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楊詩詩司徒寒 > 第1112章殘情
    海紅愣了一下,繼而反應過來,臉上頓浮一片喜色。

    她連連點頭道:“對對對,兩人過去就有一腿,現在還不是分分鐘舊情復燃,小姑姑,你真是太厲害了。”

    “呵……”蒼雨陰冷一笑,想到齊迪安在自己面前囂張的樣子,一把無名火就在心中越燒越旺。

    ……

    蘇州中心街。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內,齊迪安正對著視頻和亞德里恩說著酒業推廣的進度。

    視頻中的亞德里恩穿著一套藍白相間的病人服,此時正半靠在病床上。他靜靜聽完齊迪安的匯報,笑意盈盈的道:“迪安啊,爸爸幸好還有你,你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取得如此厲害的成績,實在是讓爸爸驕傲,相信有你在,我們亞德家族的危

    機,肯定可以闖過去。”

    齊迪安精致的小臉,依舊是沒有半絲表情,只是疏離客氣的道:“爸爸放心,我定會全力以赴。”

    “噯,對了迪安,聽說你救了一個叫司徒軒的人?”視頻中,突然走入一個中年女子。

    她身形窈窕,穿著性感的半透明黑紗睡裙,涂著艷紅色指甲的雙手,搭上了亞德里恩的肩膀,動作輕柔的按著。

    齊迪安表情依舊冷漠,只是輕應道:“是的媽媽,碰巧路過。”

    “司徒軒……這名字怎么就這么熟悉呢?”

    齊迪安淡然抬眸道:“是司徒家族的大少爺。”

    “噢……喲……”中年女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她驚聲道:“不會是司徒寒的兒子吧?”

    “嗯,就是他。”

    中年女子立刻就笑了:“我說聽這姓氏這么熟悉,司徒家族的產業遍布全球,他的財力更是富可敵國,迪安,你對他有救命之恩,不如讓他幫你推廣一下生意?”

    亞德里恩一聽,雙眼也爍爍生輝。

    他忙接過話道:“對對對,要是能得司徒家族的支持,那足以我們應對任何變故了。”

    “爸!”齊迪安終是嘆息一聲道:“我救他只是舉手之勞,而且我與他并不相熟……”

    “我可聽小雨說,他都追了你一個多月,是你不肯同意。”中年女子出聲打斷了齊迪安的話。

    齊迪安的臉上,終是浮起了一絲不悅。

    她冷冷抬眼道:“媽,保羅可是您內定給我的未婚夫!”“那又怎樣?”女人眉頭一挑,語氣陰沉的道:“本以為他對我們亞德家族能有幫助,可沒想到幫派動蕩,他不但沒出上力,還差點就連累了咱們,人往高處走,迪安,你可

    以兩個都吊著,反正也不急,等咱們危機一過,誰有能力,你就嫁給誰唄。”

    齊迪安的雙手不由緊緊握著,她隔著屏幕冷冷道:“爸,你也是這意思?”

    “呃,呵呵……”亞德里恩不自在的笑笑道:“淑容,這樣不太好吧?”“哎喲老公!”女人嬌柔的推了他一把,聲音透著一絲哭腔道:“你看你就知道慣著她,她是我身上掉下的肉,難道我不疼她嗎?但大局為重,你也不想亞德家族百年基業,

    就這么轟然倒塌吧?”

    “可是……這……”亞德里恩為難的看著齊迪安。

    齊迪安壓住心頭奔騰的怒意,淡然道:“我知道了媽媽,我會按您說的做。”

    “這才是我的好女兒,迪安,別怪媽媽狠心,媽都是為你好,畢竟……現在這個家是媽在撐著,媽也會累,也需要家人的支持,不是嗎?”

    女人說著,眼底晶瑩著淚花,好一副心酸艱難的模樣。

    齊迪安“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她。

    伸手她按掉了視頻,雙手撫額支撐在桌面上。

    她纖長的五指不由自主抓住自己的長發,整個人都因怒意而微微顫抖。

    “叩叩叩!”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齊迪安一怔,抬頭看到青盞站在門口。

    “進來吧!”她長長一嘆,坐正了身子。

    青盞拿著一份報紙走進來,臉色凝重的道:“小姐,蘇城晚報剛剛登了司徒軒遇襲案的調查結果。”

    齊迪安眉頭皺了一下,拿過來翻看著。

    只見報紙的頭版頭條,登著一排七八張相片。

    報道是這么寫的:蘇城晚報訊,關于三日前司徒軒夜間遇襲事件,警方高度重視,緊急成立了專案組,對監控路段提取了證據,目前已初步確認嫌疑人七名,均為法國人,系法國黑道組織

    重要成員,現己發布a級通輯令,如有知情者,請于方警官聯系!

    在頭條的最下方,還寫著兩串手機號碼。

    齊迪安看完,緩緩收緊五指,眼底一片幽冷。

    青盞小聲道:“小姐,我從網絡下載了一段事發的監控,您看這些人手臂隱約可見狼頭刺青!”

    齊迪安看過去,只見無聲的視頻上,數人正在兇狠的圍毆司徒軒。

    閃著寒光的鋒利刀尖,一刀又一刀刺進他的身體里,在他的身后,還有一個小胡子的法國人,用手肘用力擊打他的后腦。

    司徒軒奮力反抗,踉蹌沖出來,正遇上一輛滿載的大卡車呼嘯而過,他反應迅速的巴住了車沿,才堪堪逃過了迫害。

    而這幾個外國人,更是攔車追趕,其中伸手攔車的男人,手腕處清晰可見狼頭刺青。

    看來,她們在高架橋附近救了司徒軒,應該是他體力不支,在這個路段從車上掉下來了!

    齊迪安沉默,她目光冷沉的盯著視頻上露出狼頭刺青的男人。

    在法國,但凡有接觸過黑市的人,都聽過黑頭狼這個勢力,這完全就是一個要錢不要命的殺手組織。

    只要錢給的到位,不管事情有多危險,他們絕對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接了。

    而她在幾年前也曾遇襲,恰巧也看到了手腕紋狼頭的黑衣人。

    齊迪安的腦子里浮出一個人影,當下握著報紙的手,就攥的咯咯作響。

    青盞愣了一下,驚道:“小姐,難道是……夫人她……”

    看著齊迪安蒼白的面容,她接下來的話并沒有說完,可就算這樣,齊迪安也明白她想說什么。

    她抬眸,小臉滿布著滔天的恨意。一字一句的道:“青盞,新仇舊恨,我或許應該好好的和母親大人算一算了。”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