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009章人心隔肚皮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這時,龍辰低沉緩慢的聲音傳來道:“皇祖母,請恕辰兒不孝,不能聽從您的吩咐。”

    龍辰拒絕的很堅定,也很徹底。

    太皇太后完全不能相信龍辰會當面拒絕她,明明她都已經如此盛怒了呀,難道還對他造成不了任何一點威脅嗎?

    這樣的認知,讓太皇太后有些抹不開這個面兒。

    她咬牙道:“好,你可真是哀家的好孫子啊,你以為你讓瑾瑜給你當侍衛,就能將他踩在腳下嗎?你以為皇奶奶這么逼迫你,當真是為了瑾瑜嗎?”

    “哀家的一片好心,竟被你當成了驢肝肺,你堂堂一個帝王,剛剛登基就命瑾瑜為侍衛,如此沒有容人之量,這讓天下人如何看你?你的龍椅還如何坐的穩?”

    太皇太后聲音一轉,苦口婆心一臉痛心的樣子。

    龍辰的聲音再次響起,他不疾不徐的解釋道:“皇祖母的愛惜之心,辰兒又怎會不知?但皇祖母,您誤會了孫兒的意思。”

    “孫兒讓瑾瑜當侍衛,并沒有想踩他的意思,更沒有殘害手足的想法。皇祖母您也知道,瑾瑜想要在朝堂站立腳跟,就必須拿功績服人。”

    “皇祖母,請問……八弟有何功績?”

    太皇太后微僵,她瞇眸……聲音仍是不滿的道:“哀家也說過,讓你封他一個逍遙王,讓他無憂無慮的了此一生,豈不是更好?”

    “這是瑾瑜的意思嗎?”龍辰的聲音透著一絲冷笑。

    “什么?”

    “呵呵!”龍辰揚聲道:“在辰兒的心里,瑾瑜就是我的弟弟,無關東平之亂,無關身份地位,我看到的,只有血濃于水。”

    “瑾瑜身為八皇子,他身上流著皇家的血,便注定這一生無法平庸度日,但他的身份又不容他立于朝堂,但……如果他能表明自己對炎龍的忠心呢?”

    太皇太后愣了愣,她不太相信的看著龍辰。

    片刻后才道:“辰兒的意思是……你這么做是在幫他?”

    “當然,要不然皇祖母認為朕為何要將他放在身邊?朕不知不合適嗎?朕不知會引起流言揣測嗎?”

    “但那又如何?朕不在乎別人的目光,朕只希望八弟可以在朝堂闖下一些功績,如此有了臺階之后,朕自會給他名符其實的王爺位置。”

    “你說的,可是真的?”太皇太后盯著龍辰,就似是想要將他看透那般。

    龍辰毫不畏懼的與她對視,他漆黑的眼眸波瀾不驚,除了平靜,就是平靜。

    太皇太后的臉色這才緩和些,她點頭道:“好,既然辰兒這么說,那哀家自然是信你的。”

    “辰兒,和瑾瑜相對,哀家更為看重你,你是一國之君,哀家如此這般,也是想你的位子能坐的穩一些,但……”

    “既然你想扶持自家兄弟,哀家自然是支持的,家和萬事幸,特別是在皇家,任何的風波都可引來大禍,你可懂奶奶的一片苦心?”

    龍辰揚眸,微微彎起了嘴角道:“孫兒當然明白,否則又何必給皇祖母解釋?”

    “好,那就好,那哀家就放心了。”太皇太后微笑著,她似是相信了龍辰的話。

    她站起身,撲了撲衣角道:“人老了,稍一折騰就有些困倦,哀家就不擾皇上處理政務了。”

    龍辰也忙跟著起身,他恭敬揖禮道:“孫兒恭送皇祖母。”

    “嗯!”太皇太后應了一聲,轉身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向房門。

    司徒熙微驚,她忙尋了個房柱躲了過去。

    吱嘎!

    房門被打開,太皇太后面無表情的走出來,她彎身上了軟轎,數名婢女和轎夫,抬著太皇太后緩慢遠去。

    龍辰也跟著走出了書房。

    他看著太皇太后的轎子消失在宮門,原本掛在嘴角的笑意也跟著漸漸隱去。

    他的臉色僵沉下來,目光森冷的像是要結上一層冰。

    龍辰站在那兒,望著太皇太后離去的方向駐足很久,之后他轉身,他正要走回書房,眼角的余光卻看到一抹衣角。

    龍辰眉頭一皺,他冷冷揚聲道:“朕已經看到你了,出來。”

    司徒熙愣了一下,不是吧?

    她忙將衣角收了收。

    這時,龍辰的聲音再次響起道:“朕給你三個數的時間,若你不想走出來,朕不介意幫你一把。”

    “一……”

    “二……”

    “噢咦!”司徒熙跺腳,她嘟著嘴從房柱后走了出來,看向龍辰的眼神也滿含幽怨。

    龍辰擰眉,面色不悅的也回盯著她。

    當他看到司徒熙小臉凍的通紅,在看她靴子上沾的雪痕時,目光就更冷了。

    他一個大步走過去,手掌抓住了司徒熙的小手握住,一把又攬過她的肩膀,半推半扶的將她弄進了房。

    “那個……我并不是故意來偷聽的。”司徒熙感受到他的慍怒,忙出聲解釋。

    龍辰瞟了她一眼,將她給按在了軟椅上,他提過火爐,撥旺了火苗。

    一股熱浪襲來,她頓時渾身都暖和了。

    司徒熙也不客氣的直接伸出了小手,她一邊烤著火一邊道:“龍辰哥哥,我剛才給雪姒治眼睛,你知道她告訴我什么嗎?”

    龍辰無聲的加著煤,掃了她一眼,仍然沉默。

    見他沒有接話的意思,司徒熙自顧自的又道:“龍辰哥哥,你絕對想不到的,雪姒告訴我,她說等我生下小星星,我們一家三口就可以回去了。”

    加煤的手一頓,龍辰錯愕的抬眸看著她。

    “嘻嘻,很震驚吧?我當時聽到的時候,也是有些做夢的感覺呢,但雪姒說她看到了,她還說我是生了小星星回去的呢。”

    龍辰沉默不語,他神色復雜的凝望著司徒熙,看著她眼角飛舞的笑容,他好像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停在她笑,而他又能永遠守護她的一刻。

    可是他心知,這才是夢……這是這輩子永遠也圓不了的夢。

    想起她會和孩子一起離開,想起他會灰飛煙滅甚至沒有來世,他就心痛到無法呼吸。

    “龍辰哥哥,你……你怎么了?”看到他通紅的雙眼,司徒熙似是當頭被澆了一盆冷水,那種興奮和喜悅,瞬間化為狂烈的不安。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