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0盡53章趕盡殺絕
    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辰兒,你有什么不舒服的都告訴母親,太醫都在守著呢,讓他們來給你看看。”雪靈寰溫柔低語。

    “是啊辰兒,你身體不適,怎么不告訴父皇呢?父皇以為你有計算,便一直由著你,卻不想竟是害了你。”

    太上皇愧疚的聲音傳來,他一個眼色,身邊的太醫忙上前為龍辰診治。

    龍辰卻似是對周圍的一切毫無所覺,他仍然怔怔的看著那霞光。

    “什么時辰了?”龍辰開口,聲音啞的不像樣子。

    雪靈寰忙端過一碗水,遞到他嘴邊小心翼翼的喂著他道:“黃昏了,辰兒睡了好些時日,可把母親擔心壞了。”

    龍辰微怔,已經這么久了嗎?那……熙熙她,現在怎么樣?

    想到司徒熙,龍辰忙撐著坐起身體,除了一些虛弱之外,他似乎并沒有什么不適。

    雪靈寰見他起身,忙緊張的扶著他。

    太上皇也急問太醫道:“怎么樣?皇上病情如何了?”

    太醫恭敬的放下了手,眼含笑意的松了一口氣道:“太上皇請放心,皇上貧血的癥狀已經大大緩解了,只要定時服用這種補血的藥品,細細調養,應該沒什么大礙。”

    “那就好,那就好……”太上皇喜形于色,連連應聲。

    就在這時,房門突的被推開,婳嫻急急走進來。

    她恭敬的道:“稟太上皇,太后娘娘,天空突顯異像,霞光普照,似同……同,皇上出生時那般模樣。”

    “什么?”太上皇和太后同時驚聲。

    兩人相視一眼,正想要走出去看個究竟,可身體被人猛的一推,兩人晃了一下,才發現龍辰竟下了床,搖晃著奔出了廳殿。

    殿外,熙熙攘攘的堆滿了人。

    天空中,萬縷彩霞飄浮,群鳥歡鳴,一派祥瑞之色,可不就是龍辰出生時的那般情況?

    “怎么會這樣?”太上皇擰眉道:“皇室似乎沒有這個時辰要出生的孩子吧?”

    他說著,回過頭來看向雪靈寰。

    雪靈寰臉色白的不成樣子,她整個人微微顫抖,連同著嘴唇也在顫抖,她沒有說話,那份靜寂終是引的龍辰回頭。

    龍辰看到她這個樣子,腦袋一蒙,難道是……熙熙嗎?

    想到極有可能是司徒熙的時候,龍辰忙一個箭步沖出去,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身影已經完全消失在宮門外。

    “辰兒!”雪靈寰嚇的肝膽俱碎,這種天像雖和龍辰出生時差不多,但若是生女,便是一種朝堂更替的征兆。

    靈女的天象只可能有霞光,是絕不會有群鳥盤旋的,只有一代帝王的誕生才會有群鳥,自古沒有女帝,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帝王要換了。

    是誰?

    到底是誰會替代了她的辰兒?雪靈寰雙腿一軟,身體不由晃了晃。

    看她差點栽倒在地上,太上皇忙扶著她,那雙大手的碰觸,也讓雪靈寰猛的回過神來。

    這時她才意識到龍辰跑出去了,她第一個想法就是龍辰去找司徒熙了。

    如果司徒熙生了靈女,龍辰剛剛對的產生的厭煩又會消失,說不定就是因為司徒熙要帶走龍辰,才會導致朝堂的變更。

    不,誰都不能阻止她辰兒的帝王命。

    想到這兒,雪靈寰不顧一切的追過去……

    “靈寰!”太上皇擰眉叫了一句,可雪靈寰的心里哪里還有別的聲音?她急急登上了軟轎,就朝著天牢的方向追去。

    司徒熙被關押在天牢里,龍辰肯定也是到那里去找她。

    在雪靈寰的催促下,抬轎的腳夫不敢有半絲停歇,一路小跑的往前沖去。

    許久之后,天牢總算近在眼前了。

    雪靈寰等不到轎子停穩,她便急急的從轎子里走出來。

    “皇上在里面嗎?”

    獄卒看到是太后,忙恭敬的低頭道:“皇上已經離開了。”

    “離開了?他去了哪兒?”

    “這個……奴才們也不知道,但看皇上離開的方向,好像是去了太皇太后的雙喜宮。”

    雙喜宮?雪靈寰臉色急變,她忙又坐上了軟轎,一路向雙喜宮奔去。

    雙喜宮!

    當雪靈寰到達的時候,就聽里面傳來嘩啦啦瓷器破碎的聲音。

    緊接著,太皇太后怒吼的聲音傳來道:“夠了,你的眼里還有我這個皇奶奶嗎?司徒熙膽大包天,越獄而逃,哀家還沒有抓她問罪,你倒是好,竟以為是哀家找人劫走了她嗎?”

    雪靈寰心口一縮,她急急奔過去,顧不得禮儀,沖進房中急聲道:“母后請息怒,這絕非是辰兒的本意啊,他剛剛醒來,腦子一時糊涂,臣妾這就將他帶回去。”

    一轉身,雪靈寰對上的卻是龍佑凡的錯愕的臉。

    “怎么是你?”雪靈寰驚喊。

    龍佑凡忙俯身拜禮道:“兒臣叩見母后,母后萬福金安。”

    “辰兒呢?辰兒他不在這兒嗎?”雪靈寰嚇的臉色都白了,如果龍辰不在這兒,那他去了哪里?

    龍佑凡忙應道:“回母后的話,兒臣看到天顯異象,心知皇室有子嗣降臨,除了晨熙皇后,皇室并無其它人會在此時臨產,可晨熙皇后卻失蹤了。”

    “母后,皇上醒了嗎?”

    太皇太后忙起身道:“靈寰,可是辰兒醒了?”

    雪靈寰看了看龍佑凡,轉眸又看了看太皇太后,她盯著太皇太后,突的沖過去道:“司徒熙在哪里?她到底在哪里?”

    太皇太后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

    她畢竟也是年紀大了,雪靈寰這么沒輕沒重的一搖,她頓時天旋地轉。

    侍候在太皇太后身邊的宮女見此情景,忙上前扯開了兩人。

    “你到底把司徒熙藏到了哪里?”雪靈寰仍然叫囂著,她慌到絕望的吼道:“你可知……司徒熙若是還活著,天下必將易主,炎龍又將朝堂更替,她就是個禍害,她不能留,絕對不能留啊!”

    “母后!”龍佑凡忙死死按住她,同時對于她的話也心升怒意。

    他大聲道:“晨熙皇后為皇室生下小靈女,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兒臣真的不明白她做了什么?母后您非要對她趕盡殺絕嗎?”“你懂什么?”雪靈寰猛的甩開了他的手。夜讀庫m.yeduku.c o m无错阅读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