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成烈唐笑 > 第1212章 我有悔
    但在季曉茹看來,自己更近似于一個稱職的特別護理,一個不需要對方下達指令便能將對方照顧得很好的特護。

    因為真正的默契是心靈上的交流,譬如她好幾次看到,唐笑與裴遠晟兩人坐著聊天,聊著聊著停下來,兩人看著對方微笑。

    這樣才算是默契吧。

    為什么當初笑笑沒有在成烈之前認識裴遠晟呢

    倘若笑笑沒有認識成烈,先認識了裴遠晟,那么,會不會一切都不同

    要是笑笑一開始就和裴遠晟在一起,那么自己也就不可能喜歡上裴遠晟了。

    那么笑笑也會快快樂樂的和裴遠晟在一起,那么她也可以踏踏實實地和陸晨曦在一起

    季曉茹想多了,會變得有點魔怔。

    她總是想,如果一切可以回到最初,可以重新開始就好了。

    她從前總以為愛一個人是不會后悔的。

    可如今她悔不當初。

    愛裴遠晟太痛苦了。

    而且,她的愛,還害慘了裴遠晟。

    這份愛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她陷入了深深的后悔與自責之中。

    這似乎又是另一個惡性循環

    因為她一旦開始后悔自責,就會帶來焦慮。

    一旦開始焦慮,她又會產生那股摧毀一切的欲望。

    偌大的房間內,光線昏暗,僅有沙發旁的一盞小小的落地燈亮著。

    為了避免影響裴遠晟休息,她將燈光調到了最暗。

    她坐在沙發上,做在那盞昏黃的落地燈旁,卻像是一只被燭火灼燒著的飛蛾。

    她感到自己透不過氣來。

    不由得朝床上投去一瞥

    裴遠晟呼吸平穩,看樣子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醒來。

    她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明明只是枯坐著,胸脯卻起伏不定,呼吸急促不安。

    不能再呆在這個房間了。

    再多呆一分鐘,她都要窒息了。

    她用一只手掐著另一只手,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緩緩地從沙發上站起來。

    她踩著拖鞋,就要從這個令人喘不過氣來的房間內離開。

    就在這時,床上熟睡的裴遠晟忽然發出一聲低喃。

    “別走”

    剛剛離開沙發幾步,此刻正背對著裴遠晟的季曉茹不禁猛然愣在原地。

    他在叫她嗎

    他不希望她走

    他其實是需要她的

    她心中一片狂喜。

    她掉轉頭,眼睛幾乎射出光亮來。

    她望著他心想,只要他不要她走,她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他半步

    然而,緊接著,病床上那個熟睡的人再次發出了微弱的聲音:“笑笑別走。”

    “”

    季曉茹的心從萬丈懸崖邊跌落。

    那跌落的過程如此的漫長,漫長到,她整個人站在那里,卻真切地感受到了不斷下墜的失重感。

    與此同時,她的心臟也仿佛干涸的土地一樣,一寸寸地龜裂開來。

    人真是奇怪,有時候明明心臟都裂開了,臉上卻開始下起了雨。

    她的眼淚如同滂沱大雨般瘋狂灑落。

    而這一切的發生,都是悄無聲息的。

    大概裴遠晟永遠都不會知道,在某一個夜里,季曉茹曾經站在床邊這樣哭過。

    她的眼淚甚至在她腳下的地毯上暈開了小小的一片。

    那是她終將消逝的愛情。

    她茫然地哭了一會兒,意識到再哭下去,有可能會被突然醒來的裴遠晟看到,于是用僅存的理智,決定讓自己離開。

    于是她像一截木頭樁子一樣,緩緩緩緩地,將沉重的身軀挪了出去。

    她來到門外,反手拉上門,靠在墻上失去了所有力氣和勇氣,眼淚再一次滾滾落下。

    這時她聽到輕微的腳步聲,抬起頭,朦朧的視線中,是西裝革履、梳著大背頭的慕子豪。

    他依然是沉靜而禮貌的,眼中沒有一絲驚奇,就如他以往任何時刻一樣。

    季曉茹想說些什么,但也不知道該從何解釋,又或許,慕子豪這樣的人,對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意外,也從來不需要解釋。

