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皇甫少卿歐陽皓騫 > 第1460章 素質
    “是有一點。”雨說著聳了聳肩。

    錢這東西,對他來說,還真不缺。

    千可可卷了卷舌,然后一臉興味地看著他,“那,是不是也送我幾件呢”

    “我的整個人都已經是你的了,這還需要送嗎”雨一臉驚愕地問她。

    “這怎么說來著,沒有到手的東西,那都是不真實的。”

    千可可說著喝了口水,看著他的眼神,說不盡的玩味。

    雨點頭,“看來,我要把這些個東西,給一一擺到你床頭才行。”

    “為什么擺床頭啊”不懂就問,這才是好學生。

    “讓你一睜眼就能看見,好有歸屬感。”雨繼續往嘴里送著食物,說得很是一本正經。

    “你這人,真的太討厭了,我只是開玩笑而已,你還當真了啊”千可可對他,那是真的無語了。

    雨笑看著她,“夫人的話,不敢不重視。”

    “這個覺悟很好,要繼續保持,知道嗎”千可可說著伸手過去,摸了摸他的頭。

    “女人,我不是孩子,你這是母愛泛濫了嗎”雨抬眸,瞪了她一眼。

    “不啊我這是才夸你呢。”千可可說著,把盤里吃不完的肉,叉到了他的餐盤里。

    雨對此,眉宇一鎖再鎖,“你就吃這么一點兒嗎”

    “嗯我要減肥。”說著,捏了捏自己的臉,感覺圓潤了不少。

    “要瘦成排骨嗎可先說了,我可不想樓著一個骷髏睡覺。”雨好像,很不贊成她減肥。

    “意思是,你想摟著一頭豬嗎”千可可懟了回去,反正比起胖得像豬,她倒是更傾向于骷髏多一些。

    “如果你變成了豬的話,我還真不介意。”雨對她的挑釁,很是輕松地化解了。

    這讓千可可特別的郁悶,端起水杯,一個勁地灌著自己水。

    可惡的家伙,竟然說她是豬,哼看她再搭理他就怪了。

    所以,在回程的時候,她直接對他來了個一問三不知。

    “是去醫院看爺爺,還是直接回家”雨感受到了她的低氣壓,小心翼翼地問。

    “醫院。”千可可悶聲地來了句,手拿著手機,不停地在發送著信息。

    而跟她聊天的那個人,便是千峻熙。

    千可可說完,把手機鎖屏,放到了自己包包里面去。

    “還在生氣呢”雨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所以語氣帶著討好的意味。

    “沒生氣。”但接著在心底補了句,那是假的。

    “嘴都要翹上天了,還說沒有生氣。”雨把車子,停了下來,前面正好是紅燈。

    一對老夫妻,手牽著手,正從他們的面前走過。

    老太太的手腳,好像不太利索,老爺爺一邊著急地看著紅燈,一邊護著她。

    “這應該就是愛情最好的樣子吧”千可可發出了一聲贊嘆,對于雨剛剛的揶揄,并沒有給出回應。

    “我們以后也會這樣。”雨說著,深情地看了她一眼。

    千可可皺眉,嬌嗔地來了句,“我還在生氣呢。”

    “知道,所以我這不正在哄嗎。”綠燈亮起,但雨并沒有馬上啟動車子,而是等那兩個老人完全通過斑馬線。

    身后,傳來了不耐煩的喇叭催促聲,但雨恍如未聞一般。

    “這些人,真是的,好沒素質。”千可可說著轉身往后面看去,但因在車子里,所以視線有限。

    “所以,我們不跟他們一般見識。”雨啟動車子,朝前開去。

    后面有一輛車超過了他,可能是氣憤等待的那么十幾秒吧竟然故意別了他們的車一下。

    “這人,會不會開車啊”千可可被驚嚇了下,還真的是,社會百態,什么樣的人都有。

    “怒路癥而已,”雨很是云淡風輕,心情絲毫不受影響。

    今天,可是他結婚的大好日子,一定要保持著舒暢的心情才行,否則就剛剛那人的挑釁行為,他非要追上去讓對方認識一下,什么叫做交通規則。

    “真想揍他一頓,讓他知道,什么叫安全意識。”千可可氣憤地道。

    “就你嗎”雨還真沒有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竟然有如此暴力的想法。

    “不啊不是有你在嗎我為什么要動手。”千可可說得,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雨點了點頭,“看來,我就這一點用了。”

    “知道就好,所以,別輕易的惹我生氣。”千可可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其實,她也沒真正生氣,只是小傲嬌一下而已。

    女人嘛尤其是被寵愛的女人,就是有作的資本,反正不管怎樣,都有老公扛著,礙不著任何人。

    “不敢。”雨笑了笑,拐了個彎之后,車子便進入了仁伈醫院的大門。

    千可可第一個推門下車,但卻被雨給叫住了。

    “你自己上去可以嗎”

    “你呢不上去嗎”千可可詫異了下。

    “嗯有事要辦。”雨點了點頭。

    “好,那你注意著點安全”千可可不是那一種喜歡黏人的類型,所以,并沒有強求他陪自己上樓。

    “會的,再見”雨沖她揮了揮手,然后倒車離開。

    千可可站在那看了會,這才往進入了醫院。

    不曾想,剛好碰見了要離開的艾狄。

    “艾助理,你這是要回去了嗎”千可可沖他,頷首了下。

    “不,我下來買點東西。”艾狄回了她一個笑容。

    千可可點頭,“哦是嗎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

    “不用了,謝謝”艾狄拒絕了她的熱情,然后快步離開。

    千可可抿了抿唇,也就沒有多想,便進入了電梯。

    抵達樓層之后,發現花千語正坐在病房外的長椅上,

    低頭想著什么。

    “花姐姐。”千可可輕喚了她一聲。

    “哦可可啊吃完飯了嗎”花千語的目光,往她的身后看去,感覺是在找人一般。

    而好像明白了她的心思一般,千可可很快便有了回答,“吃過了,雨有事情要忙,便沒有上來。”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了,他怎么沒有跟著一起過來。”花千語輕嘆了口氣,很低很低,但千可可還是聽到了。

    “發生什么事了嗎”千可可關心地問。

    “鷹城那邊,發生了點事情。”花千語一臉的凝重,感覺這事,讓她特別在意。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