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戰少,一寵到底! > 第1961章 1961 深不可測
    “桐桐,你來了!我去給你倒茶!”

    看到韓雨桐到來,向思琴臉上全是愉悅的笑意。

    韓雨桐只是回以她一抹淺淡笑意,進了房間后,她下意識往四周掃了眼。

    “你現在不能喝濃茶是吧?那我直接給你倒溫水吧。”來到不遠處的飲水機前,向思琴依舊自言自語。

    福州酒店,這地方韓雨桐還是第一次來。

    外面看起來并不怎么起眼,沒想到一個房間而已,面積居然這么大。

    說是房間,倒不如說是一室一廳的豪華總統房。

    韓雨桐來到一旁沙發坐下,看著向思琴在那里忙前忙后。

    倒了水,又拿了一大袋水果去洗,等她再次回到大廳,已經是十分鐘之后的事情。

    對于她態度忽然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韓雨桐也只是看在眼里,沒多說半句。

    “我們向氏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難,需要秦少爺來幫忙。”

    韓雨桐看自己的眼神,向思琴自然也注意到,在她對面沙發坐下,她臉上始終掛著一抹笑意。

    “既然你是他的未婚妻,現在有事需要我來幫忙,我肯定也會義不容辭。”

    韓雨桐抿了抿唇,沒多圍繞這話題多說:“剛才在電話里,你說有新的發現,到底是什么發現?”

    “對,你等等。”向思琴應了一聲,立即從自己身旁的包包里拿出幾張照片。

    “戴龍這個組織,不知道你聽過了沒有?這些就是戴龍的記號,他們一般紋在手臂上。”

    韓雨桐把照片接過,認真看了起來。

    這個標志,她之前在王諸那里也見過,她自然認得出。

    當然,戴龍這個名字,王諸也和她提起過。

    “你的意思是阿紫的死,和戴龍有關?”

    只是一個小小的女傭而已,怎么可能會引起這么大的一個組織注意?

    向思琴點點頭:“有這樣的可能,不過,他們的目的是什么,我暫時也想不透。”

    “又或者,他們選擇對阿紫下手,純粹只是個人恩怨,和戴龍沒有關系。”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韓雨桐看著向思琴,臉色微微變了變。

    “我查到她直接和一個戴龍的人接觸過,當時還發生了一點小爭執。”

    說著,向思琴再次從包包里拿出好幾張照片。

    照片里,阿紫被一個男人爛在小巷子里,看得出來她很抗拒,也很生氣。

    “照片上的男人叫李浩,很喜歡撩一些夜間單獨出行的女孩子。”

    “那天阿紫剛好放假,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飯,回去的路上遇到李浩。”

    “據那里的監控錄像來看,當時兩人還吵了起來,吵的特別兇。”

    “最后李浩離開的時候,特別的生氣,第二天阿紫就出事了。”

    韓雨桐沒說話,幽深的目光依舊落在照片上,認真打量。

    “覺得我不會這么好心幫你?”見韓雨桐久久不說話,向思琴挑了挑眉。

    韓雨桐回視著她,臉上沒任何多余的表情:“嗯。”

    向思琴沒因為她的誠實而生氣,反倒淺淺一笑,笑意那份無奈,韓雨桐也看得清楚。

    “在這之前,我或許還會因為沂南選擇你,而感到很不服氣,時刻想著和你斗。”

    “不過,現在不會了。”她淺吐一口氣:“我下個月就要訂婚,是爸爸安排的。”

    “他說這樣做都是為了向氏,你應該聽過政治婚姻吧?”

    韓雨桐沒說話,依舊安靜等著她述說。

    向思琴深吸一口氣,拿起一旁的水果刀,開始小心翼翼切起了蘋果。

    “其實,說真的,我真的特別特別的羨慕你,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可那又能怎樣?我根本沒得選擇,只能任由父母來安排。”

    把裝著被她切好的水果的盤子推到韓雨桐跟前,向思琴臉上早已恢復了剛開始的笑意。

    “吃吧,都說懷孕之后多吃水果有益。”

    韓雨桐還是沒說話,也沒有叉起蘋果的意思。

    “放心,我再怎么不堪,也不會對孩子下手。”

    “他可是沂南的親生骨肉,我就不怕對他下手,沂南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

    “我對沂南的在意,你應該很清楚,我不會冒這樣的險。”

    “向小姐,你想太多了。”韓雨桐淡淡丟出幾個字,拿起小叉子叉了一小塊蘋果,放進口中。

    解釋越多,越會讓人產生懷疑,這么簡單的道理,向思琴難道不懂?

    “如果說阿紫的死只是因為那晚的事情,李浩應該不至于將她全家滅口才是。”

    一邊吃著蘋果,韓雨桐一邊分析:“這里頭是不是還有什么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向思琴抿唇,搖了搖頭:“這個暫時還沒查到,我調查到的信息也就只有這些。”

    “知道你緊張這個案子,所以,我今天才約你出來當面聊聊。”

    “為什么不能直接在電話上聊?”韓雨桐目光重新落回到向思琴臉上,話語平淡。

    “隔墻有耳,或者你對戴龍這個組織并不是十分了解,他們里面厲害的人太多。”

    “要是我們直接在電話里聊,他們很有可能監聽得到。”

    確實,正如向思琴所說的,韓雨桐對戴龍這個組織的了解并不多。

    今天之前,只在王諸那里聽說過一點。

    反正按照王諸所說的,戴龍這個組織真的深不可測。

    “除了這些,不知道向小姐還有沒有查到其他的消息?”

    向思琴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已經讓人想辦法把李浩引出來。”

    “引出來?”韓雨桐看著向思琴,眼神復雜。

    “嗯,找了一個男的化妝成女生。”說起這事,向思琴明顯很為自己的計劃感到十分滿意。

    “你剛才不是說戴龍的人都很厲害嗎?”這么厲害的人,警覺性通常也不低。

    “他們是厲害,可我派出去的人也不賴。”

    韓雨桐點點頭,心里似在琢磨著什么。

    “桐桐,你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情想不通?”見韓雨桐不說話,向思琴試探性問道。

    “只是想快點把背后的兇手找出來,還阿紫他們一家一個公道。”

    “放心吧,有我在呢。”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