    他遞出一塊深藍色的手帕給她。

    季曉茹沒有道謝,用那張手帕蓋在了自己臉上

    她實在是不愿意讓人看見自己這個丑樣子。

    慕子豪靜靜地站在一旁,一言不發,像是在等待,又像是一種無聲的陪伴。

    不論怎樣,季曉茹都是感激他的。

    她也說不清楚為什么感激。

    很奇怪,她一方面不想有人看到她的狼狽,另一方面,卻又不想在傷心欲絕時孤身一人。

    人都是矛盾的。

    她哭了很久很久,大約是她這輩子哭得最長久、最有韌性的一次。

    在最后一滴眼淚流盡的

    時候,她模模糊糊的想,她這輩子再也不會像這樣哭了。

    也許,這一場,代表她生命中象征著激情的部分的終結。

    從此以后,她的心只會如一潭死水,再也不可能掀起一絲波瀾。

    這并不是壞人。

    任何人,都會有這么一遭。

    當人們明白激情一定與痛苦共存時,便會懼怕激情,向往平靜。

    季曉茹如今已經不再向往愛情了。

    也許,從這一刻開始,她老了。

    起初唐笑以為季曉茹只是太累了,想自己出去玩幾天,過幾天就回來了。

    幾天之后,當她無論如何也聯系不上季曉茹的時候,她才知道,季曉茹是真的離開了。

    “裴遠晟,怎么辦她怎么能這樣,怎么能說走就走你派人找她了嗎有沒有她的消息”

    唐笑坐在床邊,抓著裴遠晟的被子焦急地問。

    相較于唐笑的驚慌,裴遠晟表現得十分平靜。

    “別急,笑笑,我已經在派人找她了,應該很快就會有她的消息的。”

    裴遠晟安慰道。

    “可是為什么到現在還沒半點消息這都已經第四天了她到底去哪兒了為什么不聲不響的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唐笑急得想哭。

    這幾天她每天都睡不好,做夢都夢見曉茹回來。

    可是,她壓根就聯系不上她。

    曉茹走得幾乎無聲無息。

    除了四天前的夜里,她給她發了一條微信消息

    “笑笑,照顧好自己,我想出去走走。”

    次日醒來,她看到消息后馬上打電話給她,卻一直提示對方關機。

    她心急如焚,這是這么多年來從未有過的情況,畢竟,她從來都不會聯系不上曉茹。

    曉茹怎么可能不接她的電話呢

    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她急得連班都沒法上下去,當即請了假,趕到醫院去找裴遠晟。

    裴遠晟早知道她來意,見到她急吼吼地沖進來,便攤開手機給她看。

    裴遠晟的手機上,與季曉茹的聊天界面上也顯示著同樣的一句

    “照顧好自己,我想出去走走。”

    “這是假的,對不對”

    唐笑當時就喊了出來:“我不信她會丟下我們自己走掉我不相信她肯定是被人綁架了裴遠晟,你馬上動

    用你所有能動用的力量去找她好嗎她是你的妻子你不會不管她的對不對”

    裴遠晟很少看到唐笑有如此失態的一面。

    “我當然不會不管她,你相信我,我會盡全力找她的。”

    裴遠晟將手放在唐笑的肩膀上,試圖使她鎮定下來。

    “放輕松,笑笑,曉茹只是想出去散散心,不會有什么事的。”

    他十分篤定地說。

    而他之所以如此篤定,是因為季曉茹臨走前,曾托慕子豪轉告他,她與他的婚姻不算數,她決定從此恢復自由身。

    兩人還沒來得及領證,婚禮也只進行到一半,因此,季曉茹想要結束與他的婚姻,他本人并無異議。

    在季曉茹走后,他還讓慕子豪往她的賬號內轉入一筆錢,這筆錢哪怕是一個十分奢侈的人,也足夠揮霍一生了。

    而這些他暫時不打算告訴唐笑。

    “我不放心我怎么能放心”

    唐笑滿臉焦急地說:“這么多年,她從來沒有這樣對過我她為什么這樣我不明白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事惹她不高興,所以她才不告而別”

    見她開始懷疑自己,裴遠晟不由得嘆氣:“怎么會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最信任的人,她怎么會生你的氣,再說,你也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她的事啊。”

    “那她為什么突然離開我好想親口問問她我不相信她就這么走了。”

    唐笑茫然若失地說。

    “等等笑笑,那你現在是相信她沒有被綁架,對不對”

    裴遠晟問。

    “我只是,比起她受到傷害,更愿意相信她只是不想理我”

    唐笑喃喃道。

    裴遠晟沉默片刻:“你真傻。”

    這四天內,幾乎每天,唐笑都會抓狂地重復同樣幾個問題。

    裴遠晟對唐笑,永遠有著無窮的耐心,他總是平靜地聽她訴說,然后輕聲細語地和她解釋。

    也許是解釋的次數多了,到了第五天,第六天,唐笑漸漸地相信了裴遠晟的說法

    季曉茹真的真的只是想一個人出去散散心,她現在過得很好。

    為了讓唐笑更加相信這一點,他還出示了季曉茹最近幾天的消費明細。

    唐笑仔仔細細看過去,的確,季曉茹的大額開支基本上都在住酒店上,再就是一些旅行景點的游玩項目。

    她真的一個人出去旅游了

    而且,她似乎漫無目的,走到哪兒算哪兒。

    唐笑并不懷疑裴遠晟會偽造出一份消費明細來給她,也沒有問過裴遠晟是怎么調出季曉茹的消費明細的。

    對于裴遠晟,她總是無條件信任的。

    本章完

    :.667576400169.ht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