手微微使力,她整個人就跌落水中。

    “啊!”司徒熙驚叫一聲,雙手拍打著水面。

    可下一秒,有力的手臂攬過她的腰,直接將她抱在懷里,絕美俊帥的面容從暖水中浮出,驚的司徒熙張大了嘴。

    只是,她還沒來的及說話,黑影罩下,溫潤的唇貼上她的小嘴,狂烈的磨搓著她的軟溫,帶著不容反抗的霸氣。

    “唔……”司徒熙氣息全亂,心跳如雷般敲擊著她的胸腔。

    不知是熱氣彌漫,還是她身體的熱血奔流。

    總之她臉燙的不像話,一股渴望從心底竄起,讓她忍不住輕哼出聲。

    火苗被點燃,火勢瞬間失控。

    借助著水的浮力,兩人扭纏相擁,激烈卻又小心翼翼的愛著彼此。

    浴房內,久久回蕩著愛的氣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司徒熙累的昏昏欲睡,她迷朦的感覺到龍辰在清理戰場,也迷朦的感覺到他為她裹上衣服。

    但當她從失神中真正緩過來的時候,還是龍辰抱著她返回到臥閣,將她擱在被窩里的時候。

    “龍辰哥哥!”司徒熙嚶嚀一聲,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龍辰微笑,溫潤的吻,又落在她的眉梢眼角。

    愛意彌漫,司徒熙很是幸福的承受著他的疼愛,直到兩人搓了一會,抱了一會之后。

    她才懶懶開口,揚著沙啞性感的聲音道:“恭喜你,你成功登基,成為了炎龍國的皇帝了。”

    龍辰失笑,大手輕輕撫過她散落的長發,低聲道:“你這話聽在我的耳里,為何這般憂傷?”

    “哼。”司徒熙朝他皺鼻道:“皇帝都是三宮六院的,你是不是要充實后宮了?”

    “好酸的醋味。”龍辰戳了一下她的眉心道:“你知我的心意,除你之外,再不會有別人了。”

    司徒熙心口一甜,那莫名的醋意瞬間消散。

    她紅著臉,偷偷看了他幾眼道:“真的嗎?就算你成了皇帝,你也沒想過在娶別的妃子?”

    “熙熙。”龍辰輕握她的雙手。

    緩緩的,他將她的手擱在了自己的心臟處。

    他的目光盯著她,一字一句認真的道:“我知道你的忐忑。你不必害怕,我答應過你,一年之后就隨你離開,絕不會食言的。”

    司徒熙眼眸一紅,感動的看著他。

    她嚅了嚅嘴,語帶哽咽的道:“對不起,我……我不應該懷疑你的承諾,可我就是害怕,皇帝這個位子,擁有最極致的權力,財富和所有所有的一切,我怕……怕自己重要不過那座龍椅。”

    “傻瓜,沒有什么能越過你,龍椅再好,不及你的一角,相信我,我們會回去的。”

    龍辰雙手捧著她的臉,額頭觸及她的額角,聲音沉啞,充滿感情的呢喃輕語。

    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來。

    司徒熙也伸出手臂回擁著他,兩人不在說話,久久抱在一起,傾聽著彼此的心跳。

    “叩叩叩!”臥閣外,突的傳來一陣敲門聲。

    緊接著赤憂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道:“皇上,太后和太皇太后駕到,此時正在偏廳等候。”

    司徒熙一僵,忙松開了龍辰道:“母后和皇奶奶來了,你快去吧。”

    “來。”龍辰扶起她。

    “我不去。”司徒熙實在不想去應付這樣的客套,皇后已經成了皇太后。她不喜歡皇太后,皇太后也不可能喜歡她,何必去兩看相厭呢?

    可龍辰并沒有依著她,反而拿過衣服,徑直幫她穿著。

    他道:“朕登基為帝,這是第一次拜見母后和皇祖母,你馬上就要冊封為皇后,應該有的禮儀還是不能少。”

    “一定要去嗎?”司徒熙垮著臉。

    “乖!”龍辰安撫的吻了她一下。

    “必須要去嘛?”司徒熙最后做著無謂的掙扎。

    “你說呢?”龍辰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無奈,司徒熙只好隨他起床,兩人換上了新的衣衫,這才并肩一同來到了偏殿。

    顯然,這太后和太皇太后是等的久了,兩人的臉色都很是不悅,看到龍辰和司徒熙進來,臉色就繃的更緊了。

    還不等兩人進來叩拜行禮,太皇太后就冷著臉道:“辰兒,你雖己為帝,但皇家禮儀不能忘,下了朝堂的第一時間,你不給皇祖母拜禮,還得我這個老婆子親自己登門,成何體統?”

    “辰兒,還不快給皇祖母認錯?”雪靈寰拼命的給他遞著眼色。

    龍辰側身,小心翼翼的扶過司徒熙,兩人一同跪下后,他才揚聲道:“孫兒叩見皇祖母,皇祖母萬福金安。”

    “呵,還真是勉強啊。”太皇太后別過臉,很不領情。

    司徒熙忙仰臉,她溫和一笑道:“皇奶奶,您千萬別生氣,龍辰哥哥剛才還念著去看您呢,這不……我們剛要去,您就來了。”“龍辰?”太皇太后冷眸一厲,猛的一掌就拍在了桌子上道:“大膽熙妃,你竟敢直呼皇上名諱?”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