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宋伊人宮凌夜楚銘堯 > 第638章 我從沒喜歡過她,我只喜歡你
    身后,有人問洛天祺:“小兄弟,你還坐不坐”

    洛天祺反應過來,沖人搖頭。

    于是,電梯門關閉,緩緩下行。

    烈筱軟這才意識到什么,轉身,去按下鍵。

    只是,剛剛按下,手臂就被人從身后拉住,洛天祺的聲音傳來,有些輕:“小軟妹,你是過來看我”

    烈筱軟的喉嚨頓時一緊,可她沒有轉身:“沒有。”

    “我看到你從電梯里出來。”洛天祺堅持。

    “我哥在樓上,我從他病房下來。”烈筱軟解釋:“我沒有看顯示屏,以為這是一樓才會出來。”

    她的解釋太過合理,洛天祺眸底的光一點點暗了下來。

    不過片刻,他又道:“正好我要下樓,你陪我走走吧”

    他做了手術,已經躺了一天一夜,醫生說可以適當活動一下。他拒絕了護工的相陪,卻沒料到會遇見她。

    正好旁邊的電梯到了,洛天祺拉著烈筱軟走了進去。

    里面還有別人,二人都沒說話,沉默著往下。

    因為已經是夜晚,過了中秋的天氣,帝城已經頗冷。

    烈筱軟緊了緊外套,目光一瞥,意識到洛天祺穿得有些少。

    她走了兩步,望著外面撲面而來的風,道:“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洛天祺的目光落在了前面的座椅上,忽而想起,如果那天他和她在醫院邂逅,她說出她喜歡他的時候,他追了過去,現在會不會就有了不同的結局

    他看向大廳里的那排座椅:“我們去那邊坐坐”

    烈筱軟點了點頭,隨著洛天祺去那邊坐下。

    沉默了一會兒,洛天祺開口道:“你哥怎么在醫院”

    “他受了點外傷,沒事。”烈筱軟簡單解釋。

    洛天祺望著身旁女孩的側臉,默了默:“小軟妹,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烈筱軟沒答話。

    “我當時要結婚,只是以為那晚的人是她,以為她有了我的孩子。”洛天祺又道:“但是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她,我只喜歡你。”

    烈筱軟的手指,微微蜷縮了一下。

    心頭仿佛升起了一道光,卻又在光亮要照遍心底的時候,升起了一個疑問。

    他這么說,是因為她為他做的那些事吧

    畢竟,她清晰地記得,那天夜里,他叫的是他前妻的名字。

    見烈筱軟不說話,洛天祺伸手,將烈筱軟的手拿過來,放在了掌心:“小軟妹,我沒有說謊。其實這兩個多月我想得很清楚,我的確喜歡上你了”

    他應該是大病初愈,所以掌心還有些涼,可是,觸感卻依舊清晰地烙印在她的手上。

    烈筱軟至始至終都沒說什么,她想,或許她已經原諒他了,只是,到底還有幾分意難平。

    “小軟妹,等我出院。”洛天祺道:“我會證明給你看。”

    恰巧這時,洛天祺的手機響了,是護工打過來的:“洛先生,醫生說您只能稍微走一走,現在得回病房了”

    洛天祺嗯了聲,直接掛了電話。

    一旁,烈筱軟聽到了內容,快速將手抽走:“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還要上班。”

    “嗯。”洛天祺站起來:“我送你。”

    他都這樣還送她烈筱軟覺得心臟好像被什么莫名的情緒一撞,隨即,她快速道:“不用了,有朋友來接我。”

    說罷,她已經快步離開。

    朋友洛天祺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口中泛起苦澀。

    是遲驚羽嗎

    他其實一直想問她,她和遲驚羽到底怎么樣了,只是,一直沒有勇氣開口。

    當晚,賀晚霜是在烈淵沉病房睡著的。

    第二天,烈筱軟過來的時候,賀晚霜出去給烈淵沉交費,回來時候,就覺得小腹有些脹痛。

    她的例假,最近來得很不穩定,有時候兩三個月都不來,有時候一來要來十天。

    想起之前聽同事說,這家醫院中醫有位大夫看這方面不錯,賀晚霜便進了病房,和烈筱軟打了聲招呼,去了醫院的中醫科。

    那邊人有些多,她排了一會兒隊這才到了她的號。

    賀晚霜坐下,將手伸過去,說明了自己的情況。

    醫生今年應該有五十多歲了,他給賀晚霜診了一會兒脈,臉上的表情微微凝重:“姑娘,你宮寒很重啊”

    賀晚霜聽了,心頭咯噔一聲:“醫生,宮寒重的話會怎樣”

    醫生看了一眼賀晚霜的病歷本,然后道:“你現在還很年輕,我看也還未婚,但是,以后的事情也得考慮啊。因為以你現在的宮寒情況,將來是很難要孩子的。”

    賀晚霜的睫毛輕顫了幾分:“那我現在開始調養的話呢”

    “可以試試。”醫生開始寫藥方。

    等他寫完,賀晚霜又問:“醫生,那我吃了藥是能改善些嗎”

    “我先調理你的例假吧”醫生避開賀晚霜的話題:“先調好了例假,以后再調別的。”

    賀晚霜徹底覺出了味兒來:“醫生,是不是我即使調好了例假,可能也很難懷孕”

    醫生敲了敲桌面:“雖然理論上是這樣,但是,一切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賀晚霜心頭忐忑,捏著方子出來的時候,和一個中年女人錯身而過。

    她走了兩步,發現自己的包還忘在了診室,于是,又折回去拿。

    而恰好,診室里兩人的對話傳入耳畔。

    “醫生,您看我是不容易懷孕嗎為什么我要了一年的孩子還沒有呢”

    “你身體沒有問題,不用給自己壓力。順其自然,就會有了。”

    “醫生,我之前有個孩子沒了,這個沒關系嗎”

    “沒事,又不是所有的流產都會造成不孕不育。”醫生說到這里,感嘆了一句:“你比之前一位病人好多了,她之前流產后應該是受了寒,寒氣入體,再好的中醫也調養不好。”

    “哦哦,我當時流產保養得挺好的,謝謝醫生啊,那我就放心了”

    女人說著,起身。

    而恰好,看到了門口走進來的賀晚霜。

    賀晚霜快步過去,拿了包,見到女人已經離開,她終究還是問了出來:“醫生,您剛剛說的,是我嗎”

    醫生臉色稍微有些尷尬,雖然沒有說話,可是那個表情,讓賀晚霜瞬間懂了。

    她拿了包,快步離開。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