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026章突來的變故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事出緊急,皇上當真有了對策?喬英杰仍然很不放心的看向龍辰。

    龍辰微微點頭道:“實際上,在幾日之前,朕便接到軍探密信,朕已經命人前往調查,相信很快就會有回復了。”

    “皇上幾日前就已經知道了?”喬英杰又驚了一下。

    不過,轉眼他便放心了,跟在龍辰身邊這么多年,他為人謹慎,心細如發,若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應不能如此淡然。

    喬英杰看向龍佑凡,龍佑凡也朝他悄悄點頭,這更是印證了他的想法,這也讓他徹底放下心來。

    叩叩……

    而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一個暗侍模樣的人走進來,他沉默的遞給了龍辰一個絹紙條。

    那是信鴿傳來的消息,龍辰打開看了一眼,頓時眸子冷唳。

    “皇上,有什么緊急情況嗎?”龍佑凡不放心的追問。

    龍辰看了他一眼,伸手將那紙條遞到了龍佑凡的面前。

    龍佑凡接過來,他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幾行字,上面是這么寫著的。

    “八王爺府上特使,勾結東平武將,廢潼關處,入牧民居。”

    “天哪,竟然是……龍瑾瑜?”龍佑凡不敢置信的呢喃道:“皇上如此優待他,他竟一定要將過往重翻一遍嗎?”

    龍辰冷冷揚起嘴角,他瞇眸道:“看來,他是一定要和朕清算這筆帳目了。”

    龍佑凡和喬英杰均是一震,兩人頗頗相視。

    “好了,你們先回去吧,具體事宜,稍后朕會親下密旨。”龍辰似是疲憊的揉了揉眉心。

    龍佑凡心疼的看著他,作為皇家子弟,他心里非常清楚,龍辰對龍瑾瑜已經是給出了最大的寬容。

    可惜有些人,那塊堪比石頭一樣硬的心,是怎么都暖不熱的。

    龍佑凡和喬英杰再次相視,他們知道龍辰的心里不好受,便什么也沒有說,默然退出了書房。

    書房中只余下龍辰一人,周圍的靜寂讓他的心情越發沉重。

    他心里早就知道,龍瑾瑜試圖顛覆朝綱這是遲早的事,他之前暫時穩住了他,也成功的給自己爭取了和時間。

    他不怕叛變,他在心里早已經有了萬全的準備。

    她只是擔心司徒熙受到驚嚇,看來……是時候將她送至雪山避一避了。

    “清斐!”龍辰低喚。

    殿前人影一閃,水清斐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恭敬的低聲道:“主人。”

    “傳朕急令,命莫老和師父一同前來,先將皇后娘娘帶至雪山,就說是朕的命令,讓皇后去雪山為未出世的小靈女祈福。”

    “是!”水清斐應了一聲,他轉身……正打算要離開。

    可不曾想,門外突然傳來赤憂驚慌失措的聲音,她人還未到,聲音便早早傳了過來。

    “皇上,皇上不好了,皇上……”

    呯……啪!

    書房的朱門被猛的推開,赤憂白著臉跑進來,她上氣不接下氣的急聲道:“皇后娘……娘,被太皇太后命人強行帶走了。”

    “你說什么?”龍辰噌的一下子站起來。

    他二話沒說,一個箭步沖出去,急奔琉璃宮而去。

    琉璃宮與長春殿相鄰,沒幾分鐘,龍辰便沖進了臥閣。

    只見……

    司徒熙的臥塌上,錦被凌亂的堆在一邊,在床邊,還有一本古籍掉落在旁側。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龍辰別過身,聲音就似是凝結著一層冰霜。

    赤憂忙上前,她哽咽道:“奴婢該死,近日娘娘胎動頻繁,奴婢便去太醫院抓些安胎的藥,可回來之后就看到娘娘被太皇太后的侍衛給請上了軟轎,奴婢跟上去想問清原由,卻被轟了回來。”

    “皇祖母!”龍辰眸光如冰,他一轉身,急步奔往雙喜宮。

    雙喜宮中!

    太皇太后似是早就算準龍辰會來,她換上了久違的正裝,一手執杯,另一手執著杯蓋,輕輕滑動著水中的茶葉。

    在她的身側,太上皇端坐在那兒,他一臉冷意,沉默著端坐在那兒,不言不語。

    而在太上皇的身后,一襲白衫的龍瑾瑜站在那兒,他身上仍是那件濕衫,打濕的發絲垂在額角,更添幾縷邪肆。

    雙喜殿上,站在長殿兩邊的,是數十名佩刀的侍衛,氣氛有些緊張,靜默中又帶著絲絲詭異。

    “皇上駕到!”隨著公公尖細的揚聲,一道挺拔俊美的身影直接走入大殿。

    是龍辰!

    他一臉冰霜,目光如刀,絲毫不掩眸中的殺氣,直接道:“皇祖母,請問朕的皇后到底犯了什么錯?需要你用侍衛將身懷六甲的她請過來?”

    太皇太后挑了挑眉頭。

    她看向太上皇,一臉不高興的道:“看到了嗎?這就是你選的帝王,怎么?我這個皇奶奶還沒有入土呢,你就看不到我的存在了嗎?不跪反來質問我,龍辰,你的孝道何在?”

    龍辰瞇眸!

    他目光冰冷的將大殿掃了一圈,他沒有看到司徒熙,這讓他整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聽到太皇太后的話,他沉默,微曲膝,拜禮道:“孫兒叩見皇祖母,兒臣叩見父皇!”

    “呵!”太皇太后冷哼一聲,涼涼的別過眼。

    倒是太上皇,他臉色極為不好的道:“辰兒,司徒熙涉嫌毒害太皇太后之事,你怎么看?”

    “呵,是嗎?”龍辰冷挑眉頭,他直接站起來道:“敢問皇祖母,您如何得知司徒熙要毒害您?您又有何證據。”

    “怎么?哀家難道會冤枉她不成?”太皇太后面露不悅。

    她一個眼色掃過去,在她身邊的婢女,立刻將幾副藥包遞到了龍辰的面前。

    龍辰垂眸,看了一眼那些中藥,目光又定在太皇太后的臉上。

    太皇太后攏了攏發,淡淡的道:“事情是這樣的,近日陰雨連天的,哀家舊疾復發,胸口悶到窒息,瑜兒那孩子孝順,得知情況后便來探望哀家。”

    “這是他給哀家帶的草藥,是司徒熙給開的藥方,你知哀家也是稍等醫理的,看了那藥方就覺極有問題,便召來太醫分辨,這才發現她的歹毒心腸。”立在一邊的太醫,早就瑟瑟發抖了,聽到太皇太后一說,他忙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